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天笑: 喊改革不再幽默
(博讯2006年1月26日)
    回过头来看,从“三反五反”、“镇反”、反右、文革劫难、六四屠杀、对法轮功六年多的血腥迫害,再到汉源、汕尾枪杀,中共所谓的改革不过是持续性屠杀间隙泛起的几堆有色泡沫。
    
     如果说,在文革的废墟上闹点改革还有点天真好玩的话,二十年后中共暴力专制依然不变,将汕尾人尸体烧掉或抛进海里,干的与日本人在南京同样残忍,再喊改革已不是玩黑色幽默了,而是人性荡然无存。 (博讯 boxun.com)

    
    其实,仔细考查各种谈改革的论调,什么“诸侯坐大”,“地方与中央的矛盾”、“体制失效”,等等,其出发点不外乎是为中共现存统治着想,替中共出谋划策,延续中共统治。当中共千疮百孔的破船正在沉没时,还在谈是“慢慢改革”,还是“立即改革”,唯一的解释也只能是站在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立场上,替中共寻求“长治久安”,力争能成为中共高层赏识的谋士,或自命风流为“精英”罢了。但中共高层是最清楚中共是不能改革的。不改革是等死,往前改革等于找/早死。
    
    那么,现在仍在奢谈改革者,无非只有两种可能:一、真糊涂;二、装糊涂。其实装糊涂者也是真糊涂。那些拼命向海外转移资金的中共高官(连罗干都在南美寻找将来庇护地)其实比谋士们更清楚中共崩溃的紧迫性。中共一解体,中共成员都会遭到清算,谁都不想把把自家性命系在中共这只沉船上。唱改革高调者要拿自家性命压在中共上再赌一把,并无幽默可言。
    
    说到底,为什么中共是改不了的呢?很多政论都是从制度上分析,“制度论”有没有道理,看家见仁见智,在此省略不表。我们也有必要暂且撇开历史的比较,因为“历史”和“下一次”是循环套论。比如,当中共的“下一次”再次应验成为罪恶历史的时候,中共的“再下一次”还可以作为幻想拿出来。以此反复,是没有底的。
    
    中共的任何改革取决与中共成员的素质。一个黑帮再改革还是黑帮。应该从中共本身来考查中共,即中共内部机制是否和能否使中共成员的素质改良提高。如果中共内部机制非但不能使中共成员,从高层到底层,发生根本的良性变化,那么中共改良和改革就是不可能的,反之则是可能的。换句话说,关键是中共本身是否存在自我改良机制。
    
    中共内部是一个逆向淘汰机制。中共的洗牌规律是“两头”清理,即有正义感的人士和罪恶昭彰的恶人都被洗刷出去,留下的都是非常尖滑的恶人。也就是说,中共的机制不断用恶人淘汰好人。共产党虽然一直在把好人拉入党内,但这些好人一旦被拉入党内以后,迟早会面临一个根本的选择:如果要想坚持原则继续做好人,很可能就会受到打压、流放、甚至迫害致死。如萨斯英雄蒋彦永医师提出对六四的不同看法,立时遭到软禁。中共从上到下,只要你不同意中共的意见,哪怕你有忧国忧民的抱负和理想,想为人民做点事,结局都很惨,如赵紫阳,胡耀邦等。六四后,大批党内精英流放海外,正是这个逆向淘汰机制所创造的奇观。还有一些好人和精英的选择是同流合污,泯灭良知屈从中共。最后的结果是留在党内的好人越来越少。许多忧国忧民之士和各类专业人才以“进入上层、实现报负”的理想打入中共,但最后都不免落入中共的陷阱。
    
    能在中共的逆向淘汰机制中生存和上升到高层的一定是最善于伪装的,但也同样随时面临被淘汰的命运。中共这种逆向淘汰机制在每次大的罪恶过后,“懂事的混蛋留下,不懂事的混蛋滚蛋”,有保护伞的恶棍留下,无保护伞的恶棍滚蛋。中共在形式上姿态上是改良了,但改良的结果中共越改良越糟,尖滑狡诈之辈越来越成为中共主体。纵看政治局常委中的曾、罗、贾、黄,都是这类货色。
    
    这个逆向淘汰机制使好人变成坏人,变成帮凶。由于社会精英不断被吸纳进去,不断被转化为专制的鹰犬,实质上帮助中共延续了其在49年后的统治。一方面,它削弱瓦解了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另一方面,它不断增强和美化了中共独裁专制的镇压力量。
    
    有人在分析文革时说,不是“四人帮”,加毛是“五人帮”,再加周恩来是“六人帮”,云云。其实整个中共就是一个大黑帮。中共的逆向淘汰机制使中共成为充满恶人的黑帮。中共的路线斗争就是争夺帮主的斗争。社会精英在蜕化为中共帮凶后,又加强了中共的自我保护和统治,使中共每一次表面的改良都成了对罪恶的掩饰,从而使真正的改良成为不可能。在避免革命造成巨大社会成本的情况下,中共党员退党,和平解体中共,化恶党于无形,成了中国和平转型的现实出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天笑: 论“搞政治”与“政治参与”的区别
  • 李天笑: 请拿出点朱总理的豪气
  • 李天笑:中共能改良变好吗
  • 李天笑:台湾“三合一选举”评析
  • 李天笑:白道黑道和谐 红帮黑帮共治
  • 李天笑: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的虚与实
  • 李天笑:太石村与弹簧效应
  • 李天笑: 惊世骇俗的末日狂赌
  • 李天笑: 俄罗斯与中共的无声较量
  • 李天笑 :朱成虎三脚踢进自家球门
  • 李天笑:七月烈日刺骨寒
  • 李天笑:美国智库发出惊世警告
  • 李天笑:爱泼斯坦在“六四”前死去
  • 李天笑:今天与“六四”的根本区别
  • 李天笑:中共是否到了崩溃的临界点
  • 李天笑:中共是否到了崩溃的临界点
  • 李天笑: 千年“太岁”之谜
  • 李天笑:千年“太岁”之谜
  • 李天笑: 解决中共 才能解脱“反分裂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