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我只反过来听李敖演讲
(博讯2006年1月26日)
    今年初,如果没有国安对我的软禁,很少看电视的笔者,绝不会花费如此大量的时间专业看了整整三个月多的电视。固然,作为一名刚刚进入行道的民主人士,我固然如同大家一样,也早讨厌了看经过中共加工制作的虚假新闻了。但是,由于没别的任何事情做,便不得不看,于是,便频繁调台换频道,结果就盯上凤凰卫视了。当然了,即便该电视台也在为中共做宣传打掩护,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还是稍稍找到依托和一线极为渺茫的希望了。因为它毕竟还说了一些真心话,所以,这便使我很受感动。于是,便一日二十四小时里,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全身心泡在这个台上了。好在这个台也争气,每到周一至周五下午快五点时,就必播出《李敖有话说》,固然看着也特别过瘾。还有每到周六下午的《世纪大讲堂》,实际也讲了许多真心话。虽然不够玩味,但总比根本没有强。尤其是《文涛拍案》,拍得我整个身心又劲爽又过瘾。另外就是,恰当时正是连宋等大陆行的热闹非凡的场面,这便为久困樊笼一再绝望气馁的我,点燃了真正的希望和勇气。当时我就想,原来在中国还有这么多人正在替中国民主鸣锣开道哩,而且还是如此的公然且当仁不让。
    
     当然,作为特别坚决彻底的民主战士,大家通常赞赏的都是真正动真枪实弹甚至是玩命的英雄。但是,由于中共当局做的鬼事太多,因而深感贼心太空,他们怎么会容忍这种人如此淋漓酣畅地揭穿自己呢?固然,这类人士通常便都被扼杀、禁绝,而绝不让其在公众言论平台上有丝毫可以一展风采的机会,比如仍然身在大陆的刘晓波等人。我当时就想,为什么凤凰《世纪大讲堂》也不请他来主讲一次呢?这固然是万万不可能的。否则,整个中国也许已进入民主社会了。正因为这样,但还是为了能够证明自己确实是在顺应时代发展潮流,中共当局毕竟因为不能把这种声音完全抹杀掉,便为了一举两得,迎合大众,安抚部分民心,便把这属于二棱型的人才搬上了主讲台,当然,他们在中共当局眼里固然都是精英人才了,也是站在时代最前沿的最负有盛名和德高望重的极其显赫与不可一世的大名人和大传奇人物了。所以,只要这类人才出场,便足以镇住所有反面的或者小人物的蠢蠢欲动与野心逞狂。 (博讯 boxun.com)

    
    当然,也许只这样,也不可否认,这同样也给被愚昧已久的中国人民传播了一些关于民主的基本常识、理念和思想,虽然远远不够彻底完整全面,但总比根本没有好。
    
    而我在那时,还以为凤凰台和这些做主讲的,也许都是真正彻底的民主主义者,当然为了照顾当局情绪,尤其是为了取得在大陆长久的播放权与发言权,他们在许多方面不得不做得很谨慎,且特别照顾当局的利益。也许对于他们,属于民间的企业家和一般知名人士,只能做到如此份上了,所以在感情深处,我还是很宽宏大量地接纳他们,并对他们的不到之处情有可原的。
    
    不过在那时,为了充分安慰我心,我是抱着完全反独裁专制的立场上看待《李敖有话说》的,也无论他是否真骂国民党,或者是否真吹共产党,我都完全不在乎。我想,既然你不能直截了当干干脆脆全面彻底地直捣中共独裁的黑心窝,那这样委婉的间接的指桑骂槐指鹿为马的骂法实际也不错。因为我感觉,当他在竭尽所能全力以赴骂原国民党蒋介石时,就好像在骂一个正在当朝的,悍然就是今天的中共独裁专制一模一样,并一个字也不差。因为无论他骂的内容、形式、举措和花样等等,这难道不正是当朝中共的全部表现吗?当然,也许真正的蒋介石国民党在台湾的统治我根本无知,不过这不大要紧,管它是否真骂还是假骂,但非常像骂中共独裁当局,这已经很足够了,对我就足以过够瘾了。所以,我便对《李敖有话说》真正迷上了,直到恢复自由的今天,只要有时间也偶尔打开电视看看。当然,我只关心他骂国民党的部分以及他所解说大陆确实做得不到位的地方。至于其他话题,因为毕竟不是我的爱好和专业,便很少如此专注过。
    
    比如李敖骂禁书一事,难道大陆这种事还少吗?尤其在言论控制方面,当我把李敖所讲的在台湾的言论自由与今日的中共当局所给予我们的言论自由一一对比,便深深感悟到,今日中共真乃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啊。于是,我便想,如果中共领导人看到后又作何感想呢?只可惜他们很少有时间象我这般聚精会神专心致志地细心观看和揣摩。于是,我又觉得很失望,因为这还不等于白讲吗?不过我当时却突然有个想法,就是希望李敖能把国民党蒋介石在台湾时候的统治,尤其最像大陆的部分,能够尽量添油加醋无限夸张地讲给大陆当局和大陆的民众听,也许这样对于大陆民众和当局的启发更有效果。所以,当我被解除监视之后,我便立刻找到凤凰台发电子邮件给李敖表达了我的这个愿望,因为是委托凤凰台转交的,但直到今天仍没有收到任何信息。于是,我又想到,也许李敖是真心骂国民党而实捧共产党的。不过,这却绝没有影响我反过来看他演讲的高涨热情,尤其是与大陆统治最相似相近的部分。
    
    至于他是否真骂假骂,只要我把全部心事放在如何突破大陆独裁专制的顽固堡垒上,我便把这一切都无所谓了。毕竟我又不是专业的传记作家,也不是历史学者,我只仅仅想推进大陆民主早日实现,除此之外,便无任何野心。
    
    但最近,由于我一直上海外网站,便不由自主地对李敖本人了解了许多。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毕竟我没有资格评价他,也不可能给他下任何定义。我只是想,只要他的言论为我所用,尤其为真正能够推进中华民主进程排上最好的用场,哪怕是极其微小的,我也会尽力把它捡拾起来,真正排上用场的,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比如在当时,当我每看完这种演讲,我便与大陆实际一一对比着讲给那些专门负责看管我的比较高素质的国安人员们,结果他们也说中国现在确实就是这个屌样,这便为我的良苦用心没有白费而有所庆幸。尤其是那极个别的国安,最后竟然跟我交成了朋友,而且还无话不谈。当然,至于那些较低素质的,纯粹就是棍棒和走狗的国安人员,我也不怪他们。因为人各有志,不可强求,更何况各人修养、素质和秉性迥异,且参差不齐悬殊太大。当然,这仅仅只愿意做棍棒和走狗的,即便中国真的在有一天里实现民主了,但为了捍卫民主的大厦和基石永远坚固地长存下去,也许也能用得着。也正如一与我年龄相仿的国安小队长所说:"如果实现民主了,你们请我做这工作,我一样会忠心耿耿绝无二心的。"固然,我便无任何话可说了。
    
    总之,我觉得,目前,只要是有关民主与专制的话题,无论他是正话反说,或是反话正说,在目前大陆对舆论如此控制死实的今天,这都对大陆民众来说,绝对是有百益而无一害。比如当我问及许多大陆民众时,他们在看完凤凰的相关话题之后,也有人慨叹当时的台湾怎么如此白色恐怖的,于是,我便把大陆最现实的他们也耳有所闻眼有所睹的事实讲给他们听,结果他们便很快恍然大悟了。当然我想,作为绝大多数受独裁专制政府压制已久的国民,他们绝没有如此笨,他们早已比我更心知肚明,只是由于没有任何风吹草动,暂时隐忍着,且藏匿在最深处,而真正等待时机了。这也许正是今天的中共当局最感伤神、费脑筋,也是最难以应付的。由此可知,作为当局的核心领导人,其内心深处的恐惧、担忧和后怕究竟又达到何种即将崩溃的地步和程度上了,也就可想而知了。
    
    难道说只这样,属于中国人民的真正民主还会路途遥远吗?凤凰台和李敖等人,假若果真帮中共的话,难道不正好帮了一个倒忙吗?
    
    幸啊!幸哉!
    2005-12-20
    
    原载《新世纪新闻网》http://www.newcenturynews.com/Article/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沛: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 李敖现象及其沙盘推演
  • 评李敖北大演说/曹维录
  • 楚燕:挺李敖者的流品
  • 比流氓更流氓,换一只眼睛看李敖
  • 傅国涌:李敖自称“可能是王洪文”
  • 百面李敖(图)
  • 庚款办学彰显美国善意 李敖清华撒谎忘恩负义/流星雨
  • 陶杰:李敖——小岛唾沫 大陆珍宝
  • 陈永苗:神州之行:李敖"刺秦"
  • 对李敖言论的中方取舍和海外评说
  • 从屁股看到李敖的鸟
  • 李敖为人,与我何干
  • 有话说李敖
  • 李怡:何处觅李敖?
  • 刘宗正:李敖,请你幡然悔悟!
  • 有话说李敖/石巍
  • 拆拆他的金字招牌:李敖两次坐牢的真相
  • 聊聊李敖这只“画眉鸟”
  • 大陆传媒评选十大敢说真话人物 李敖获选
  • 胡平: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 对李敖言论的中方取舍和海外评说
  • 刘晓波: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 清华学者奚落李敖反受辱,昨晚羞愧自杀
  • 胡平:玩世不恭的机会主义-评李敖大陆行
  • 刘晓波: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 刘晓波:李敖不过是统战玩具
  • 中国否认不满演讲内容 称李敖愈讲愈好 
  • 李敖的奴性(图)
  • 李敖复旦讲演实录:希望老弟胡锦涛风流一点(全文)
  • 李敖复旦戏说“尼姑思凡”(图)
  • 廖亦武:泼皮李敖─访《李敖回忆录》读者李老皮
  • 李敖复旦演讲及北大清华演讲
  • 李敖复旦大学演讲可能变“座谈”
  • 李敖离京抵沪 戏称“脱离虎口”(图)
  • 余杰与李敖的区别
  • 中共对李敖北大清华演讲冷热处理
  • 殷明辉:网诗一首戏赠李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