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禁烟花爆竹闹京城/梁辛
(博讯2006年1月30日)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在中国大陆一些城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历时十多年之后,又相继宽松起来。今年,北京在迎接狗年之际,终于取消了禁令,改为“限放”。尽管事先做足了宣传工作,但还是出现了一些人们始料不及的现象,正在考验着市民的文明素质、公德水准和政府的执政能力。
     (博讯 boxun.com)

    旧俗传统春节燃放烟花爆竹,是取其驱邪迎吉,确保来年吉祥如意之意。也有人认为这可以增添节日的欢乐气氛。其实,经过长达十二年的禁放,人们早已习惯于新的过节方式,不再介意燃放与否;乍一恢复开禁,人们却想不到该怎么样对待了。除夕夜,北京出动八辆消防车围绕五环路巡视,竟未发现险情,比起往年反而显得安静。但在东城区,仅午夜三个小时,就清理出三十五吨燃放爆竹残纸皮屑等。解放军304医院当夜就收治了八名不同程度的烧伤患者。
    
    笔者居住的小区,按规定属于禁放之列。但有大胆居民,网顾法规,我行我素,完全不把规定放在眼里,而是故意制造恶作剧,大放特放,哪管绿地、花坛、房前、屋后,一片狼藉,不仅制造了极大噪音扰民,还严重地污染了空气和环境。当受到合理劝阻时,竟满不在乎,扬言是从北京市内买到的货色(其实是严重的超标、劣质品)。物业管理者也称管不住,没法管!干脆,视而不见,不管啦!
    据笔者观察,真正热衷于燃放取乐的,并非儿童、少年和老人,全是一些成年人,特别是那些思想空虚、心中郁闷、长时间受到压抑无处宣泄者,借此机会发泄一通,就如同撒酒疯一样。也许他们本无恶意,但只图个人宣泄,不顾大家的感受,总不是值得提倡的。
    
    也有人说,此次政府开禁的目的,是出于创收。烟花爆竹的税是很大的一笔可观收入。取消了农业税,还不从城市中捞补回来吗?据估算,每笔购买烟花爆竹的消费者,大约要破费五六百元人民币。能算得清这里面的利益分配。花钱奉献的无疑都是有钱人,下岗工人、待业人员以及外地进城劳工等应不在其列。
    
    比起首都来,天津的过年气氛就又是一样。据报道,天津的各大饭馆年夜饭共卖出了十二万桌,午夜餐厅上座率百分之九十以上。近年来天津人也变得懒了,过年包饺子也不愿动手,而是争相购买冰冻水饺。据说价格适当,颇受市民欢迎。
     梁 辛2006/1/29 21:20PM北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从金正日访华的报道 看中国的新闻封锁/梁辛
  • “不会比国民党更怀”?/梁辛
  • 闲话“指标”/梁辛
  • 小胡是第四代“核心”吗?/梁辛
  • 梁辛:“舆论监督”与“监督舆论”
  • 梁辛:蒋彦永无恙
  • 梁辛:“和谐社会”面面观
  • 梁辛:“新闻自由”与“舆论导向”
  • 梁辛:求疵录——画蛇添足
  • 梁辛:“凉心”面对“保先”
  • 梁辛:“保先运动”与中共意识的忧患
  • 梁辛:质疑蒋彦永“泄密”
  • 历史靠人民来写/梁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