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草庵居士:干部家庭移民用双脚给中共投下反对票
(博讯2006年1月11日)
    草庵居士更多文章请看草庵居士专栏
利益与权力--干部家庭移民用双脚给中共投下反对票

     草庵居士(上海) (博讯 boxun.com)

    
    历史往往会开出玩笑,当俄国奋斗了百年的宪政体制即将实现的时候,忽然之间发生了"十月革命",结果是俄国宪政历史被推迟了一百年。中国人民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如果看一看中国二十年代学者们研究的问题就会发现竟然和现在中国讨论的问题是一样。甚至百姓的要求都一样。想当年中共就是高举着反封建,反独裁,争自由,争民主的大旗取得的政权。如果有你兴趣,可以将中共四十年代的文宣拿来,只要将其中的国民政府字样换上中共政府,原来的国民党换成共产党,其余一字不改,保证现在同样有效。
    
    说起来中共当年的创业者水平还真不错,几乎都是留洋的学生,领导人也大多有相当的教育水准。但问题是为什么原本代表中国精英阶层的人士为什么最后沦落了,当中最主要的问题恐怕就是每个人头脑中的私人利益在做怪。最后被人利用沦为一个封建无知的农民党。
    
    如果按照中共的阶级论和血统论来讲,我则是百分之百的"革命后代",也是百分之百的"革命接班人"。当年祖父也算是为了理想为中共抛头颅撒热血,驰骋疆场。也曾在中共建政初期为自己的理想得以实现而自豪。只可惜的是中共建政不足十年,就已经将自己的诺言全部推翻,将中国变成一个人间炼狱。执政者仅仅为了个人的利益,就将全体中国百姓送上了不归路。
    
    1997年夏,我受一个朋友邀请前往LA东区的一个基督教堂参加他的婚礼。在婚礼中,我看到一位年纪在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觉得有些眼熟,但怎么也记忆不起来在那里见过面,更想不起来名字。就在我不时注视她的时候,她也紧紧地注视着我。当婚礼一结束,这位女士马上就走了过来和我交谈,并询问我的姓名。当我一报出姓氏之后,这位女士马上就抓住我的肩膀说:"你是XX?你不记得你大姐了?""XX"是我小时候的绰号,自从上小学就已经没有人叫了。一听到有这位女士竟然知道我的绰号,心中很是吃惊。但怎么也没有办法记忆起这位女士到底是我那位大姐姐。于是我不好意思地说:"你到底是那个大姐?我实在记忆不起来了"这位女士说话有些激动:"你怎么把我都忘记了,当年我扛你去看焰火,你还在我脖子上还撒了一泡尿。我是你玲姐姐啊。。。。。。。"。
    
    一句话就打开了几十年封沉的记忆。原来这位已经中年的女士竟是当年带我到处玩耍的美丽聪明的铃姐姐。玲姐姐的父亲原来是我祖父的老部下,原来在天津政府任职,后来调到了石家庄工作,但玲姐姐和她的母亲却留在了天津。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分别了几十年竟然会在美国相见。在交谈中得知铃姐姐已经来美国十年了,数年前在洛杉矶东区买了一家中等规模的连锁旅馆,近年来因为有很多大陆访问团来美国,所以生意很是不错。赚了很多的钱,连房子都换了三次,现在住的已经是价值百万美元的豪宅。玲的父亲也已经从中共河北省委书记的位置上离休十多年了。最近几天就要来美国看望她们。
    
    玲的父亲是个老中学生,当年参加中共的时候也是一位知识分子,当兵打仗直到最后成为一省封疆大员,对中共可以说是忠心梗梗。到了美国,剪刀了我们这些小字辈仍然是一副异常严厉的眼光,并毫不留情地当面申斥我们。以至于后来我每接到玲姐姐的邀请电话后都要犹豫一下是否去参加她的家宴。我很喜欢玲姐姐,但我非常惧怕她的父亲,没有办法接受他每天必讲的中共理论。这位老人到了美国后仍然保持着中共的革命传统,对美国社会的接受程度极低。甚至是抵触,唯一可以赞扬的是这里的空气好,玲姐姐买的房子好,没有给中国人丢脸。但对于美国其他的东西几乎是不屑一顾。
    
    半年后,玲姐姐又给我来电话,告诉我说,老爷子过生日,要在家中开Party。我当时很是奇怪玲的父亲怎么会同意这样做,但我对玲姐姐很爽快答应了下来。
    
    一周后,我按时来到了玲姐姐家中,竟然看到玲的父亲在孙子的翻译下在和几位美国老人热烈地交谈。我问玲姐姐:"老爷子怎么了?"玲姐姐高兴地说:"老也子已经让美国的资产阶级分子收买了。。。。。。"。
    
    晚上,我终于有机会和玲的父亲单独交谈了,玲的父亲告诉我说:"。。。。。。我当年参加中共的理想就是想让中国百姓过上现在我在美国的日子。我们都梦想着让中国百姓有衣穿,有饭吃。能民主,有自由。我以前根本就不相信美国人宣传的生活是真的,但我来到美国后才知道中共根本就不是什么先进的政党,尽管我曾经为他贡献了一生,但我现在才知道我的理想早已被人利用,成为了某些人实现自己利益的工具。当一个人取得了权力之后最大的问题就是利益的诱惑,当权力和利益一同出现的时候没有什么人能拒绝这样的诱惑。中共就是被利益和权力拖下水了。。。。。。"
    
    随着中国移民的增多,很多中共的高级干部来美国陪同子女生活。以至我的一位朋友说:"洛杉矶快变成中共高级干部的退休疗养基地了"。如果大家能认真地想一想就会知道,这一现象已经很明白地告诉大家,中共的老一辈已经用自己的脚否定了自己一生奋斗的共产主义。不仅他的子孙背叛了共产主义,连他们自己都在有生之年背叛了自己的信仰。玲的父亲就在二年前,不顾其八十多岁的高龄受洗礼成为了一个忠贞的基督徒,放弃了他一生的共产主义理想。
    
    今天,我的一位朋友从中国北京来美国处理她的一点私人事情。在她的行李中夹着一份当天的中国报纸。在这份报纸的头版,我竟然看到了中共自己公开在报道太原市工人罢工抗议示威,并打出了"要生存,要生活"的标语。另外也公开报道了广西煤矿的死亡事故。在我的记忆中,中国政府是不会刊登这样不利"稳定"的消息,要想看到这样的消息只有到美国和香港的报纸或民运人士办的网站,中国报纸怎么会自己刊登出了这样的文章。于是我问这位中国朋友:"看来中国是开放了,连这样的文章都敢登了"
    
    这位对中国上层社会极为熟悉的朋友冷笑了一声:"你不知道中共要召开十六大了吗?"
    
    我说:"知道,看来中共真的要政治改革了,现在的新闻都放松管制了"
    
    中国朋友说:"你真是老美的想法,现在中国的报纸管制的比以前更严格,这类消息能登出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里的领导人要出局了"。
    
    。。。。。。
    
    我想了想中国朋友的话,忽然想起我经常去的一个很有水准的中国思想网站,我经常在那里与中国朋友讨论问题也发表一些自己的文章。但在最近却被某种理由关闭了。但他的管理者给我留了一个简短的留言:"最近情况不佳,二周后再发表你的文章,谢谢你的理解"。我非常理解中国的网站管理者的痛苦内心世界,能保持这样一个网站是极不容易的事情。但我不明白的是中国执政者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利益放到第一位,为了自己的利益就行使人民给予的权力,封杀人民的利益。
    
    我从没有问过现今的中国领导人的理想是什么,我没有这样的机会,但我一直想问一问中共的执政者:"当你们执掌了中国的政权的时候,你的理想是什么,你们是否将自己的利益放到了中国百姓的利益之上,你的权力是在维护谁的利益?"
    
    玲的父亲在来美一年后曾和我有过深刻的谈心,当老人回忆完自己一生走过的道路是这样对我说:"。。。。。。我年轻时的理想是让周围的人都吃饱饭,参加了中共后的理想是让中国人能过上好日子,但当我执掌了一省的大权时,我的目标是在我能保证我被斗争不被赶下台的情况下,我尽量为我的百姓争得利益。我一生都在斗争中求生存,我不斗争就会被别人斗争,我早年也梦想着让中国人能生活的幸福,但中共的发展就是不、断地斗争,不择手段的斗争。我从没有想到自己在年老的时候会爱上美国,会在美国生活。当中共取得了政权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利益的得到者,当人一但得到了利益,怎么会放弃呢?为了利益就要使用权力。谁还会管权力是谁给予的?。。。。。。"
    
    夜晚,我陪中国朋友匆忙登上了飞往芝加哥的飞机,在飞机上这位中国朋友看到我在用手提电脑写这篇文章,中国朋友问我:"为什么美国人的利益和权力会保护的这样好,,美国能发展的这样顺利?"
    我想了想说:"从资产和智力分配上看,美国上层社会和下层社会的比例只有各20%,中产阶级的比例占了60%。这就如同是一个橄榄球,它只有高速旋转的时候才会保持平衡,一旦不能旋转,他就会倒地不起,而受到最大伤害的责不是二头,而是中间的中产阶级。所以你会发现一旦美国经济或政治受到冲击,叫喊的最凶的是中产阶级,决不是贫民也不是上层社会。而维持这个社会的也是不断旋转的中产阶级,到美国久了,你就会发现在美国最辛苦,最勤劳,最努力的不是下层社会,而是维持这社会的中产阶级。为了这个大多数人的利益,他们必须要掌握自己的权力,发出自己的声音,让这个橄榄球不断地旋转。"
    
    中国朋友看了看我说:"你比喻的很形象,但中国为什么不能转起来"
    
    我回答说:"中国的知识结构是金字塔型,越是有知识的人越少,少到大学毕业的人只占中国总人口的2%。但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制造的社会财富是倒金字塔,以前是掌握在中共手中,现在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当二个金字塔只有尖部接触的时候这个结构就会极不稳定,要想稳定,就要利用手中的权利去消除他人的利益,并逐步侵占他人的权益。中国社会的利益与权力是二个决不相同的物体。像巴西这样的社会也行,他的财富和权利都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并占有绝对的大多数。但中国并不同,中国执政的不是具有知识的少数精英,掌握财富的也不是少数精英。这样的社会结构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奇特现象。你当二股力量相互较劲的时候,这个社会怎么会转起来?怎么会稳定。只有利益与权力相一致的时候,这个社会才会发展。"
    
    。。。。。。
    
    我想起了铃的父亲的一句很伤感的话:"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投身到了中共,我的理想是让全体中国人过上美国现在的生活,但到了最后,中共沦落成了维护少数人利益的利益集团,这是我一生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中国的执政者,你什么时候能将国民的利益与你的权力结合起来,不再为自己的利益行使人民赋予的权力?当你看到曾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人和你的子女用双脚给你投下反对票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想一想人民的利益。想一想你行使的权力是谁赋予的?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主义之分,只有人民的利益,无论资本主义还是共产主义,只要能让人民过上好日子的就是好主义。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因为主义而伤害人民的利益,更没有权力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滥用人民赋予的权力。
    
    想一想,什么是利益?什么是权力?是谁的利益?是谁的权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东海一枭: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 草庵居士在中央党校研讨会讲中美问题
  • 草庵居士:中国经济为什么会崩溃?
  • 草庵居士:“政策救市”背后的真相
  • 草庵居士:是谁让中国股票市场崩溃的?
  • 草庵居士:中国股票市场已经全面崩溃
  • 草庵居士:难以置信的华人
  • 草庵居士: 让海外“拥共侨领”无处可逃[政治与经济之六十八]
  • 草庵居士悼念专文:赵紫阳:政治改革将解决现在的社会问题
  • 草庵居士:治病还是救命?病入膏肓的中国金融证券业
  • 草庵居士:默默推动着中国政改的独立知识份子―杨小凯先生二三事
  • 草庵居士:揭开胡温“经济调控”的真相
  • 草庵居士:揭开胡温“经济调控”的真相
  • 请教草庵居士一个用450亿美元外汇储备填补银行坏帐的问题
  • 草庵居士:明年中共采取适当通货膨胀政策已成定局
  • 草庵居士: 2008奥运会――中国全面崩溃
  • 草庵居士:人民币升值还是贬值
  • 献宝骗局:一笔2.5亿美元花旗银行存款的70年之痛---草庵居士个人看法
  • 草庵居士:中国百姓为什么要交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