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不同政见视角:中国社会民族矛盾聚焦/牟传珩
(博讯2006年1月15日)
    
    后对抗时代,民族矛盾上升,世界性的分合冲突此起彼伏,多民族国家或多或少都有民族矛盾的隐患。中国同样不能例外。这也是旧文明走向死亡的另一种反映。
     (博讯 boxun.com)

    中国的民族问题,主要表现在西藏和新疆两地,尤其是西藏,已成为中国大陆不容回避的最敏感政治问题之一。
    
    (一)西藏问题
    
    自1903年以来,英印政府外务部在致英国印度大臣弥尔顿一封重要的信件中提到,中国对西藏地方的权力是一种虚构的“宗主权”之后,中国西藏问题,逐渐成为国际舆论的焦点,这为“达赖流亡政府”,提供了广泛的国际活动空间。长期以来,达赖在坚持“和平争取西藏独立”的口号下,造成了不小的国际影响。许多西方政界领袖,竟不顾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抗议,把达赖待为“座上宾”,甚至不受任何国家政府操纵的“世界诺贝尔和平奖”还颁发给了达赖。
    
    西藏政权源于公元7世纪前半叶,当时藏族首领松赞干布统一了青藏高原上的所有部落,建立了西藏第一代王朝,即吐蕃王朝。松赞当时与汉人政权交好,故与唐朝的文成公主联姻,成为千古佳话。公元9世纪中叶,吐蕃王朝土崩瓦解,群雄并起,分裂为不同的势力集团。公元13世纪,蒙人忽必烈统治中国,同时吞并了西藏,将其纳入大中华版图,并作为历史遗产传给了后代,直至满清王朝,汉人都在形式上对西藏行使管辖权,达赖、班禅等都受过满人册封。正是基于这一历史渊源,中共建制后才武装进驻了西藏。
    
    基于上述,从尊重历史客观事实的角度出发,可以得出以下三点结论:(1)西藏在历史上曾是独立王朝;(2)后来被征服纳入中国版图;(3)中共是建制后才进驻西藏。这三点都是不争的事实。
    
    但是近些年来,那里的许多人,包括僧人喇嘛,要求恢复历史上的独立地位和摆脱“汉人统治”,甚至发展到大规模动乱,导致政府在那里实行“戒严”,成为大陆政权的一大心腹之患。
    
    臧人毕竟是个独立的民族,有自己的传统、信仰、文字、文化和历史。他们极为担心汉人的大量涌进会导致西藏汉化。据资料显示,藏人约有600多万人,而汉人移民竟高达800万人,使藏人在那里成为少数。这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更何况中共在那里推行汉人化管理方式和文化传统浸透,使他们时时感到一种被汉化的威胁。这是不符合文明社会尊重少数民族,保护少数人权利原则的,也有悖于《联合国宪章》第1条和第55条所规定的精神。
    
    藏族人民要求维护自己的政治、文化和宗教传统不被汉化的合法权利,应当得到切实尊重与保护。我们不能同意那种为了图解政治意愿,而任意篡改历史,片面拼凑论据,否定藏族人民自主权的不道德行为。我们应当放弃对抗思维,从肯定对方的合理性角度出发,积极与西藏各界展开对话。
    
    政府一再主张,只要流亡国外的达赖集团放弃坚持“西藏独立”的立场,就可以与其谈判,允许他回到自己的家园。现在达赖已明确表示,将不再寻求西藏独立,只要求西藏能够实现“真正的自治”,并愿意与大陆政府就藏人自治问题展开对话。因此我们已没有理由再不积极地与达赖接触。哪怕自己主观推测他的声明是虚伪的,也应通过谈判来证实。
    
    民族自决权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基础,解决西藏问题的唯一正确选择,就是坚持和平对话,彻底圆他们“藏人治藏”的梦。
    
    (二)新疆问题
    
     近些年来,新疆民族矛盾日趋上升,回族分离主义者曾多次进行活动,甚至还发生了针对汉人的恐怖主义爆炸案,导致一些主张分裂的人士被送进监狱,也不再是鲜为人知的了。
    
    新疆民族分离主义者自称为“东土耳其斯坦人”。维吾尔人当年为争取民族自决权,曾在解放前与国民党政府进行过武装斗争,并在很大程度上获得了部分自决权。中共掌权后,曾许诺给他们以更多的民主与自由,让他们“翻身得解放”。毛泽东曾再三强调,要让“维吾尔人有自己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允许他们有自己的军队,要仿效苏联解决新疆问题。于是,当时不少维吾尔人把中共视为争取民族解放的“救星”。但自从在内蒙成功地实现了“自治区”政策后,政府便改变了初衷。
    
    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新疆,开始进行红色宣传与“政治协商”;1955年,政府在新疆推行“自治区”政策,将地方武装改编为“解放军”,致使整个新疆被控制在中华统治之下。当维吾尔人发现当年的许诺未予兑现后,多次发动武装起义,均遭镇压,致使大批维吾尔人流亡国外。汉人为了维护在那里的统治,又将约计1/4的军队布置在该地区。据有关资料显示,那里有正规军39个师、武警总队、汉人民兵共约90万人,加之半军事化的“生产建设兵团”11个师,总人数约300万,而纯维吾尔人也不超过800万。这一比数使新疆人越来越感到将被汉化的危险,由此导致了后对抗时代的新疆抗议活动频起。为此,军队则进一步加强了对那里的控制和暴力镇压。
    此外患有蒙族问题,回族问题。近年来,回汉冲突事件也不绝于耳。威尔逊总统曾在巴黎和会上说:“没有任何事件能像在某些情况下对于少数人群的待遇一样,最可能妨碍世界和平”。我们一定要把少数人的权利提高到人类和平的意义上来理解。民族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引起地区冲突,恐怖主义,乃至威胁世界和平。冷战后波黑地区由民族矛盾所酿制的悲剧,全世界人民都看到了。我们必须彻底改变“大汉主义的立场”,再也不应坚持以多数人利益来排斥少数人权利的传统落后观念。
    
    后对抗时代的中国,我们在寻求民主与人权的同时,不要忘记寻找民族和解的新途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 牟传珩:难狱诗话
  •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歌
  • 牟传珩:建立世界圆和新秩序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三大矛盾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是一种过渡性社会存续状态
  • 牟传珩:寻求民主和解的思想法则
  • 牟传珩:追忆燕鹏
  • 牟传珩:“对抗文明临终效应”
  •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 牟传珩:北大校院里的“25次掌声
  • 牟传珩:“加工”敌人的思想方法
  • 牟传珩:20世纪两大反人类逆流
  • 牟传珩:旧文明国际秩序探索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世界变局与中国变革》一书内容简介
  • 牟传珩:“3+1模式”宪政之路
  •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