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昕:为什么给赵紫阳先生覆盖党旗?!
(博讯2006年1月17日)
    赵昕更多文章请看赵昕专栏
    
     去年1月29日,在赵紫阳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上,由于当局的新闻封锁和严密监控,一个关键的细节被海内外的各界人士争论来争论去,至今没有个明确结论,那就是——“赵紫阳先生的遗体上究竟有没有覆盖中共党旗?!” (博讯 boxun.com)

    
    那个时候,我正因带头申请游行集会悼念赵紫阳先生而获罪,非法软禁在北京市郊昌平区的一个会议中心,八、九个警察轮流监视着,只能看看新华社早已录制好的新闻通稿,也没有播放赵紫阳先生的遗体镜头,自然无从知晓这些细节。及至刑拘监禁出狱之后,亲拜紫阳灵堂的愿望虽经多次努力而未果。总算在4月26日紫阳先生百日祭奠时,胡佳和我避开追踪来到王府井灯市口,由王雁南女士到胡同口亲自接引,在便衣警察的睽睽注视下,堂堂正正地进入了富强胡同六号赵公院内。
    
    简朴而庄重的百日祭奠后,我们翻看着赵紫阳先生的珍贵照片,和紫阳先生的儿女聊起了先生身前身后的许多感人故事。当我看到许多遗体告别仪式照片上,赵紫阳先生的遗体上都覆盖着中国共产党的党旗时,我不禁好奇地问他们:
    
    “海外媒体都说赵紫阳先生遗体上没有覆盖中共党旗,但是这些照片明确显示,先生遗体上确实覆盖了啊!”
    
    紫阳儿女答道:“是啊,我们也是回头冲洗出这些照片时,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
    
    我更加好奇:“这么说,你们并没有向当局要求给紫阳先生遗体覆盖党旗了?”
    
    紫阳儿女道:“没有啊!那些日子一直在交涉其他重大问题,一直没有谈论过这个问题,我们更没有提出过这个要求了!”
    
    我接着说道:“是啊,紫阳先生生前曾经两、三次要求退党,虽然当局没有任何答复,但是赵紫阳先生的心愿已经表露无疑了!”
    
    紫阳儿女回答:“所以我们也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加之当时实在太累太忙,确实没有注意到父亲身上覆盖没覆盖党旗,更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覆盖党旗的,党旗的大小规格符不符合父亲身份这些细节问题了。”
    
    “当天具体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我又问道。
    
    “鲍彤在医院提前进行遗体告别时,确实没有覆盖党旗,医院医护人员进行遗体告别时,也没有覆盖。后来上了灵车,开得飞快,更没有覆盖党旗了。可能是到了八宝山后,殡仪人员奉到指示,特意把党旗覆盖上去的。我们当时只顾着和中办人员交涉争取这两幅挽联的悬挂,就没有注意到党旗覆盖没有了。”
    
    听罢我真是感慨万千:是啊,作为赵紫阳先生的儿女,他们受到了太多牵累,默默的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为了支持父亲的正义选择,十六年来放弃了多少垂手可得的利益,顶住了多少诱惑和精神压力啊!尤其是在紫阳仙逝的关键时刻,态度鲜明地在赵紫阳先生书房悬挂出两幅著名挽联∶
    
    1、“倡民主坚守良知家人为你骄傲,今西去终获自由风范永存人间”;
    2、“支持您的决定是我们不变的选择,能作您的儿女是我们毕生的荣耀!”
    
    并且在赵紫阳先生遗照下摆放了赵家三代人的花牌,赵紫阳夫人梁伯琪的挽词是“你放心去吧”,赵家四子一女及媳妇、女婿的挽词是“亲爱的爸爸,我们感谢您”,斗斗、林林等六名孙子、孙女的挽词是“亲爱的爷爷,我们要做像您一样的人”,表达了家人对赵紫阳先生的理解、支持和无限怀念。这样充满深情、彰显良知的话语,在如此强权压制下特别令人感动:紫阳的儿孙都是好样的!他们和紫阳一样,不畏强权,捍卫良知与尊严!
    
    今年紫阳周年祭奠,家人又换成一幅新的挽联:上联是“坦荡荡眠旧居谁能盖棺论定”,下联是:“笑呵呵看天下公道自在人心”,与笔者为祭奠紫阳先生百日冥诞而作的《玉兰花开天有情 公道缕缕在人心》一文遥相印证。
    
    综上所述,窃以为在赵紫阳先生遗体告别仪式上是否覆盖党旗一事,可以不必争论了,那些为此而求全责备紫阳先生家人的言论,更是窘显唐突无礼!那么,究竟是何种力量主导下主动给赵紫阳先生覆盖上了中国共产党的党旗呢?
    
    我们用排除法简单一推,即可得出如下结论:
    
    1、 紫阳家人没有要求,即便要求了中央不同意也不可能覆盖党旗;
    2、 近年来极其活跃的“毛式极左派”也不可能,因为他们视一切改革者为“走资派”、“修正主义者”、“反动派”!
    3、 既得利益派也不可能,因为他们正是踩着赵紫阳和“六四死难者”的身体上去的,绝不会给赵紫阳先生在党内翻身的机会;
    4、 党内保守派也不大可能主导此事,对他们来说,不惜一切维持现状是最高原则,最多不过对此睁眼闭眼而已;
    5、 只有中国共产党内的渐进改良派和现实主义者,才会考虑到将来的必然变革,清楚地认识到赵紫阳、胡耀邦都是中国共产党和共产党人的最大财富,也是唯一在民间拥有高度认同度的前共产党领导人!所以,不能自绝后路,必须象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抓住!
    
    至此,我们已经很清楚地知道,为什么在赵紫阳先生已经两、三次提出退党的情况下,为什么在紫阳家人没有提出“覆盖党旗”要求的情况下,当局仍然如此慷慨主动地给赵紫阳先生遗体上覆盖了党旗!我们也可以由此推导出,为什么当局依然为紫阳先生举办了遗体告别仪式并委派曾庆红等出席,为什么凡是纪念赵紫阳先生的各界人士都没有遭到大的迫害(包括赵昕组织纪念紫阳游行示威这样被北京国保称为“悼赵第一大案”,也就是刑事拘留加取保候审而已),为什么去年突然要举办“纪念胡耀邦座谈会”,为什么曾庆红要多次在中央党校强调“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为什么温家宝问“纪念耀邦了紫阳怎么办”时,胡锦涛这样回答说:“紫阳刚去世,以后再说!”
    
    记得2004年时,一个中共党内理论权威(现仍是在职部级干部,不便透露姓名)在和包括笔者在内的一些私人朋友吃饭时,大谈了一番共产党的“与时俱进”和“三个代表”理论,并透露了一些决策内幕。笔者听毕感慨万千,就对他说道:“这么说来,中国共产党干脆改名叫‘中国社会党’或者‘中国民主社会党’,岂不是更加名副其实?!”我话未说完,他就“哈哈”开怀大笑,这时他的夫人也笑着插话解围:“当然了,现在还是叫‘共产党’好!”于是,满席春风,俱都会心一笑。
    
    是的,赵紫阳先生确实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现代民主政治家,当代中国最伟大的改革者,民主与法治的倡导坚守者,中华民族的良心和脊梁!同时,赵紫阳和胡耀邦也不愧为是中国人民最忠诚的伟大儿子,最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人。当然,觉醒了的自由中国人民将来还会不会选择中国共产党执政,或者说不断与时俱进的广大中国共产党人将来是保留“中国共产党”这个名称,还是干脆改名为“中国社会党”、“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国民主社会党”、“中国工党”、“中国农民党”,哪就要看将来具体的历史演进了——历史虽然不可假设,但是笔者个人倒是诚恳盼望,产生了赵紫阳、胡耀邦这样伟大人物的中国共产党,能够和平理性地完成“中国国民党式的现代民主政党转化”般的凤凰涅槃!毕竟,这才真是人民之福,中国之福,世界之福!
    
    不过,有一点赵昕倒是可以肯定的——赵紫阳先生必将作为中国人民的精神道德标竿,名垂史册,千古不朽!谨以此纪念紫阳逝世一周年。
    
    
    赵昕于成都医院 2006-1-16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昕:郭飞熊回家— 走太石道路还是重蹈东州悲剧?!
  • 赵昕:平安夜就是不让杨天水平安
  • 赵昕:神权、人权与主权
  • 赵昕:当局第三次监锢自由斗士许万平
  • 从四川的旅游常态来看赵昕被打的事件/邓永亮
  • 赵昕被打案:中国政府的工作人员,你们还有良知吗?/罗列(图)
  • 赵昕血溅九寨沟,奇怪处多多
  • 陈树庆:赵昕被殴打案,突显法律平等保护的缺失
  • 阿衍:从赵昕挨打想开去
  • “吕邦列怪圈”不怪/赵昕
  • 法制崩溃,“忘八蛋”秘密审判许万平/赵昕
  • 赵昕:非暴力抗争-郭飞熊与圣雄甘地的21天
  • 郭飞雄,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的先锋典范/赵昕
  • 赵昕:李敖说“反求诸宪法”的郭飞雄在哪里
  • 赵昕:李敖成精,北大开讲自由无须进秦城
  • 赵昕狱中思考:人生最紧要的原问
  • 赵昕:黄金高现象发人深醒
  • 赵昕: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 赵昕狱中思考:顾准的内在限度与一厢情愿
  • 赵昕:郭飞熊回家,走太石道路还是重蹈东州悲剧?!
  • 太石村喜讯:郭飞熊和太石村维权村民已全部释放/赵昕
  • 蔼旒鹑:胡锦涛批示促成赵昕被打案快速解决
  • 关于暂停《赵昕血溅九寨沟事件大型研讨会》的公告
  • 黄琦:执法总队长手拎花篮看望赵昕
  • 赵昕最新短信通报全文
  • 北京慰问团成都慰问赵昕记
  • 黄琦:赵昕受暴案取得重大积极进展
  • 逸风(河南):赵昕精神底色里的人性光辉
  • 赵昕:有人打他为阻止他从事人权
  • 美国大使馆、联合国人权考察团和中国宪政协进会关注赵昕被殴事件
  • 不锈钢老鼠:高智晟发给赵昕的短信
  • 赵昕被打看望者众 媒体采访被喊停
  • 成都友人坚决站在你一边—向被暴力侵害的赵昕致以亲切慰问
  • 组图:著名维权人士赵昕遭暴打/黄琦(图)
  •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
  • 赵昕:维权律师努力不懈,郭飞熊已停止绝食
  • 赵昕:马晓明“所外执行”重获自由
  • 赵昕:马晓明"所外执行"重获自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