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司马函:破译几则专制者的政治密码
(博讯2006年2月05日)
    研究“极左”目的是为了了解专制,“极左”是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极左”不过是专制者的工具,“极左”者仅靠文字,不能直接整人、害人、杀人。犯罪源头是专制者。专制者为了个人的虚荣心,为了获得不受制约的权力,为了使全国的党员干部与他个人保持一致,奉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反动哲学。现破译几条专制者的政治密码。过去发生的政治密码暂且不管,破译几条现在正在危害我国公民的政治密码。不用讳言,这里所指的专制者就是指江泽民个人,是指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普通一员的江泽民个人。从江泽民1989年4月扼杀《世界经济导报》到过去几年中对干部群众的迫害、再到1998年迫害民主进步人士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等,一系列的事实向世界各国人民昭示,江泽民已经在专制的道路上走得很远。
    
     “领导干部一定要讲政治。”这是江泽民1995年提出的一条政治口号,先在党内和军内高级干部的讲话中提出,后通过《解放军报》以“读者来论”的方式刊出,试探广大干部的反应。和任何专制者一样,专制者作为政治领域最大的贪污盗窃犯,做贼心虚,除非已将各种武装力量置于其个人的绝对控制之下,否则不敢冒然提出专制主张。许多干部弄不明白这种政治口号的确切含义,有人问:“不是经济建设为中心吗?怎么又冒出一个讲政治?”这句政治口号还有一段附加说明:“领导干部一定要有政治观察力、政治敏感性、政治判断力。”许多干部还是不明白,干什么事情不需观察力,敏感性和判断力呢?这与政治又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呢?其实“极左”者邓力群凭着他那敏感的政治神经,早已领会了其中的政治含义,所以搞专制还真少不了“极左”帮助,如果重用了邓力群,就用不着江泽民本人赤膊上阵,只要给邓力群一点暗授机宜,一篇什么“群众来信”、“本报社论”、“本报评论员文章”“特约评论员文章”,“关于学习某某领导人重要讲话的文件”,或一场大型群众集会就出台了,就可以搞得神秘兮兮,引而不发,游刃有余,变幻莫测了。这条政治口号的含义邓力群早就知道了,只是他不肯站出来告诉广大领导干部,因为广大领导干部不能直接给他封官许愿,否则邓力群可以将功补过。“领导干部一定要讲政治”所包含的政治信息破译为:1995年上半年,江泽民已经取得了中央警卫团的控制权,而中央警卫团是维护个人集权的利器,“利器不能轻易示人”,所以藏而不露,不便直接说出,故而要求广大干部要有“政治观察力、政治敏感性、政治判断力”,“我江泽民已大权在握了,我已摆脱邓小平同志办公室的控制了,大家要识相,不要站错队!”为什么讲“一定要讲政治”,我江泽民已跟大家打过招呼,要大家“一定”,不听招呼,就别怪我江泽民不客气了。 (博讯 boxun.com)

    
    “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是社会主义能集中力量办几件大事”这是江泽民在长江三峡工程截流仪式上的讲话,后又在其他文件上引用。如果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是能集中力量办几件大事的话,那么请问什么是大事,什么才算是大事?如果说搞个“三峡大坝”算是大事,那么美国人民在三十年代就搞了田纳西综合水利工程,这算不算大事?美国人民在60年代把载人宇宙飞船送上月球算不算一件大事?发射哈勃天文望远镜到太空探索宇宙奥秘算不算一件大事?这样比下去,资本主义美国的优越性比社会主义更多一些。问题是,在我国,是按人民的呼吁和要求去办大事,还是按少数领导人的意愿去办所谓的“大事”,如果少数领导人为了树碑立传,而不经过人民充分了解和讨论,利用我国的立法机关的不完善,强行通过一项不适当的巨型工程,这无异于盗窃人民的血汗钱去为个人政治目的服务。有比这更大的经济腐败吗?这算不算政治腐败?没有比这更大的政治腐败和经济腐败。建设三峡工程将长期影响几个省市、几亿人口的生存环境,涉及非常复杂的生态环境、防震和安全等一系列问题,需要动用全国的经济力量。长江是地球形成几十亿年以来宇宙与大自然各种力量作用的结果,许多因素和规律是我们人类尚未认识和不能控制的,应该允许人民进行广泛、深入和全面的讨论,对于像三峡工程这样一项牵涉到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大事,需进行全国性(含台湾、香港、和澳门)的公民调查和全民公决,如果有一半以上的中国公民反对这项工程,这项工程必须改变原来的计划。本世纪90年代 ,深化国有大中型企业的改革、解决就业问题,切实解决一部分人的生活贫困问题,是我国经济工作中应优先解决的大事。“三峡工程”投资后,二十年后才能开始有投资收益,其巨额资金需求,已构成了与民争食的状况。“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是社会主义能集中力量办几件大事”的政治信息破译为:江泽民可以在任期内办几件大事,如秦始皇修了长城,流芳千古,至于修长城累死的数以万计的百姓,反正他们也活不到今天,“吾为天下流芳计,岂惜区区小民哉。”江泽民和历代专制者一样,通过搞大工程,大场面,制造一种“万民齐欢腾,只等伟大领袖来出现”的气氛,满足自己的私欲与快感,这是一种非常腐朽的思想,应知,在现代社会,搞大工程如果不合乎民意,违反大自然规律,不但不能流芳千古,反而留下千古罪名。小说家、诗人、通过探索个体心灵的景象,提升人民的心灵层次,而成为杰出的人物,人类许多杰出的科学家,通过研究比原子、电子、质子还小的物质构成和运动规律,而获得诺贝尔奖,在很小的专业领域取得实实在在的成就,为人类所敬重。大事不在于规模的大小。
    
    “稳定压倒一切”,这是江泽民89年后多次讲到一句话。许多马克思主义哲学工作者对这句话很有意见,马克思主义哲学讲得清清楚楚:世界是运动的,运动是绝对的,稳定是相对的,世界上万事万物都存在矛盾,矛盾双方的对立和同一是推动事物发展的动力,矛盾双方的互动是绝对的。如果稳定压倒一切,先不说其他国家,就说我们中国吧,难道不要发展了?“稳定压倒一切”,“一切”什么都可以包括,因而可以说“稳定压倒改革”、“稳定压倒开放”、“稳定压倒公民”、“稳定压倒干部”、“稳定压倒军队”、“稳定压倒就业”、“稳定压倒反贪污腐败”、“稳定压倒电子”,江泽民不是学电力专业的吗?电子是所有物质的组成部分,无时无刻不在高速运转,电子会服从你的“稳定压倒一切”吗?无疑“稳定压倒一切”是昏话,但还不能得出结论说这是精神病犯者说出的话,这里的稳定特指社会稳定,但就是为了社会稳定也不能压倒一切,能“稳定压倒法治吗?”,可否“稳定压倒江泽民”?“稳定压倒一切”可破译为:“江泽民的个人虚荣心压倒一切”,“江泽民头上的乌纱帽压倒一切”。江泽民为了维护他的个人权力,在向全国人民发出威胁,“谁要坏我的好事,我要镇压”。犹如我们经常在电视中看到的,有的抢劫犯在劫持人质后,面对警察的包围,大吼:“别上来,否则我将枪杀人质。”“稳定压倒一切”还有一层欺骗的含义是为日后动用公安部门、安全部门、武警部门和军队对付人民制造舆论,破译为:“现在的国内存在不稳定因素,国内外敌对势力还在对我国进行渗透破坏,我们要做好准备,保卫社会主义政权,要加强对敌台的干扰,加强对民运分子的镇压,各武装部门是好样的,可靠的,关键时刻是能够听从我指挥的,事成之后加薪、升级,转业后安排好的工作”。
    
    “我们要警惕国外敌对势力对我国的渗透破坏”。这句话也是所有国内外专制者惯用的骗局。首先我们必须先明白一条不言自明的道理,即社会主义民主优于社会主义专制,资本主义民主优于资本主义专制。在资本主义国家的专制者如全斗焕、苏哈托、马科斯,都是借口共产党的威胁,通过大批屠杀政治上的不同意见者,走上专制独裁之路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专制者往往用以上这条政治中号来消除党内、党外的不同意见和政治异己,请问何谓“国外敌对势力”?专制者向来不把概念说清楚(当然也说不清楚),通过含糊不清的概念,随意解释,以达到消除异己的目的。我国的大陆政府在与台湾政府打了几年的外交战,已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请问这些与我国有外交关系的国家算不算敌对国家?然后我们再看敌对势力,报刊上讲美国国会出资兴办的自由亚洲电台是敌台,大家知道,美国国会的议员是由美国人民直接选举产生的,体现了美国人民的意志,美国国会的资金是美国人民的纳税,美国国会是以高票通过设立自由亚洲电台的,难道美国人民都是中国人民的敌人,都是敌对势力?其实,按照专制者的理解,凡是反对专制的人和团体都是敌对势力。这么说来,卖国求荣的洪宪皇帝袁世凯的国际朋友倒不少。这条政治口号可破译为:“安全部门的各级指战员,要加强对外国电台的干扰,加强对民主进步人士的监控,公安部门要加强对民主进步人士的镇压。”
    \(未完待续)(8/13/2004 1:42)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就中宣部存在的问题给中共中央的公开信/司马函
  • 言论自由原理——扼杀言论自由无异于向人民投放神经毒气 司马函
  • 扼杀言论自由无异于向人民投放神经毒气/司马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