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传统文化与不肖子孙-与李土生商榷之一/郭知熠
(博讯2006年1月26日)
    郭知熠更多文章请看郭知熠专栏

    作者:郭知熠

     笔者最近开始读李土生先生发表在网上的关于传统文化的文章,这些文章都是在为中国的传统文化作辩护。郭知熠先生一直对传统文化持批判态度,因此,自然对李先生的文章非常感兴趣。笔者决定写一系列文章,对李先生的观点进行具体的剖析。 (博讯 boxun.com)

    本着公平辩论的原则,笔者想尽量地通过讲事实,摆道理的方式来写这些文章。尽量地通过理性的方式,而不是感性的方式来写这些文章。显然,笔者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说服李土生先生,这在笔者看来是艰难的(所以郭知熠不愿意勉为其难),笔者的目的只是为了把事实和道理摆出来,由读者做一个公平的评判。

    首先,李土生关于传统文化与不肖子孙的一段讨论吸引了笔者的注意。我们就从这个讨论开始吧。

    李土生先生在《谁有资格批判传统文化?》一文中的开头,就写到:

    “近段时间里,不少有识之士就如何弘扬传统文化的问题,发表了一系列有建树的文章,同时也不乏有个别数典忘祖之徒,自我感觉良好,甚至厚颜无耻地抛出‘中国的传统,必须批判’的论调。作为一个传统文化的爱好者和学习者,一直以来我深感传统文化之伟大,面对这样的误己误人误国的谬论,岂不愤慨痛心!“

    在李土生先生看来,批判传统文化是天大的罪过。谁批判传统文化,谁就是中国的罪人,谁就是祖宗的不肖子孙。按照这种逻辑,那些极力维护传统文化的就应该是祖宗的贤德子孙了。

    尽管笔者不知道李先生的这个逻辑从哪里来,但笔者在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这个逻辑是非常荒谬的。

    难道祖宗说过的话我们不能反驳?难道祖宗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们不能做?难道祖宗的错误的东西我们不能够批判,却要去谦卑地继承?难道我们永远不能超过祖宗,永远做祖宗思想的奴隶?!

    可是,我们的祖宗没有见过汽车,为什么我们要坐汽车?我们的祖宗没见过电视,为什么我们要看电视?我们的祖宗没有使用电脑,为什么我们要使用电脑?难道这些坐汽车的,看电视的,用电脑的都是祖宗的不肖子孙?!果真如此,我看中国人人人都是不肖子孙了。

    如果我们仅仅守着传统文化,我们会有什么样的创造呢?我们必然是一无建树的。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就是很好的证明。我们所谓的传统文化本质上都是几千年前的东西。孔子也好,老子也好,庄子也好,孟子也好,还有现在热遍中国的所谓《易经》,都是几千年前的东西。几千年了,我们的传统文化没有什么变化,中国的思想界没有什么新东西,中国的思想界是一片死寂。死寂啊,朋友们!

    我们在解释祖先的东西,我们的解释都是按照自己的想象,难道这就是弘扬祖宗的文化吗?我们没有自己的创造。我们是思想的懒汉。我们准备把老祖宗的老本不仅吃上几千年,还要吃上几万年。我真不知道这些祖宗的“贤德子孙”是怎么当的?难道这些子孙在另一个世界里见到孔子的时候,孔子会对这帮“贤德子孙”满意吗?我看孔子不仅不满意,还会非常生气,孔子会完全弄不明白为什么这些所谓的“贤德子孙”竟然这么懒惰。几千年了竟然拱不出一个屁来!

    怎么叫做对得起祖宗?不是祖宗说过的就一定不能改,不是祖宗用过的就一定不能批判,而是我们有什么创新。假如你为人父母,你希望你的子孙对你唯唯诺诺,把你的话奉为“圣旨”,永远不敢超过你吗?你希望你的子孙从来就不能批评你吗?你希望你的子孙因为你的缘故,而永远在他人之后吗?这个道理对一个家庭如此,对一个民族也同样如此。

    写于2006年1月25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的传统文化究竟是什么东西?/郭知熠
  • 我为什么要讨论爱和性?/郭知熠
  • 人,为什么不能长生不死?/郭知熠
  • 为什么男人们普遍重视处女膜?/郭知熠
  • 我看周恩来/郭知熠
  •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郭知熠
  •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郭知熠
  • 论权威与奴性/郭知熠
  • 幸福与快乐论/郭知熠
  • 关于处女膜与性高潮的一点思考/郭知熠
  • 论名声/郭知熠
  • 闲话芙蓉姐姐现象/郭知熠
  • 妓女与嫖客论/郭知熠
  •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郭知熠
  • 荒唐的裸奔者/郭知熠
  •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郭知熠
  • 评:论媒体的独立性-与徐沛商榷/郭知熠
  • 论媒体的独立性-与徐沛商榷/郭知熠
  •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郭知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