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改革动摇不得/周瑞金(皇甫平)
(博讯2006年1月29日)
    《财经》 作者:周瑞金
    
       今夕是何年?粉碎“四人帮”结束“文革”30周年。 (博讯 boxun.com)

    
      今夕是何年?上海“皇甫平”呼唤深化改革15周年。
    
      今夕是何年?以科学发展观统领“十一五”规划开局之年。
    
      历史是一部大书。结束“文革”,走向改革,走到一个历史拐点,是15年。在历史前进关键时刻,“皇甫平”振聋发聩一呼,引发一场改革“姓社还是姓资”的论争。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走到前台,发表南巡重要谈话,拨引中国改革开放大船走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正确航道,开辟了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历史新阶段。
    
      今天,我们又走到一个历史拐点,又是个15年。在建设全面小康社会进程中,我们面临国内矛盾凸显期和国外磨擦多发期相交织,社会上出现一股新的否定改革、反对改革的思潮。他们把某些领域改革过程中出现的一些新问题、新矛盾,上纲为崇奉西方新自由主义的恶果,加以批判,加以否定,似乎又面临一轮改革“姓社姓资”争论的轮回。
    
      观今宜鉴古。历史经验值得注意。在迎来新的一年重要时刻,我们应当从历史与现实、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来正确观察、分析当前面临的问题。
    
    众所周知,30年前粉碎“四人帮”后,我们面临“中国向何处去”的重大历史课题。经过两年徘徊,全党终于取得共识,“文革”那一套理论、路线、方针、政策,必须彻底否定,否则是死路一条。于是,有了真理标准讨论,突破“个人迷信”思想枷锁,全党全军全民获得精神大解放;有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彻底告别“阶级斗争为纲”,走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之路。中国社会主义从此走进历史发展的新时期。亿万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否定“文革”,奋起改革,大胆开放,齐心协力投入现代化建设,使国家面貌迅速变样,人民生活很快得到改善和提高。
    
      历史行进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天安门广场起风波,接着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中国向何处去”这个沉重历史课题,再次严峻地摆到我们面前。当时,夸大“和平演变”危险,否定改革开放,成为一股甚嚣尘上的思潮。
    
      在这个历史紧要关头,上海“皇甫平”起而响应邓小平关于“改革开放要讲几十年”的号召,勇举深化改革大旗,吹响继真理标准讨论之后第二次思想解放的号角,鲜明地呼唤以建立市场经济为目标的经济体制改革。“皇甫平”文动神州,引发一场改革“姓资还是姓社”的激烈争论。一年后邓小平出来一锤定音:“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把改革开放说成是引进和发展资本主义,认为和平演变的主要危险来自经济领域,这些就是‘左’”,“要害是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判断的标准,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在党的十四大全面贯彻执行了邓小平南巡谈话的重要精神,推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进入新的历史发展阶段。应当说,今天我们国家能有这样的大好局面,广大人民群众能过这样安定幸福的小康生活,完全是与我们坚持“三个有利于”原则,遵循“三个代表”思想,坚定不移地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紧密相联的。
    
    二十多年来的市场化方向改革,成就巨大,当然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一些新问题、新矛盾。目前群众中反应比较强烈的有贫富差距、地区差距的拉大,生态环境恶化,权力腐败严重,社会治安混乱,以及卫生、教育、住房改革中出现看病贵、上学贵、房价高、就业难等问题。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本着与时俱进和务实解决现实问题的精神,提出以科学发展观统领全局,努力构建和谐社会的方略。这无疑是十分及时和必要的。科学发展观和和谐社会论,其本质是继承和发展了邓小平理论及“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坚持改革为主线解决改革中出现的新问题。我们完全相信,在科学发展观统领下,以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和构建和谐社会为目标,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健全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必定能逐步统筹解决城乡间、地区间、贫富间的差距问题,统筹解决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相协调的问题,统筹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问题,统筹解决对外开放与对内发展相协调问题。
    
      然而,目前有些人把改革中出现的新问题、新矛盾,统统归罪于市场化改革本身,动摇改革,否定改革,这显然是片面的、错误的。在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轨的历史背景下,市场经济发育不成熟是客观存在,也不可怕。其现实中诸多矛盾主要是由于市场经济不成熟,市场机制作用不充分所致,而并非是市场经济、市场机制本身的缺陷。贫富差距之所以成为一个众所关注的热点问题,不是因为市场化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是因为市场化过程中因权力之手的介入,让有些人以牺牲他人为代价暴富起来。借助行政权力致富,损害弱势群体,恰恰是旧体制的弊端造成的,咋能责怪市场化改革呢?比如,现在公办医院、学校,房子是国家出钱盖的,设备是国家出钱买的,医生教师的工资是国家财政支付的,但还向老百姓高额收费,层层加价照收不误,这哪是市场化过度的问题?恰恰是没有真正意义上深化市场化改革的结果。
    
      再从社会财富分配不公平问题来看,只要深入分析就不难发现,这个问题的产生和扩大并非改革的错误,恰恰相反,是改革遇到阻碍,难以深入、难以到位的必然结果。其中一个重大阻碍,在于既得利益层的利益机制和格局,使改革的整体效率曲解成“部门利益”、“地方利益”,让“权钱交易”、“官商勾结”得以通行无阻,越演越烈。历史经验已经证明,“让部分人先富”是英明的战略决策,“效率优先”对于突破旧体制,激发解放生产力,已经发挥了重要作用。不但部分人富裕起来了,也使整个社会的富裕程度“水涨船高”到人均1500美元左右。贫困人口从当初的三亿多人减到目前的二千多万人。这表明整个改革开放的“效率优先”旗帜上,也写着“公平”二字。公平与效率并不是绝对对立的两极。缩小贫富差距,不应当是人为地压制让富人致富,而应当通过平等的权利保护和提高穷人发财的速度。改革目的不是让富人变穷,而是要让穷人变富。任何“仇富”情结无助于缩小贫富差别,不利于走向共同富裕,这是现代工商文明浅显的道理。
    
    经过20多年的改革开放和经济持续快速增长,我国在解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要求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这个主要矛盾上,已经解决了缺衣少食、私人物品极度匮乏的问题。事实说明,私人物品的匮乏已被公共物品的短缺所取代。所谓公共物品,就是指政府为民众提供的社会服务,如教育、文化、住宅、医疗卫生、社会就业、社会治安、生态保护、环境安全等等。当前,公众日益增长的公共品的需求,同公共品供给短缺、低效之间的矛盾已成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也就是说,在“端起碗吃肉”的温饱问题解决以后,“放下筷子骂娘”凸显了。“骂”什么呢?“骂”土地被征占、旧房被拆迁,“骂”教育医疗收费太高,“骂”买不起住房、找不到工作,“骂”贪官太多,司法腐败,“骂”治安太乱、安全无保障,“骂”信息不透明不对称、办事不民主,等等。所有这些问题,正是社会公共品供给不足的问题,公众越来越需要一个高效、廉洁、平等参与、公平透明的公共领域。
    
      显而易见,当前改革中出现的诸多问题和矛盾,真正的焦点在于,体制转轨中行政权力参与市场化分配产生了不公平。行政性资源(尤其是公共品供给)配置中的权力市场化,成为社会财富占有和分配不公的突出因素。权力市场化也对改革本身产生严重扭曲。在一些本不应该由市场发挥作用的领域,出现了利用市场化牟利的“假改革”,而在一些应该大力推进市场化的领域,市场化改革却步履维艰。仅以土地市场化为例,地方政府几乎排斥了土地使用权拥有者参与交易的权利,直接成为市场交易的主体。从而使地方政府和土地开发商成为最大的获利者,使使用权拥有者的农民、居民利益受到损害。近年来城镇拆迁和农地征用环节所以发生大量民事纠纷,恰恰深刻反映了地方政府垄断土地征用与土地要素市场化之间的矛盾,反映了政府在土地要素市场化中功能定位及权力运行程序的缺陷。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到,当前改革进程中出现的问题,是深层次体制因素的表现,尤与行政管理体制息息相关。20多年来我国的改革,比较多的在技术层面上效仿了现代市场经济的形式,而很少吸取市场经济制度的本质内容。特别是要素市场改革的滞后,不仅涉及经济体制改革的问题,还涉及政治体制、社会体制、文化体制等方方面面的改革问题。因此,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央关于“十一五”规划的建议书中,政府行政管理体制的改革被列为各项改革之首。并首先突出解决政府对要素市场的垄断专权问题,以此打通要素市场化改革的通道,实现市场经济完整推进。从职能上说,政府应当从市场中的利益主体变成公共服务的主体,把公共资源、公共品公平公正公开地向公众服务分配,致力于创造一个有利于各市场主体平等竞争的市场环境。
    
    今天,我国处于体制转型的关键时期,也是社会结构的大变动时期。利益主体多元化,思想认识多样化,因此要在深化改革中调整利益关系,遇到的阻力必然更大。改革的深度、广度、难度、复杂度都在增加。而我们在思想上长期受传统社会主义理论和计划经济的影响很深,往往跟不上形势发生的变化,一旦遇到问题,往往做出意识形态的极端判断,把问题归罪于改革。有的人以个案研究来否定改革全局,这也不是负责任的态度。
    
      在当前这个历史拐点,我们要进一步解放思想,独立思考判断,坚决以科学发展观来统领全局,着力推进全面改革。改革不能动摇,不能停步,更不能后退。以批判新自由主义来否定改革实践,是从根本上否定我国改革的历史,也否定了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改革当然还需要完善,市场经济要走向成熟。但近30年的改革开放实践,已经证明了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才能救社会主义!在当代中国,坚持改革开放是人心所向,发展市场经济是大势所趋,加快发展经济社会是众望所归,与时俱进进一步解放思想是必由之路。“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