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富豪:庸俗的“暴发户”/闻道(图)
(博讯2006年1月20日)
    正当西方的超级富豪涉足顶尖以诸如太空旅行、入住7星级酒店等千奇百怪的方法享受“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生活之时,中国的“暴发户们”却在苦苦探寻与自己身份相符的花钱方式和消费项目。与西方的“资本家”前辈相比,中国的这些后来者刚刚开始“富豪生活”启蒙教育。
    近年来,不断有西方媒体报道中国人在欧美国家一掷万金,购买世界顶级消费品,令当地人为之震惊。还有一则消息说,戴姆勒—克莱斯勒公司的顶级旗舰车——迈巴赫在德国起价10万欧元,至今未卖出一部,而北京街上却有了6部。 2002年6月,本特利落户北京赛特购物中心,拉开了顶级豪车掘金京城的序幕。一年半之内,该店共售出20多辆本特利,其中3辆是售价998万元的特长车,剩下的一半是售价368万元标准型,一半是售价468万元的加长型。据北京本特利集团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除北京以外,本特利还在深圳、上海、广州设有专卖店,但京城一家店的销量就相当于其他三家店的总和。
    
    中国富豪:庸俗的“暴发户”/闻道
    
     2005年8月10日《国际先驱导报》上的一则消息令人大开眼界:《综述:中国新富阶层全球奢侈地图一览》,告诉我们,越来越多的中国新富走出国门,开展商务、度假旅游。走出国门的新富阶层,面对纷繁的大千世界,无异于脚下铺展开一张无尽延伸的地图。想要在这张地图上标明自己的印记,最好的方式应该是财富。中国的新富阶层开始循着西方人的脚步,绘制自己的奢侈品地图,同时也昭示自己的存在与成长。有人注意到,中国富豪在国外,其奢侈程度堪称无与伦比,连高消费的美国人都自叹弗如,感慨之极。2005年8月26日《时代财经》刊出文章《中国富人在美国:挥金如土美国邻居看傻了眼》,还有两则消息也十分耐人寻味:一则出自2005年8月17日《每日经济新闻》,题为《上海最贵豪宅被动捂盘,每平米定价十万超过纽约》另一则是刊登在2005年8月16日《国际先驱导报》,题为《神秘中国人1.3亿美元欲买‘世界第一豪宅’》。
    许多西方人十分不解:中国富豪究竟要干什么?他们为什么如此出格,这样急于出人头地?中国富豪太注重炫耀自己的财富了。其实也情有可原:中国有过2千多年的封建社会,其间大富大贵的或是王公贵族,或是达官贵人,平民阶层鲜有巨富者。毛泽东时代的经济政策杜绝了所有中国人积累财富的可能,于是,改革开放以后矫枉过正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段时间内速成了一批“暴发户”,其中不乏富甲一方的超级巨富。20年前还用粮票买米买面,骑自行车上下班的他们,渴望补偿心理不平衡,于是瞄准了西方富豪的奢靡生活:建造气派多于实用的豪宅,购买奔驰、宝马、迈巴赫、甚至劳斯莱斯、本特利,炫耀手腕上的江诗丹顿、劳力士表,穿着阿玛尼、登喜路西装、鳄鱼衬衫,买游艇, 一掷万金与国际名手打一杆高尔夫球,甚至有些人非要吃17美元一个的日本苹果......目前,中国的富豪们正在迫不及待地赶超世界富豪,寻求与自己财富相称的身份标识。
    
    中国富豪:庸俗的“暴发户”/闻道


    
    不必愤慨,也不必惊诧。改革开放20 多年后中国,财富分配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占城市人口10%的富人占有全部城市财富的50%;占城市人口10%的穷人人占有全部城市财富的1.4%。这就是过去人们常说的:少数人占有了大部分财富,多数人却只有少数财富。今天中国社会的每一个人,都必须学会面对这一现实存在。人类数千年的文明史的事实是:“等贵贱,均贫富”只是一种乌托邦,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有史以来政客们、经济学家们、资本家们能够做的,最多是让社会财富分配尽可能合理,创造和获得均衡,并且保障弱势群体的基本生活。中国的问题在于:没有适宜的价值理论,也没有有效的法律和制度约束对财富的不公平分配,于是官商勾结挪用国有资产或侵吞公共财产,甚至变相掠夺他人财产的现象比比皆是。中国暴发户中的相当部分属于这类贪官污吏和不法奸商。中国政府历来倡导“反腐败”,并一再重罚大大小小小的贪官污吏,但是,腐败是制度性的,就象恶性肿瘤,割除了还会从其他部位再生。
     我们必须面对这样的事实:中国形成了一个新的富人阶层。必然要形成与这个阶层相适应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它的消费文化,是其与之相适应的“配件”的一部分。这是历史主义的基本观点,它没有过时,也没有人证明它不再适用。
     对于新富人阶层来说,这个“新”,意味着“树小,墙新,画不古”他们一切都要从头学起,要学着做富人。因为他们至少过去的几十年都不是富人,即使解放前的豪门富人也在无产阶级革命与社会主义改造中沦为平民。因而,现在的富人都是从无产阶级演变来的,从无产到有。一位经济学家说:“有恒产者有恒心”,但中国的新富人阶层还是“圈地运动”的第一代,还停留在挥霍无度的疯狂消费“初级阶段”。况且,他们中很多人的财富是制度混乱时得到的不义之财,缺乏安全感,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中国人特别是官僚们发财之后尽快把财产转移到西方的原因。因此,今天的中国新富人们无从谈“恒心”,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财富能否守住。他们要做的就是短期的、做富人的最快捷的办法。他们力求与国际接轨,向西方富豪学习:你们有的我们要有,暂时没有的创造条件也要有,你们没有的我们更要有(比如包“二奶”,豪赌,挥霍无度,文物豪藏)。本来嘛,中国特色!
    其实中国的富人们并不知道,西方很多富豪是白手起家,聪明的脑袋加上辛勤劳动积累的财富。诸如德国两大世界级富豪ALDI连锁店创始人阿尔布莱希特兄弟,和dm连锁店创始人戈茨.维尔纳都是从小商店开始,经过30多年的悉心经营,慢慢成为身价数百亿的巨富。其实,他们个人的生活并没有穷奢极欲,因为这样的富人深深懂得:钱不是天上掉下的,是辛勤劳动的收获。而中国的新富豪们,正因为钱来得太容易,所以挥霍起来无所顾忌。
     “富”不等于“贵”。“富”是有形的,用物质衡量的。“贵”是无形的,内在的、精神的修养和气质。不能用财富堆积和衡量。富豪可能低级庸俗,“贵族”却可能生活拮据,比如所谓“没落贵族”,还有 “精神贵族”。但是不可能有“精神富豪”。英国历史上相当多财主、资本家花钱买爵位,但是买到的爵位还不允许世袭。一代人可能暴富,但一代人却培养不出贵族。英国有句老话:“培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人”。著名作家王蒙在他的文章中,以他父亲留学那一代人为例,入木三分地说明过这个道理。你可以学得“形似”,就像银屏形象,让人们看上去你就是富裕贵族,但“神是”却不是短期内能达到的。贵族血脉的形成,是要一代又一代贵族去积淀,去丰富,去升华,这样才能真正改造文化与精神“染色体”。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新富阶层虽然有了钱,但仍然是“土财主”级的“暴发户”。尽管中国富豪可以绘制diy式的全球奢侈路线图,与西方富豪享受同样的衣食住行,但是,他们骨子里摆脱不了媚俗的气质和贫乏的修养。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真的需要强大的军事力量吗?(上)/闻道(图)
  • 来稿:看看胡锦涛访问的鲁尔区/闻道(图)
  • 闻道:为“走狗”正名(图)
  • 小德国和大中国/闻道(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