[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竹:胡锦涛拜年
(博讯2006年2月10日)
    刘晓竹更多文章请看刘晓竹专栏
    新春佳节,胡锦涛先生跑到延安去访贫问苦,是红鼠狼给鸡拜年。也许是我的偏见,这个人我就是看不惯,该做的事情他不去做,能做秀时他就去做秀。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四天是杀鸡吃鸡的日子,官员鱼肉乡里,“胡”不作为,有一天给鸡拜年,做做样子,还要“锦”上添花,大事抄作。这是什么意思?好像是说:老百姓做牛做马是不够的,还必须感恩戴德地做牛做马才行,否则就不能凸显胡先生的执政能力。这是我第一个看不惯。
     (博讯 boxun.com)

    在苛政猛于虎的时代,老百姓被宰割而不能说话,这种时候你去农家炸年糕,就好像杀了人还要去家里炸人肉丸子。不管你用延安精神做包装,还是用西安精神做包装,人肉丸子还是人肉丸子。不管是红鼠狼还是黄鼠狼,都是吃人肉丸子的,但用延安精神装扮出来的红鼠狼比那一般的黄鼠狼还要恶劣几分,因为还要来假招子,还要假慈悲一番。这是我第二个看不惯。
    
    此外,胡锦涛先生推崇的延安精神是有问题的,它曾经造就了共产党的一言堂: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一个政党。延河水养育了毛泽东这只红鼠狼,但那时候延安还没有腐败,但是,今天的延河水已经被污染了,变成了臭水沟,如此一来,这延安精神就很可怕,因为它是一言堂加腐败,让老百姓难以消受。以胡锦涛先生的烹调技术,延安精神必定从政治调料变政治毒药,进一步毒化中国的政治文化。这是我第三个看不惯。
    
    但大家看得惯看不惯毕竟是小事,中国的和平崛起、老百姓的生存权益是大事,为此,我希望胡锦涛先生在共产党的延安精神之外,引进一点国民党的西安精神。历史上,国共第一次合作是针对北洋军阀,第二次合作是针对日本鬼子,都是在国家民族的危机时刻,今天中国也面临着转型的危机,动乱的危机,我认为国共也可以第三次合作,可以把中国的政治转型与国家统一作为一件事情来做,叫做双喜临门。
    
    不过从种种迹象看,胡锦涛先生不是一个痛痛快快的人,而是一个条条框框的人,不过胡先生条框到延安精神,用老掉牙的老调子来苟且偷安,也让人始料不及。这不就是南宋小朝廷的心态吗?稍微读一点中国历史就会知道,在王朝末代,那些亡国之君都特别热衷于“祖宗之法”,而且,越是个驴粪蛋,表面越光。明朝的那个末代皇帝动不动就搬出祖宗之法,慈禧太后也喜欢拿努尔哈赤来说事。今天胡锦涛先生喜欢拿毛泽东来说事,动不动就延安精神,难道是共产党气数已经到了?还是胡锦涛昏庸无能?这要大家来判断。
    
    总之,中国社会要转型,不是胡锦涛能挡得住的。其实对于共产党来说,早转型比晚转型要好,主动转型比被动转型要好。今天胡锦涛先生要同志们发扬延安精神,煞费苦心,但我认为于事无补。这就好像多几个辫子张勋救不了大清国,多几个延安精神的卫道士也救不了共产党。人们说共产党腐败不可救药,我并不这样看,自由民主可以让共产党脱胎换骨,但是话说回来,如果共产党的腐败,配合了胡锦涛的无能,那共产党就真的没救了。腐败加无能,恐怕天皇老子也救不了。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www.liuxiaozhu.com)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竹: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了?
  • 刘晓竹:鸡年回看胡锦涛
  • 刘晓竹:从文治武功到哼哈二将
  • 刘晓竹:胡锦涛的最后一张牌
  • 刘晓竹:烂出一个新中国
  • 胡锦涛的头发/刘晓竹
  • 刘晓竹:胡锦涛的头发
  • 刘晓竹:打一场和平的人民战争
  • 刘晓竹:中国何以成为自杀大国?
  • 刘晓竹:思考汕尾血案的深层原因
  • 刘晓竹:从汕尾血案看胡锦涛来日无多
  • 刘晓竹:对汕尾血案的五点分析
  • 刘晓竹:胡锦涛应去吊唁王伟亡灵
  • 刘晓竹:华容道上的胡锦涛
  • 刘晓竹:哭宾雁
  • 刘晓竹:中国应对禽流感的三个薄弱环节
  • 刘晓竹:胡锦涛不该拿清华小学弟解振华开刀
  • 刘晓竹:骂出一个新中国
  • 刘晓竹:张左己比胡锦涛有担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