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南韩教授李根:富人的中国,穷人的中国
(博讯2006年1月17日)
     “月光族”指中国新兴富家子女,这些年轻人开着红色宝马车,用信用卡花钱如流水,出入夜总会犹如自家门庭。
    
     这些“月光族”一旦出现在大酒店门口,周边乞讨的农村孩子们会迅速跑过去伸手。随着中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加剧,这样的一幕已经成为了中国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经常可看到的风景。 (博讯 boxun.com)

    
     上海浦东一带的房价目前已经达到每坪1500万元,赶上首尔江南的水准,但是中国西部的很多村子至今还没有电。
    
     20世纪80年代,北京酒店的服务员不会索要小费,但是现在会磨蹭着不会离开房间。中国西部甘肃省兰州市的酒店却是另一番情景。如果客人把小费留在床头,那么服务员就会不解地问“为什么留下钱?”。
    
     目前,韩国和中国都关注增长与分配的协调问题。韩国参与政府出台了伴随增长论,胡锦涛政府用均富论替换了先富论。吉尼系数在0与1之间,数值越大表示不平等越严重。上世纪90年代末,韩国吉尼系数为0.29,但是最近上升至0.31,而中国吉尼系数从1988年的0.38,经过1995年的0.43,最近已超过0.45。中国分配不均衡问题根本无法与韩国相提并论。中国已越过了危险水准0.4,不过与南美巴西0.6、墨西哥0.55相比,还好一些。但是从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来看,中国是在世界上贫富两极化最严重的国家。
    
     通常,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增长初期,会在农村产生处于不完全就业状况的剩余劳动力,他们流入城市的过程中,城市上层阶层收入会率先上升,分配问题也随之恶化。但是随着农民完全流入城市,将出现单纯劳动工资也上升、整体收入分配得以改善的阶段性变化。
    
     韩国也经历了这种过程,在增长时期稳定地改善了收入分配问题。但是中国也会进入分配改善阶段吗?不幸的是,较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出现这种状况。因为中国农村剩余劳动力人口达1.7亿,规模之大史无前例,所以,即使将2020年城市化率从目前的40%提高至60%,城市仍然无法吸收全部剩余劳动力。
    
     因此,中国的分配问题有可能在中长期内继续恶化。这是非常重要的政治社会风险因素。因为看出这一点,所以中国政府事先着手努力改善这个问题。实际上,中国最富有的东部沿海地区大城市吸收农村人口的能力很强,而且还改善了分配结构,但是中西部不仅剩余人口规模大,而且城市规模也小,所以分配结构也不断恶化。
    
     但是中国在缩小绝对贫困阶层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果。从具体情况看,80年代绝对贫困阶层占总人口的10%以上,但是最近缩小至3%(3000万人)以下。按照国际标准,印度绝对贫困阶层占总人口的34%(3亿),但是中国仅仅是总人口的17%(1.6亿),与印度相比情况非常好。而且,最底层人口的绝对收入也持续上升。中国经济增长率还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率平均值,预计还将长期维持这种高增长势头。
    
     现在,中国的领导人需要警惕“中国有可能按收入水准分裂成几个共和国”。这是中国有名经济学家胡鞍钢发出的警告。可以说中国在高速增长中迫切需要解决的课题是缩小收入差距,养厚中产阶层。这一点韩国也是一样。
    
     首尔国立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李根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林保华:世界银行对中国贫富分化的关切
  • 陈永苗:贫富分化引起的内战
  • 高校贫富分化两重天:送桶装水求学和开丰田上课
  • 中国贫富悬殊撼动社会稳定 —城市贫富分化的特征及分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