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麻将中国到六合彩中国/老戚
(博讯2006年1月26日)
    在伟光正的领导下。烂中国进入了一个全所未有的发展阶段,其标志性的变化是:从麻将中国与时俱进发展成六合彩中国。

    中国刚十亿人时,曾流行一句民谚:"十亿人I民九亿赌,还有一亿在跳舞!"由于中国人超强的繁殖能力,据说现在已繁殖到十四亿人了。据说搞计生控制了三亿,不然今天该是十七亿人了。但控制的是高素质人群,繁殖的几乎是劣质人群(此劣质是KD给的,不是老戚给的,不要骂老戚)。因此,民谣该改一下"十四亿人I民十三亿赌,还有一亿在跳舞!"

     今天的赌民统计局不会有准确的数字,即使有我也不相信。二十年前我便知道什么叫"阔佬统计。"但我清楚赌民的队伍正在壮大。 (博讯 boxun.com)

    最初由麻将构成赌民的主要力量,年龄从七岁至七十岁不等。许多儿童之所以失学,学费高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学会打麻将比读书更容易、更有趣。且读书越多人越反动,不是神经失常便是坐牢,而学打麻将几乎不犯这两种病。那时候,我便清楚,中国社会的稳定除了谎言和恐惧后,首功当推麻将。这是统治者人性进步的一面。

    我曾试图用围棋、唐诗去启蒙小孩,但都没有麻将快!于是,打麻将便成为中国的头号国粹。勾心斗角是麻将的特点,国人的心智都花在麻将桌上。谁还再愿意反腐败,争民I主呢?八、九十年代的麻将风远没有二十一世纪盛行。

    说明国人不仅吃饱了肚子,且有小钱玩麻将!KD最大的功劳增加了中国的赌民。当麻将风方兴未艾之时,一股更猛烈的台风在南中国刮起!真是大风起兮云飞扬。"六合彩"彩民队伍日益庞大。且有许多人从麻将台分化过来,也有仍是"麻将"和"六合彩"两种神功同时双修的。九十年代中期我也曾会同大众在麻将桌上。差点输得倾家荡产。于是,一朝挨蛇咬,十年怕井绳!

    十年过去了,当"六合彩"在小城风起云涌之际,全城争谈"六合彩"为时尚时,我发现自己落伍了。我对什么叫红波、蓝波,十码中特的玄机学问竟然异常生疏,想自己学问精湛,神功惊人,竟连个小小的"六合彩"也弄不明白。钦州人的素质近来空前提高。市民读报的热情盛况空前。市民阅读的是什么报呢?《人民日报》?否!《广西日报》?否!《钦州日报》?否!《钦州晚报》?否!抑或是广州的《羊城晚报》或《南方周末》?否!各阶层,各年龄持久的热情是阅读《八桂都市报》、《南国早报》。且一个星期内并不是每天都满怀希望,满腔热情的。只有星期二和星期四、星期六三天,其他四天是无人问津的。四天的时候报纸零售价是6角或7角钱。到了周二、四、六日价钱便提到1元钱。一大早便有不少小孩、下岗工人,老人到批发的邮电部门等候。据目测约有两百多人(包括各报亭的营业员),反正那一条长龙蔚为壮观。在一个商品过乘的年景,钦州人仍有幸目睹排队的长龙,真钦州人的福气!然后便满街叫卖,到商场、到市场、到单位。如果你到东风市场一看,卖猪肉的、卖青菜的、卖凉水的、卖成衣的等等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人手一份,大家争相阅读。你不能不佩服钦州人高涨的学习热情节很遗憾,我只是道听途说,直到现在风仍未能认真阅读过一份《八桂都市报》、《南国早报》。

    今天上午上班我便问某女职工:"这两份报纸究竟有啥神奇?"

    "这三天是六合彩开奖的日子,上面登有资料!"

    "什么资料?"

    "我也说不清楚,我也每期都买,我也学不到什么有价值的资历料,就是上面有一幅图案,很多人用放大镜瞧,据说不少人瞧出玄机!"

    "全是蠢才,全是事后诸葛亮!"

    "不要那么武断,买六合彩是凭感觉的。许多人都是下小注。中固然开心,不中也是娱乐一番。"

    非典来时,大家抢购板兰根、白醋。六合彩狂潮骤起,大家便抢购两份报纸!

    当谣言无处不在时,市民便如无头的苍蝇。我警告她小心被抓。听说南宁下来人重拳打压,抓了不少庄家。抓的都是没背景的庄家。

    赚钱的是庄家,倒大霉的也是庄家。我们小打小闹怕什么。有许多人挨抓过了。"罚款200元便放人(当然是有关系的,没关系的要罚三千元)。然后继续操练。真是要发财,做庄家。政府为什么不管起来呢?体彩和福彩怎及六合彩?怪不得在单位里不仅停留在付主任的位置,连职工代表的身份也让剥夺。开罪了权贵,也开罪了职工。而权贵和职工都是赌民和彩民。

    而我成为网民在钦州只是唱独角戏。那些上网的都是无胆匪类,连个真名也不敢亮出来。如果中国的网民象老戚一般用真名发言,白色恐怖也不会如此厉害!还是"麻将"国和"六合彩"国有吸引力!

    最神奇的传说:一个"六合彩"彩民,老婆和孩灾民般逃离了!多年经商的积蓄,还有房子,总之一切都空了。也无人知道欠下多少债。在和"六合彩"激战的日子里,他把一切赔光了……

    这一晚,他抱着一线希望,来到了在人们的传说中已成为"仙人"家。他身上还揣着借来的六千元,这六千元是命根,是他最后一注!这一晚他便和这位神奇的人睡在一一张床。

    这位"仙人"年轻时是一位大学生。学地质的,有一处在野外勘探时,和他一起的三位同伴让老虎咬死了,他不明白自己是如何活过来的。而且活了七十五年!由于彩民对他的崇拜,钦州及外地每当星期二、四、六时便赶去找他。于是他的伙食,他的衣着都颇为改善。正如老戚在《神奇的八桂都市报》说的,益了报社和卖报人。这位不幸的老人的先知先觉令长滩乡成为圣地!

    一个女彩民回家告诉老公:"我问他出什么生肖?他叫我脱下裤子!"老公恍然大悟:"女人脱下裤子不是做鸡?就卖鸡!"果然,这一期出鸡!

    中国的蕃茹们不见棺材不掉泪。老戚可早就断言,再耗半年,整个钦州的"六合彩"彩民们油枯灯尽,倾家荡产。

    在《她为啥跑到百色卧轨》里我写了一个女人。原来也是"六合彩"造的孽!她竟然财迷心窍,在接下四万元的单时不交给"大庄家",私自吞下,正巧买者中了。于只好跑路,也只好卧轨……

    "大庄家"是永远的赢家!闲家除了收手,最终都要输的。八年前我也曾是个赌徒,我是一朝挨蛇咬,一百年怕井绳!

    我们单位近来也有过职工"走飞机"。听说经理还贷了三万元给他。所以我们单位的职工都说经理得民心,很象江泽民!这些赞誉当然令经理睡梦都笑醒了。

    六千元如果买中"特码"可得到二十四万元!可以翻身了。这晚,二十四万元一直在他眼前晃动。第二天一早,当他虔诚地询问"仙人"时这位老者一掌推他出门:"回家看自己肯后!"

    回家后解下衣服一看,不由心花怒放!"48"!老人在他衬衣处涂下这个号码。于是便倾六千元买下"48"。这期出的"特码"果然是"4 8 "。

    传说而已。老戚知道的彩民几乎都仆街。而那些在暗室里算钱的"大鳄"却无法看见!大禹治水用疏不用堵。中国人天生爱赌爱嫖!永远也禁不住!唯一的途径便是"合法化"!

    我的疑问是:"麻将"国和"六合彩"国的赌民们关心自己经济、政治权利,世界人I权公约,民I主自I由、多党制、新闻自I由等等现代公民的应有常识吗?

    针对近段时间以来我市城镇乡村"六合彩"赌博活动猖獗的不良现象,两级法院积极与其他政法机关一起,共同打击赌博活动。如浦北县黄某因参与"六合彩"赌博,被公安机关实施行动处罚。黄某拒不履行,公安机关申请浦北县法院强制执行,浦北县法院依法将黄某用赌博"六合彩"的非法所得的房屋予以拍卖,群众拍手称快。全年共受理一审赌博案件34件50人,全部审结,狠狠打击了"六合彩赌博活动。

    (摘自市法院院长欧绍轩在人大二届七次会议的发言)

    想提出几点疑问:

    出头鸟为何选在浦北?黄某真名?职业?年龄?究竟是买"六合彩"?做庄家?做中介人?行政处罚金额多少?是不是象传说的最低3000元?拒不履行?为什么连法院也敢抗衡?有多少人拒不履行?公安机关申请浦北法院强制执行,浦北县法院依法将黄某用赌博"六合彩"的非法所得的房屋予以拍卖,群众拍手称快。是不是没有后台,没有背景?弄明白所有"六合彩"的收入都叫非法所得?为什么群众会拍物称快?群众是否参赌?是否告密?某赌客连输了两场,每场一万元。于是第三场便孤注一掷——"三万"。

    听说赌场有个"一、三、七"法则。许多赌客屡试屡中。他翘着脚叹菜,在屈手指算数,三万中特码后的胜利果实,已送了两万了,二不过三,第三次扳本并有赚头!算盘当然打得好,三万元撒出去买的八个特码却没有一个中。于是当"掮客"上门收数时,此公而为他张下了大网——此公报告"110"

    结果可想而知。这位"掮客"鸡飞蛋打,三万元收不回,自己让进去了!进去还要家人找一万元赎身!出来后,还要找三万元赔给庄家。这下别说有赚头了,不卖屋算好彩了。他此时唯一的心愿便是杀人!于是便寻上门。可这位似曾相识的"老赌棍"已在获得一笔举报奖金后"走飞机"了。所谓的"走飞机"就是避风头。风头火势过后冤大头气也消了

    全年共受理一审赌案34件50人。全部审结,狠狠打击了"六合彩"赌博活动。50人占全市参加"六合彩"赌博活动赌民百分之几?钦州市参三百一十万人有百分之几参加赌博?多少人参加赌博致死?倾家荡产?无心务农、务工、教书、经商、上班?这种不痛不痒的打击难道叫"狠狠"?偶然看到一小学女出纳输掉58万元。大家惊叹她的阔绰,老戚也很为她那些老师、学生揪心!至于跳楼的、发疯的无所不在的谣言也随着寒风吹入千家万户每当,周二、周四、周六"六合彩"开奖之日。全城便沸腾了。据参赌人员推计,涉及阶层之广,人数之众均是史无前例,尉伟壮观!

    "六合彩"风的减弱唯一靠参赌者自己的觉醒。如果合法。彩民理性点,地下庄家将断了财路。但财政却增加,增加部分用于救失学的孩子和救将死的病人。当否?

    我常从网上跑去麻将国和六合彩国拿这些常识去启蒙那些榆木脑壳,我常骂他们为番茹,有几回差点打起来。现在呢,我是势孤力单,我无法启蒙他们,赌民也无法令我开赌戒……

    2005 12 1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座爬满类人猿的猴子山/老戚
  • 怀念一位白天点灯的工头/老戚
  • 一条污黑发臭的河流/老戚
  • 又见蠢节、又见蠢节/老戚
  • 巨魔何以成为巨魔/老戚
  • 点燃自由圣火 照亮黑暗大陆/老戚
  • 钦州的甘地/老戚
  • 2006徘徊在十字路口的中国/老戚
  • 绿帽子丈夫冲击先进性教育会场/老戚
  • 官奶都是贪内助/老戚
  • 抵制新闻乱播 摧毁愚民障碍/老戚
  • 打破网络柏林墙,建立民主新中国/老戚
  • 超一流美女——赵晶/老戚
  • 立新功——梁卫东/老戚
  • 无人再识陆洁珍/老戚
  • 模范/老戚
  • 为杨在新律师喝彩/老戚
  • 汕尾东洲大闷杀/老戚
  • 致刘晓波先生/老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