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禁止自由思维----我看清华大学李希光!
(博讯2006年2月05日)
    [email protected] QQ 357175061 中华盛阳
    
     今天是五一放假的第三天,寝室哥们都回家啦,只剩下我一个辽宁的哥们。昨晚通了一霄,睡了一个上午,下午闲来无事,按常例,上了BBS。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一篇暑名“爱中华什么”的《论中国的民工生活》,文字特别的朴实,读来很是爽快!也就是这一篇文章,让我有一个很好的心情开头,继续读了三篇。别人常说,“好事不过三”也常说“走多了夜路必撞鬼”。用在今天,却成了“好文不过三”,“读多了好文必撞劣文”。 (博讯 boxun.com)

    
    在我读第四篇文章之前,看到打的招牌是“清华大学李希光教授”这么几个字,我就来了点兴致,“清华大学”可是全国名校,只要第一没有第二的。在我小时候,我父亲总对我说“要好好学习,考清华大学,来个光宗耀宗”,所以以我惯的经历,只要见到“清华大学”这么几个字,我就热血沸腾,只要一见到有关“清华大学”的新闻我必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个突彻。中国人都喜欢按经验办事,我也不例外,按着“经验”点了贴子,怀着仰慕的心静看了这篇贴子的题目“清华教授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维”。初一看,我还以为是一个什么人大代表要立法,以此来禁止人们的自由思维能力,而这个什么李什么的教授要为这个法叫停呢,有此意,心目中的仰慕之意顿生百陪,心目默想,是个好教授啊,能和人大代表叫扳。我有一个习惯,每遇新奇或令我兴奋之事必要观两片之上。为什么有这么一个习惯呢?第一,“新奇事物”是不是真的新而奇呢?我要验证一片,免得骗了我的眼睛。第二,令我兴奋之事,是否真是如此?有无欺骗我感情让我兴奋的之实?打个比方,你要是在大街上瞎逛之时,一女子从你眼前而过,长发飘飘,白连衣裙,气质绝佳,此时,你是否有兴奋之感觉?我这里说的你是男同胞啊,如果说是女同胞那就另当别论啦,她可能有的可是“嫉妒“之感觉啦,并且心中还在默想,你以为你长衣连衣裙就了不起啊呢!当你生成兴奋感觉之后是否还有要看第二眼,乃至第三眼第四眼的想法呢!就这么简单,我看文章如看女人一样,“一”饱眼福之外,还要来个“二”验其身,当然我这并不是人们现在特别流行的“验证处女地有无被他物侵犯”之验!
    
    我看了第二片-----“清华教授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维”。别人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着实吓我一跳,你要问我这一跳有多远,我会告诉你远古代表我的距离!你要问我远古有多远,我会大声的告诉你在那始皇脚下的那一把把火燃烧的书堆中,在那一个个土坑中儒生口中的挣扎的呐喊声中!什么是时空倒流?这就是。我想那些正在实验室整天在那算来算去研究时空的科学家还不如来读一读〈清华教授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维〉这篇文章,我保证你会直接进入时空隧道,要不信,你看我,只读书了一下题目就到了始皇时代,要是通读全文,我敢和你们拿一元钱打个赌,保证让你到达恐龙时代,乃至侏逻记时代!
    
    “禁止自由思维” 。这是什么李什么教授这个题目的核心问题。“禁止”一词一般是用在万不得已而为之的情况下的,带有强行让别人来执行这个禁止条文的。譬如我们常见有什么“此处禁止倒垃圾”啦,此处“禁止大小便”啦,“此处禁止吐痰”啦等等联系在一起的确。而今所见“禁止自由思维”,真是旷古末有,读来令始皇汗颜,润之羞惭,令我惊呼“看疯,流,人物,还看清华大学李希光教授“!
    
    思维是一个超像的东西,很难着磨个明白。千万人千万脸面,而思维却是万万啊!古就有“人之为人,乃有思也,而为圣人,至有自敏由心之思也!”今有“让我的千万思絮化成万千条柳条,在春风中飘摇,让它们生根吧,让它们开花结果吧,让她们传播万世,成就自由之花,造福要人类!”
    
    纵观古今,不易得出,人们对于思维这东西是特别的钟情的,并都给已了特别的虚荣,把她说成是成为圣人的一个必要条件,更把她说成是”造福人类“的自由之花!而观现在,处在二十一世纪的新中国,居然有人提出来要”禁止自由思维“,如是说这只是他个的意愿,只是一厢情愿的在那狂吠那也就算了,我也不能把他给怎么样。打个比方,如果你家那条看门狗在它闲来无事之时张着嘴狂吠了几声,你会不会冲上去就是给它一棒子呢?我想不会,但虐待狂例外!可问题恰恰也在这个什么教授却还来了一个要什么让人大代表来立个法,让它来个法律法,不像一般的什么学者,如果他们有什么想法或什么重大的发现,他们一般会来个著书立作,传世于后人,让他们来评述,或扬或抑,鲜有动不动就要立法的!而如今,他,是一个人,清华大学,一个教授,还有名还姓呢,居然动不动就说要让自己的一句狂吠变成“立法”。
    
    不过话又说回来 ,立法并没有什么,何况所有法律条文都是经过那些学者之士给想出来并立起来的呢。可法就是法,不像屎一样只要臭这么一种气味,法有二分性,既“可行法”和 ”恶法“之分!如果是前者,那就还可以来个造福人类,打击犯罪之用,而要是个恶法呢,那只能是让行法之人,行之痛快淋漓-----中国人在给别人行驶惩罚并总是这样。让受法之人,受之心不服------中国人总是在别人给自己惩罚时表服里不服,长久成现在此病态!
    
    行之至此,我就不能不管啦,我就不能不把你给怎么样啦!打个比方,如果说你就有条狗,它总是在没事在你休息之时狂吠不已,并且还招集一群狗一起在那狂吠不止,我想你会奋起而给它们一棒的,你会的,但“致善之人”除外!我也一样,对于这个“立法”我已到了“奋起”这时啦,我想各位看观会理解我的所为所想的!因为我们这条法还没有立起来,我们还可以“自由思维”!!
    
    说了这么多,也许大家还不知道这个李希光是个什么来头----
    
    别具个性的学者,他常以自己的言论引起广泛关注,他是新闻传播领域别具个性的一个学者。李希光在互联网对政府、社会以及人类文明的影响研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简历:
    
    1959年10月出生于江苏 ;1976-1978 江苏丰沛煤矿工人 ;南京大学外文系学生(1978-1985),英美语言文学学士;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助理研究员(1982-1985);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英语新闻采编专业研究生(1985-1988),法学硕士;新华社记者(1988-1993);新华社主任记者(1994-1997);新华社高级记者(1997-1999);哈佛大学新闻政治与公共政策中心研究员(1999);
    
    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兼任国务院台办媒体专家组成员、国务院新闻办咨询专家组成员、香港大学、四川大学客座教授。曾任哈佛大学新闻政治与公共政策中心研究员、新华社高级记者、《华盛顿邮报》访问记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绸之路青年学者"。
    
    
    这就是李希光,相信大家看后有一感觉,是个大人物。大人物都一个样,什么都大,吃饭的肚子大,说话的口气大,要钱时伸手大,评比时官衔大。
    
    
    以前于杰不是有篇什么文章叫“我来剥钱穆的皮”,今天我本也是想来一个于氏剥皮法的,可是一想,国学大师钱穆先生是个学问之士,到于杰的手里都还有层皮可剥的,可这个李教授呢,我左看看右看,上看看下瞅瞅,并且还特意找来了几张李教授的玉照,也是看了个遍,最后从他的玉照中现出个两个字----没皮!
    
    我是一个特别尊重事实的人,没有皮我决不剥!没皮但肉总有吧,要不还是个吗?有肉就好,可以来另一种方法,不用于氏的剥皮法,而用我何氏的凌迟法。用这个法子有它的好处,凌迟可以一刀一刀的干,干完之后,现在不是流行什么裸体行为艺术吗?我看把这个李教授给凌迟完,说不定还是一副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呢!
    
    
    凌迟要一刀一刀,评议文章要一句一句!
    
    
    “我认为人的思维和社会中其他行为规则一样,都应该受到严格的法律制约,个人在思维上的任何想法都要负法律责任。”李教授如是说,按他的意思也就是说当你看到你一个美女之时,你对他有非分之想就要所受得法律的制裁,就要受到“意淫少女”的起诉,如果说这样,那现在恐怕没人来听你在那瞎扯啦。
    
    你不能因为是自己的自由思维,就可以任意思考任何问题,任意在大脑中攻击他人或者社会,这同样要承担名誉损害权责任或者法律责任。李教授如是说。近他的意思,我们就是连阿Q精神也没有啦,我就不信你李大教授到活到现在这个份就没有一次在脑海中用你的话来说就是“攻击”他人之想,要如是,首受法律责任就你李教授莫属啦! 思维本就是自由的,人长一个脑袋瓜子就是用来思考问题的,说白了就是胡思乱想,在这个胡思乱想中碰出来的有用的火花,就利用,如果还能为人类做出贡献的就是伟大的想法,就是先哲爱因斯坦,牛顿之辈!常人也是如此,要不怎么会有“历史是人们的创造者呢”!
    
    “ 和社会上其他的行为不一样,自由思维每天都会出现不像社会上其他行为,受众是固定的,而你的自由思维的对象却可以使任意的,不固定的”李教授如是说!
    
    社会上的其它行为是可见可听的。譬如说你抢劫,你打架斗殴,那是有人证物证之实的,你可是定罪,你说别人的坏话,那是有耳证之实的,你可以定罪,但思想却是不固定的,是任意的,所要立个法来制止它。这就是清华大学李教授的逻辑。而它基于此因我想他可能是因为上帝的错,他老人家在造人造物之时不应该给别个能称的上是人的人按那么一个脑袋瓜子,只要那就,不就什么都解决啦,还什么自由思维不自由思维的!
    
    人的身份有阶级之分,毛泽东说“一草一木都有阶级”大家听了可能会说老毛比较狂,而按李教授之想呢?脑袋瓜子都有阶级之分。也就是只有他那样的人,有这有那官衔的学者之流才配有一个脑袋瓜子,用来“自由思考”!别人是不能用的,如果说硬要来一个脑袋瓜子来用用,那就得听我的,听我立的法,你不能自由用它来思考问题,如是还要思考,那我就用我的法律来制裁你!这是什么?这就是纳粹,纳粹只对人的肉体的消灭,可李教授呢?要消灭你的灵魂!如果说希特勒在世的话,我想他一定会主动让贤的,因为李教授太有才华啦!手段太高明啦,高明到了不能用“刽子手”来形容他!
    
    
    
    “同时我建议人大应该立法禁止任何人在大脑中自由思维,产生各种思想,应该提倡把自己的思想说出来,要毫无保留的说出来,告诉别人。把自己的思想完全说出来,不能把自己的思想隐藏在内心深处,这样不利于监管。”李教授如是狂吠!
    
    读来让人一头雾水,你前说要禁止人自由思维,禁止各种思想,后要人说把自已的思想给说出来,我还以为是李教授在狂吠之是时给弄错了呢,后一看,告诉别人要便人监督!也就是便于受到他那条法律的制裁。这比当看老毛的那招“引蛇出洞”还要厉害。如果说当年老毛那个时代,我想你被利用的!李教授,我不骗你,真的,不信你就看一看你的那个,题目,说不定还真能进入时光隧道呢回到那个重用你的朝代呢!要如此,邓小平打倒的可不就是四人邦了,而是五人邦!
    
    
    “是全化时代、思想统一的时代”李教授如是说!
    
    思想统一的时代。这个统一怎么个统一法?现在此两岸统一都还今天这明天那的,你说你是“一中”我说我是“一中”的,你李教授却好,还要来个全球思想统一,意下之意也就是要统一全世界,而这个思想又要听说的呢?----李教授的。
    
    李教授啊,老李啊,好在你生在中国,好在你的言论还只在中国,要是在美国,我想布什一定会送给你一个“爱国者”的,因为他也正要统一这个世界---他用的是民有,还有点市场,而你呢,老李, 有什么?你看这不,你这一言出,我就反对了是不!
    
    老李啊,人到中年,气是盛了点,可不要个了头啊,个了头是要吃“爱国者”的啊!
    
    “果你产生出清华大学的李希光教授是个***,是个御用文人这样严重错误的自由思维,那么危害就大了,就要被严惩”老李教授如是说!
    
    一看这,不用我多说,看观都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就不用我多说啦,让我也少打几个字,让我的键盘也长寿点!!
    
    “朝鲜就是一个取消自由思维后的社会,他的一些东西很值得我们学习。我现在每周都要坚持去金正日大学学习金正日主题思想,我觉得金正日主题思想是很好的东西,他会使你产生希望,产生一种幸福感,因为学习他,你会渐渐的忘记自己还会思维,你会被一个经过净化改良,提出过各种毒素的完美思想所吸引,所控制。虽然那里的人民在美帝国主义的压迫下和自然灾害的侵扰下,生活很艰苦”李教授如是说!
    
    他要我们向老金家学习,学习他那种让万民都不会思考,进而产生没有思考的幸福快感!他说他第周都要去老金学校学习,学习老金的思想,他说他很幸福快感。
    
    什么是金下正日思想?他是怎么样产生的?----自由思维,自由思考,才有今天的金正思想!如果说要是老金现看到他的膜拜者,来自东方清华大学的李希光教授说要立法禁止自由思维,我想老金一定会把你打入地狱的-------反对社会主义人们的自由思维,也就是反对社会主义的太阳---金正日的思维!哎老李啊,要真如是,你可真是烦劳我们国家啊,又要像引渡远在加拿大的两赖昌兴样来引渡你!
    
    “现在一个非常可怕的名词叫“自由”。”李教授如是说。
    
    自由可怕吗?可怕!!不光你老李怕,希特勒怕,始皇怕,清帝怕,老毛怕,老金怕,老卡也怕,所有我说,老李啊,你看有这么多大人物和你站在同一条战壕里,你也就不用有什么怕啦!
    
    “们一方面当然要靠我们自己的思维模式培训班,但主要靠我们自己真正地从我们自己做起,使自己有一个非常好的标准的一致的思维模式”老李如是说!
    
    自己的统一的思维模式!谁的模式?一个什么样的模式?我看就是老李说了算,一句话,听我老李的!别人都是错的!!
    
    而他的统一之后要做的是什么呢?
    
    “用这种统一的标准的思维模式来抗衡美帝国主义对我们的欺压”。老李如是说!
    
    抗衡美国帝国主义!而这个抗衡的工具也就是经过他统一思维之后的国民----你们听我的,我老李的,清华大学李希光的,去给我把那个美国帝国主义给我弄下来,让他们让不翻身!而他自己呢,受到万人的膜拜啊,你看我,老李,清华大学教授李希光,多光荣多伟大?
    
    看观,这是什么?这就是纳粹,这主希特勒!!!如果说下次你们要是碰上有人问题你“什么是纳粹主义”,我在此劳驾各位举这个例子,如果下次有人又问你“谁是希特勒”你就说是李希光就得了,不要像我一样说什么一个来自东方一个大学清华大学的一个教授叫李希光的。因为那样明眼人都知道这个国家是中国,因为我不想污了我的祖国,就是在大家一想到希特勒就想到德国,一看到美女就想到床一样!
    
    思维是分人他物的基础,也就是人是一个人也就决定了他是一个会思考的动物,而这个思考的境界也就是自由思考!正因为如此,才有了今天这个多元化的世界,这个有你有我的社会。
    
    思维是美丽的,用哲人的话来说就是“思维如果要用一个画笔把它给描绘出来,那他定将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为了我们,为了我们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的存在,请李希光教授停止吧!
    
    2月4日
    
    于北国春城 中华盛阳 _(博讯记者:孙阳)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