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任不寐:关于维权人士绝食事件答记者问
(博讯2006年2月07日)
    任不寐更多文章请看任不寐专栏
    
     (博讯 boxun.com)

    注:2006年1月6日,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华来点垂问对维权人士绝食事件的看法,并谈到有评论指维权律师绝食行动偏激,有偏离法律轨道“政治化”的倾向。兹将回复要点整理如下,以表达对国内绝食人士及多伦多盛雪等朋友的敬意。
    
    
    
    一、中国政治反抗活动的激进主义倾向,只能在中国专制主义的激进主义特征中寻找答案。换言之,激进主义的专制是造成激进主义的抗议的原因。中国的问题是并一直是:民间法律努力在政府法西斯统治之下往往半途而废。责任不在民间。
    
    二、绝食行动与其说是激进的不如是悲剧性的。悲剧性在两个方面,第一,以身体抗议国家暴行。第二,律师以身体而不是法律抗议国家暴行。这种悲剧性更是民族的悲剧,良心的悲剧,因为在给定的专制法西斯逻辑之内,中国良心一直被剥夺了理性解决问题的谈判空间,法律也丧失了解决问题的价值。
    
    三、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中的“激进主义者”承担了超过他们自身能承担的责任,一体四面:知识分子、政治家、信徒和律师。事实上他们即使担当其中任何一种责任都力不从心。然而这种尴尬的责任仍然不在他们,因为这个国家已经成为一片荒漠,在这地上能发出人类声音的人屈指可数。如果要反思,不是批评这几个人是否不务正业或让我们再一次跌落都激进主义革命的历史循环之中。而是要反思:更多的“知识分子”、更多的“政治家”、更多的“信徒”和更多的“律师”是不是太“成熟”了,并因为太成熟已经从历史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四、同样应该反思的恰恰是那种“理性的反思”,这种反思从六四以后就是一种被津津乐道的假道理。这种观念代表了十几年来中国评论道德水平的持续下降,他们把专制与黑暗视为既定事实,并放在商业性的宽容之列,而更愿意对任何底线上的坚持进行攻击。他们在联合起来保卫中国的世界化,保卫我们时代的犬儒主义精神缺陷。
    
    五、不要指责郭飞雄到太石村是否有个人动机,这个问题根本不重要。即使有,也是正常的。正相反,我愿意向郭飞雄到太石村的行动表示敬意,他使过去很多半途而废的维权运动终于有了一个新的突破。需要这种坚持不懈的精神,如果这也被视为激进,我们的问题不是这种激进太多了,而是太少了。如果我在国内,我将会参与这场激进主义的抗议。如果我不能参与,一定不是因为我更理性,更不是因为他们错了,仅仅是因为我自己胆怯。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维权人士凭什么帮助中共转型?—— 读郭飞雄《街头政治与程序政治》之疑问/唐子
  • 郭飞雄:街头政治与程序政治
  • 唐云:郭飞雄赞
  • 昝爱宗:郭飞雄和艾晓明与网络言论自由
  • 郭飞雄,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的先锋典范/赵昕
  • 赵昕:李敖说“反求诸宪法”的郭飞雄在哪里
  • 刘晓波:关注郭飞雄先生和仍被羁押太石村村民
  • 杨天水:今夜月亮为谁圆—为郭飞雄、小陶等呼吁
  • 车宏年:为勇者郭飞雄、杨在新呐喊
  • 践踏宗教自由,即是践踏现代文明的心脏/郭飞雄
  • 郭飞雄:特权阶层在苏联解体过程中的功与罪
  • 郭飞雄:戈尔巴乔父改革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得与失
  • 郭飞雄:共产党罪魁祸首——暴君邓小平的复杂性
  • 郭飞雄独自回乡失去联络
  • 刘晓波: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 援助太石村维权人士郭飞雄再次遭到暴力围攻(图)
  • 郭飞雄被一群秘密警察殴打后在凌晨回家
  •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 RFA:郭飞雄与秘密跟踪者发生冲突被强行拘留
  • 郭飞雄最新情况:大约在半夜出派出所,被人打伤
  • 紧急:郭飞雄仍在派出所
  • 郭飞雄 (广东)维权者的人权普遍遭受侵犯
  •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 RFA:郭飞雄亲访太石 披露当局早有开枪打算
  • RFA专访重返太石村的郭飞雄(图)
  • 郭飞雄:大年初一,广东省公安厅雇佣黑社会分子对我实施贴身跟踪
  • 郭飞雄著:《苏联为什么崩溃》目录及注释
  • 郭飞雄狱中生涯之相关文献(三)狱中日记摘抄
  • 郭飞雄狱中生涯之相关文献(二)
  • 郭飞雄:戈尔巴乔夫改革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得与失
  • 郭飞雄:特权阶层在苏联解体过程中的功与罪
  • 郭飞雄: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改革中央集权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