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博讯2006年1月13日)
    
    今年11月16日在北京司法局召开的处罚听证会上,尽管晟智律师事务所的两个代理人,法学博士许志永和律师李和平的代理发言获得了法律界的喝彩,但11月30日,北京司法局仍下达了对其停业一年的处罚决定,勒令该所上缴律师事务所执业许可证、公章、财务章与财务账簿以及事务所全体律师执业证书,一年内不得从事各种律师服务活动。社会舆论认为:晟智所停业之后,司法当局只要打个招呼,哪个律师所都不敢接纳高智晟。一个优秀的律师,由此被当局以“法律”的名义断送了执业生涯。对此,晟智律师事务所代理人称:难过、气愤之外,仍将会按照法律程式继续进行复议及起诉。曾为魏京生、王军涛、高瑜、鲍彤等人辩护的中国著名律师张思之仗义执言,就“停业”一事给北京市律师协会会长李大进写信说:“高案,实质上不是法律问题。”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众所周知,高智晟为法轮功上书,并大量介入高度政治敏感案件的维权活动,才导致如此打击报复。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不过是当局一种杀鸡儆猴的把戏而已。另一个也被“加工”成了异见人士的郭国汀律师认为:害怕国人了解真相,当局或许可以容忍为法轮功维权的文章发到海外,但不能容忍这些观点在国内传播。高智晟公开给胡温上书,公开披露迫害,堂堂正正地为法轮功打官司,这才是当局的大忌。高智晟曾说过:“我们所做的一切,仅仅是要求政府遵守这个国家的法律,于是他们就把你视为敌人。政府根本不把法律当回事,这是我们最痛心的。”郭国汀说,除非高智晟放弃继续为人权奋斗的理念,否则当局能让“停业一年”变成“永久停业” 。对此,正在享受“布什式的高规格警卫”的高智晟,首次通过“希望之声”电台公开言“悔”说:“我唯一的后悔是做得太晚了,太少了!”。对于当局的打压,其实高智晟早有思想准备:“如果我不具有律师身份,文章还会继续写,维权工作还会继续做。”于是他又写了第三封公开信,更加大胆地揭露迫害法轮功的事实。由此可见,他是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见人士”的道路了。这岂不是《水浒传》里的林冲,被“逼上梁山”故事的现实翻版吗?
    
    在中国,继大搞反右“阳谋”和发动“10年浩劫”的毛泽东之后,所谓的改革者们,也同样在用对抗性意识形态,把一切持不同立场和见解的人视为“政治敌人”,不仅“民主墙时期”把一大批提出不同政见的爱国青年视为叛逆大肆抓捕,后来又把方励之、刘宾雁等一大批主张改革的知识份子加工成“敌人”,而且先后在党内否定了自己亲手培养的“接班人”──胡耀邦和赵紫阳。甚至一纸“社论”,竟能把那么一场席卷全国,要求“反腐败”、“惩官倒”的爱国学生运动,定性为“反革命动乱”,以至于酿成举世震惊的“6.4”惨案。
    
    今天,那些以“改革”标新的毛邓继承者们,一面在作纪念胡耀邦的文章,一面却又不由自主地继续借意识形态这台不断加工“敌人”的机器,在把所有敢提政治异议的人加工成“敌人”的同时,也正在把自己加工成“敌人”的敌人。因为你要把别人变成敌人,你同时也就必然成为别人的敌人。执政者至今受制于“简单、直线、对立”的思维方法,用“肯定—否定”的思维定式,和以“四项坚持”原则划分敌友的思维观念,不断把坚持己见的人假想、加工成“敌人。”由此以来,这样的“敌人”在不断繁生、发展,“和谐社会”岂不离我们越来越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难狱诗话
  •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歌
  • 牟传珩:建立世界圆和新秩序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三大矛盾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是一种过渡性社会存续状态
  • 牟传珩:寻求民主和解的思想法则
  • 牟传珩:追忆燕鹏
  • 牟传珩:“对抗文明临终效应”
  •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 牟传珩:北大校院里的“25次掌声
  • 牟传珩:“加工”敌人的思想方法
  • 牟传珩:20世纪两大反人类逆流
  • 牟传珩:旧文明国际秩序探索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世界变局与中国变革》一书内容简介
  • 牟传珩:“3+1模式”宪政之路
  •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概念与特征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