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上访遭殴打,入狱被割舌
(博讯2006年1月20日)

——就一起人权惨案质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正当中共当局声称大陆人权纪录是历史上最好的,而人大、政协两会也正召开在即,又一起骇人听闻的、残害上访群众、恶性践踏公民人权的割舌惨案,在中国山西省曝光。这充分展现了中共地方领导干部的残暴和公安机关集体性犯罪的血淋淋事实。此消息传开,令舆论哗然,众怒难平。

     此案端发于1999年12月山西省岚县。当时,农民李绿松因本地乡亲集资建学校迟迟未果而为公益事业层层上访,但遭县委办公室领导殴打。愤怒之下,他在县委墙上用手指写下“清除腐败,清除贪官”8个血红的大字。不料,从此一场惨无人道的政治迫害,向这个年仅20岁的青年袭来。其残酷和凶恶程度,是美国人权报告所无法想象的。 (博讯 boxun.com)

    1999年12月12日,当地公安局以“涉嫌妨碍公务”为由,非法拘留了李绿松。当日,多名警员就因他长了个敢说话的舌头,用木棒、电棒,先后6次将其击昏,再用凉水泼醒,继续毒打。当李绿松再次从昏迷中苏醒以后,口中剧痛难忍。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舌头竟被那些人面兽心的警员残无人道地割下一截。如此令人发指的残害,即使在法西斯集中营也不多见。今天竟发生于声称其“人权纪录是历史上最好的”中共领导下的公安当局。这正应了鲁迅先生那句老话: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公安当局竟用特制的板式刑具,极其残酷地将被割舌后的李绿松,连同戴着的手铐脚镣,反锁在上面达12天之久,让他吃喝、睡觉、大小便均无法自立,而导致其全身伤痕累累,多处溃烂。其惨状触目惊心。在当地检察院调查此案的卷宗中,有同监人员张保元等多人的指证。张保元说:“我去2号监房时,见李手上戴铐,双手浮肿,脚戴镣铐,双脚也浮肿,袜子脱不下来,扯烂了才脱下来。在板上捆着,不吃不喝靠人灌。嘴唇是烂的,屁股和背上的伤疤也烂了,发出臭味。”另据记者调查,公安当局自1998年就特制了这种新型法西斯刑具,并用此酷刑先后致伤过多人。岚县王狮乡史家庄村青年农民王候元,1998年7月17日,也因此类“涉嫌妨碍公务”被抓进看守所“接受教育”,身上留下了不堪入目的伤痕:左右臂肩部骨折,至今无法举起手臂;左右腿膝盖部骨头爆裂,叉生,鼓起一对拇指般大的肉球。王候元告诉记者:“我手上戴着手铐,脚上戴着脚镣,身子五花大绑被捆在一扇门板上。门板上枕头的地方垫着小半截汽车轮胎,放屁股的地方垫着大半圈轮胎,都用钉子固定在门板上。门板两边钻了不少孔,穿绳子用的。人被绑在门板上,然后就随他们摆布了。放倒在地上让我睡。竖起来就让我尿。那4天半还好,我吃得少,没大便过。”

    李绿松被公安当局如此兽性般地摧残了13天之后,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才送往医院抢救,导致其父母悲愤欲绝。由此,这一割舌残害上访者的事件,才渐渐得以曝光。然而,该县检察院在2000年6月23日,则仅仅以“滥用职权罪”和“虐待监管人员罪”起诉了其中的两名被告。而其他殴打、残害李绿松的9名警员,仍逍遥法外。本案至今尚未审结。

    这起曝光于21世纪中国大陆、残酷迫害上访人员的人权惨案,所反映的决不仅仅是警员的个人行为。该案从县委对上访人员的殴打,到公安机关非法自制残酷刑具,到警员多人集体作案并经副局长扬旺元亲自批准来看,都充分透露了中共当局对外抵制国际社会人权批评和对内压制国内民众人权监督的现况。国际社会所知道的中国侵犯人权现象,不过仅仅是皮毛而已。一个拒绝把人权视为立国之根的统治集团,其官僚机关必然是腐败的和非人道的;而一个不接受公民批判的政府,也是不可能真正尊重人权的政府。

    眼下,又将是一年的中国“两会”召开前夕。人民的“代表”“委员”们,“乘座软卧去报到,住进宾馆吃好饭”,高高在上,夸夸其谈,只会歌功颂德,粉饰太平,吹喇叭,抬轿子,至多提出一些无关痛痒、不得要领的泡沫议案。似乎,他们至今都不懂得,人民代表的真正使命是来谈问题、找毛病,批判、监督和约束政府的,而不是来“唱支山歌给党听”的。

    中国的人权现状如此恶劣,世界共知。人民不能自由思考、自由发言、自由办报、自由组织,甚至敢说话的公民连自己的舌头都保不住,更何况举世震惊的“6.4”血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而我们的“代表”、“委员”们,却对此熟视无睹,两耳不闻,竟让外国政府连年提出谴责中国人权议案。难道中国人民的“代表”、中国人民的“委员”们,真的就没有一个脸红的吗?

    如今杨天水仅仅因发出了不同声音被监禁,高智晟则因仗义上书被迫害,在此我不禁要问:我们每年一度的两会参加者们,不曾提出、讨论、批评过政府侵犯人权议案,你们究竟是人民代表、还是御用太监?真的就没有一个是有骨气、有血性的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中华谈判法律应用全书》
  •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 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牟传珩
  • 牟传珩:我在被单日子里间关押的
  • 牟传珩:难狱除夕感怀
  • 不同政见视角:中国社会民族矛盾聚焦/牟传珩
  •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 牟传珩:难狱诗话
  •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歌
  • 牟传珩:建立世界圆和新秩序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三大矛盾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是一种过渡性社会存续状态
  • 牟传珩:寻求民主和解的思想法则
  • 牟传珩:追忆燕鹏
  • 牟传珩:“对抗文明临终效应”
  •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 牟传珩:北大校院里的“25次掌声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