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皇甫平靠臭架子还能混多久?/黎阳
(博讯2006年1月31日)
评皇甫平的《改革不可动摇》

    
     黎阳 (博讯 boxun.com)

    
    2006.1.30.
    
    狗年还没到时,墙头上就迫不及待窜出个皇甫平,汪地一声大叫:“改革不可动
    摇!”
    
    皇甫平这一嗓子虽然格外嘹亮,但仍然充满了“主流经济学家”们特色的八股味
    ,从头到尾都是空话、废话、谎话和鬼话。“改革不可动摇”,为什么?任何事
    物,只要动起来,那就有个方向问题,不可能同时向所有方向前进。走,向哪里
    走?改,向哪里改?光拼命大声吆喝“快走!快走!”却不说明到哪里去,叫人
    怎么走?既然有方向问题,那就有通往不同方向的不同改革。朝这个方向去改,
    就意味着“动摇”了向其他方向的改革。皇甫大人和“主流经济学家”们“不可
    动摇”的是什么样的改革?把“主人翁”变成“阿猫阿狗”的“改革”?把丧失
    劳动能力的老工人一脚踢开、不顾人家死活的“改革”?让10%的人占有90%的财
    富、少数人发财多数人贫困的“改革”?包庇罪犯肆无忌惮贪污盗窃国有资产、
    每年转移到国外的赃款上千亿的“改革”?用“医疗产业”买卖人命的“改革”
    ?用“教育产业化”剥夺大多数“弱势群体”后代受教育权利的“改革”?用“
    市场换技术”毁灭中国民族工业精髓、“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改
    革”?把中国的国民经济命脉拱手让给外国垄断资本财团的殖民地“改革”?专
    门引进污染、把中国变成世界垃圾堆的“改革”?到处弄虚作假、学术腐败泛滥
    成灾的“改革”?让妓女“职业正规化”的“改革”?用虚假GDP掀起房地产投机
    狂潮、到处圈地、到处强迫拆迁、剥夺农民生计的“改革”?到处滥采滥挖、杀
    鸡取卵、草菅人命、矿难不断的“改革”?只准欠薪不准讨薪的“改革”?……
    所有这一切都不是凭空捏造,而是实实在在的客观现实,是中国绝大多数普通老
    百姓有深有痛感、恨之入骨的活生生的客观问题。皇甫大人对这些实际问题承认
    吗?痛恨吗?真真切切想解决吗?切切实实地想方设法了吗?根本没有。凡当真
    想解决问题,必定有具体方案:什么问题,有多严重,已经采取了哪些措施,谁
    负责,哪些问题解决了,哪些问题还没有解决,为什么,谁的责任,该处分谁,
    该表彰谁,需要什么条件,采取哪些进一步的措施,正在采取哪些措施,准备采
    取哪些措施,要在什么期限内解决问题,解决到什么程度,由谁负责,所有解决
    问题的措施由谁提出,谁批准,谁执行,如果完不成该如何惩罚……等等等等。
    如果连篇累牍却对这些内容只字不提,那就纯粹是胡说八道,根本就没打算当真
    解决问题。通观皇甫大人的文章,可有半点解决实际问题的内容和诚意?
    
    程咬金有三板斧,“精英”们有四张牌:一唬二赖三哄四捂,皇甫大人也不例外
    。
    
    唬:扣大帽子。“否定改革、反对改革”、“从根本上否定中国改革的历史”、
    “否定了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不是负责任的态度”。
    
    赖:倒打一耙。“诸多矛盾主要是由于市场经济不成熟、市场机制作用不充分所
    致,……恰恰是旧体制的弊端造成的,怎能责怪市场化改革呢?”“我们在思想
    上受传统社会主义理论和计划经济的影响很深,往往跟不上形势的变化,遇到问
    题往往做出意识形态的极端判断,把问题归罪于改革。”
    
    哄:花言巧语。“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就“必定能逐步统筹解决”一
    切问题。
    
    捂:捂盖子,“不争论”,“稳定压倒一切”。
    
    皇甫大人笔下的“改革”简直好得没屁眼:“整个社会的富裕程度‘水涨船高’
    到人均1500美元左右,贫困人口从当初的3亿多人减到目前的2000多万人”、“广
    大人民群众能过安定幸福的小康生活”。看,多么美丽的图画!多么“安定幸福
    的小康生活”!呜呼,对如此美妙的改革成果还不知足,简直是“天下本无事,
    庸人自扰之”,良心坏了坏了的。可惜这个“人均1500美元”就跟那个在“精英
    ”嘴里说翻就随时能翻几个空心大跟头的GDP一样,看着象块大饼,就是不当饭吃
    。年收入“1500美元”,就算人民币一万二吧。这样的收入看起来不少,但按实
    际的物价水平,够养家吗?够养老吗?够上学吗?够看病吗?够安居吗?这一切
    是属于生存必须还是属于奢侈消费?如果算是“奢侈消费”,那皇甫大人所谓的
    “广大人民群众能过安定幸福的小康生活”实际意思就是“饿不死就算小康”。
    如果承认这些算是生存必须,算是人权中的“基本生存权”,那连基本生存必须
    都得不到保证的“小康”算什么“小康”?脱离实际物价,玩弄数字游戏粉饰太
    平,这不叫矢口狡赖叫什么?
    
    那么老百姓的出路何在呢?皇甫大人的锦囊妙计是:变本加厉,任凭“精英”们
    “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就“必定能逐步统筹解决”一切问题。赌场老
    板说:你没发财是因为你的胆太小,下注少,时间短。想发财就得“扩大规模”
    、“深入赌博”、孤注一掷、持之以恒,不怕输,而且越输越赌,总有赢回来的
    一天。假药贩子说:你买我的药不灵是因为你买的太少,吃的方法不对。只要你
    接着买接着吃,总有灵的一天。邪教教主说:你没上天堂是因为你心不诚,对教
    主捐献太少,磕头磕法也不对。“诚则灵”。想上天堂就得捐献你的全部家财,
    替教主当牛做马,总有一天感动上帝。“主流经济学家”们说:“改革”出这么
    多问题是因为改得还不彻底,还没有把中国彻底偷光抢光卖光糟蹋光,还需要继
    续“攻坚”“深化”“扩大”,等中国搞垮了就什么问题都没了,那才叫“改革
    最后成功”。
    
    皇甫大人的文章唯一有点看头的地方是那段别有风味的“自我介绍”:“原《解
    放日报》评论员,《人民日报》副总编辑,以1991年底至1992年初的‘皇甫平系
    列评论’而闻名。”
    
    靠头衔拉客从来是“精英”文章的一大特色。凡“精英”,写文章署名时必定加
    足头衔,惟恐别人不知道他是“精英”,就象满脸“国粹”(注:鲁迅语,喻癩
    疮)一样与众不同。当代中国除了死人的讣告之外大概就数“精英”们的文章署
    名头衔最全,所以一不小心就能把“精英”的文章署名读出讣告味儿来。例如: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委员、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常修泽”、“美
    国伊里诺依大学博士、银河证卷首级经济学家左小蕾”、“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院
    长、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刘吉”、“人民日报副总编马立诚”、“著名经济学
    家、XXX大学教授、博导、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XXX”……皇甫平这次更进一步,
    头衔之外再加来头:“原《解放日报》评论员,《人民日报》副总编辑”、“以
    1991年底至1992年初的‘皇甫平系列评论’而闻名”。总之惟恐别人不知道这位
    皇甫大人乃是“奉人民之命,辅佐邓小平”的“从龙之臣”。(听听这用词:“
    辅佐”。天子是老大他就是老二。不管解释成“皇辅”、“黄埔”还是“黄浦”
    ,反正要让你知道老子是嫡系亲信贵胄权臣。你说份量如何?)
    
    既然特意标出了一大堆头衔,那自然是想让读者知道来头,自然是指望用头衔影
    响读者的立场,自然是不靠文章靠头衔,自然是“理不够,头衔凑”。
    
    有真才实学的人决不屑靠头衔混日子。靠自己的真本事吃饭,有没有头衔都能证
    明自我。靠头衔混日子,没了头衔就什么也不是。人们听到“郎贤平”这三个字
    就够了,谁在乎他有多少头衔?“主流经济学家”们呢?有几个不拎出倆头衔来
    护着就敢伸脖子露头的?动不动就搬头衔的人必定没什么干货,所以才不得不靠
    亮头衔救驾,否则唬不住人。破落户的飘零子弟穷得到处蹭饭,往往还忘不了神
    气一句:“你有什么了不起,我祖宗比你阔多了!”——什么都光了还忘不了借
    祖宗的头衔抖抖威风。至于无理可讲所以干脆蛮不讲理,专靠“名头”混饭吃的
    ,那已经属于街头流氓黑社会的层次了。
    
    皇甫大人头衔十足,官架子也十足,一开口更是霸气十足:“改革不可动摇”!
    “近30年的改革开放实践,已经证明……”好象历史就在他兜里装着,想怎么掏
    就怎么掏。这口吻已经可以跟黑社会头子相比美了。可惜中国现在还不是黑社会
    的一统天下。你越是不由分说,人家就越是偏要问一句为什么:究竟是什么样的
    “改革”?为什么“不可动摇”?
    
    皇甫大人既然说“中国正处于体制转型的关键时期,也是社会结构的大变动时期
    ”,那就是承认“改革”涉及了全社会所有的人。既然如此,为什么全体人民的
    命运全体人民自己连过问的权利都没有,一切都只由极少数“主流经济学家”来
    随心所欲瞎折腾?如此“改革”为什么“不可动摇”?中国老百姓对这帮以“改
    革”的名义胡作非为的“主流经济学家”们忍无可忍,群起而攻之,“动摇”了
    他们的“改革”式诈骗犯罪,有何不可?
    
    皇甫大人说:“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才能救社会主义!”这帮“
    改革”“精英”简直成了救世主,想怎么扒拉世界就怎么扒拉。可惜皇甫大人们
    除了个臭架子头衔就什么也没有,一旦失灵了就狗屁不是,再也没人买帐。他们
    神气活现大言不惭救这个,救那个,不知到头来由谁救他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改革动摇不得/周瑞金(皇甫平)
  • 改革,是个什么东西?兼评皇甫平新文中欺骗性的一段话及其它
  • 皇甫平: 色情服务需要产业化,规范化
  • “皇甫平”撰文忆小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