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维健: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博讯2006年1月30日)
     胡锦涛在圣诞砍劈“新京报”,又在新春来临之际封杀了中国青年报的“冰点”杂志。这一报一刊,都是在中共新闻自由的严冬里,坚守一个新闻媒体最后的良知操守的报刊,在以谎言谄媚中共权贵,几乎集体沉沦的中国新闻界,他们尽自己的一切可能为我们的民族,为我们的历史,为我们的社会诉说出一些真实的东西。在一个谎言治国的社会,真实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他们依然义无反顾地担当起真实的重负。如“冰点”主编在“冰点”被杀后向读者告示的那样:“再见!冰点顽强存活了11年,终于凋谢。谢谢所有支持我们的同仁和读者!”
     “新京报”被砍“冰点”被杀,他们的主编和同仁们都展现了,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中国知识份子一种少有的勇气,主编杨斌也好,李大同也好,虽然被撤职整肃,但都没有屈服,不认罪也不写检查,而是据理力争,坚持自己的观点和立场。而他们的同仁,也没有为了自己明哲保身,划清界线或落井下石,而是以怠工、罢工、请愿等形式来支持他们的老编,向上级抗议。他们的行为都在向中共领导层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虽然我们还在专制政治下生活,虽然我们还在监管下工作,虽然我们的生杀大权还撑握在你们手里,但是时代变了,在世界民主和自由浩浩荡荡的时代,我们已不再是昔日那些唯唯诺诺,诚惶诚恐的奴才,我们要重新让“士可杀而不可辱”的中国文化精神回到我们身上。我们不会象“反右斗争中”的右派那样,一当被划为右派,就向党痛哭流涕承认错误请党愿谅。也不会象“文化革命”中被打成反党的“牛鬼蛇神”那样,虽被打得遍体粼伤,但是还向党献忠表心。也不会象“清精神污染”遭受整肃时那样,虽心怀不满但却默不作声。这次“冰点”被“杀”后,除主编和同仁们坚持自己的主义据理力争外,连作者也站出来引火烧身,重申自己的文章观点和立场。这次“冰点”被“杀”主要和二篇文章有关,一篇是台湾著名作家龙应台写的“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在这篇文章里,龙应台以台湾上演“红灯记”入题,介绍台湾民主经验。龙应台在得知“冰点” 被“杀”后,立即撰文写了“给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此文一反龙应台昔日对中共采取的绥靖政策,直批中共党魁。她说,「胡锦涛」三个字在二十一世纪的当下历史里,仍代表一种逆流:在追求民主的大浪潮中,它专制集权;在追求平等的大趋势里,它严重的贫富不均。”她又心怀痛楚地说:“ 我看见这个我怀有深切厚重情感的「血缘家国」,是一个践踏我所有「价值认同」的国度: 它,把真理当谎言,把谎言当真理,而且把这样的颠倒制度化。”毫无疑问,胡锦涛对媒体的封杀,已超出了龙应台这个始终把自己放在中国人的位置上的台湾文化人,对中共所能容忍的最低限度了。另一篇文章是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袁伟时所写的 “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 。 袁教授在“冰点”被批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局关闭冰点周刊是错误的决定。至于说文章严重违背历史事实”。袁伟时说他们对我文章批判的“这更加与事实相去甚远,因为他所有的论点都是建立在严格的历史研究、 大量的史料基础上,而且这些史料经得起核实。”当然在“冰点”被封杀后最先表态支持“冰点”的是它的读者。“冰点”被杀封后,在各大网站论坛上,读者几乎一致地指斥政府,支持“冰点”。这种从杂志主编到记者编辑,从杂志作者到读者,一致地公开站出来,反对中共对新闻思想自由的封杀,是中共建政以来第一次。这一方面体现了他们的道德勇气,另一方面也表明他们意识到,在中共掌管下,想以打“擦边球”,冀希于领导人的开明和恩典式的方式,以改良的方式来使中国获得民主和自由,这条路是行不通的。
     “新京报”“冰点”的封杀事件,可以说是中国知识份子公开“反共”的一个开始。他们终于站起来,面对面地向中共说“不”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 陈维健: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 陈维健:新年从爆炸开始
  • 陈维健:新京报-新年的阳光下致中国报人
  • 陈维健:马英九对中共民主如是说
  • 陈维健: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 陈维健: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 陈维健: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 陈维健: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 陈维健: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 陈维健: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 陈维健: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 陈维健: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 陈维健: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 陈维健: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 陈维健:病急乱投医的胡锦涛
  • 陈维健:祭孔的闹剧
  • 陈维健:十月里的一首歌
  • 陈维健/天下无耻者莫如台湾李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