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致刘晓波先生/老戚
(博讯2006年1月11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广西钦州 老戚)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刘晓波先生,
    您好!您在北京还好吗?
    您和高智晟、刘荻、丁子霖、江棋生们,
    常常荣获国家重点保护的殊荣。
    我几乎每天都在关注你们的安危,
    近来重点是和高智晟联系。
    他上书期间和出外调查期间,
    我焦灼地给他打了三次电话。
    
    
    我是广西钦州的一位小干部,
    我还是自由中国与震旦文化的专栏作家。
    近来还常把文章贴上海外网站。
    我白天和深夜都和一群热爱自由的朋友会唔,
    共商在中国推动政改的伟业。
    北京的方应看、刘荻、申、总编在线等,
    两广的赵达功、余樟法、轴承钢、西北狼
    四川的黄晓敏、欧阳一、笑傲江湖、林若水……
    
     2005年10月27日
    《观察》首发了我的拙文《黑暗的中国》
    不知是谁搬到了凯迪。
    然后我在昨夜读到了台湾资深网友水电工
    的转贴从〈〈一个绝望的贴子及其跟贴〉〉。
    年终得到你的当头一棒,
    实是我的荣幸。
    水井的青蛙正探头观望大千世界。
    
    2003年我上网前,
    赏识的是余杰、摩罗、何清莲……
    上网后我惊奇地发现网上天才辈出。
    我追随这一群勇敢的心,
    他们是丁子霖、蒋彦永、任不寐、刘晓波、余樟法、
    杜导斌、杨银波、赵达功、王怡、欧阳一、
    杨天水、焦国标、高智晟、袁红冰、张林、
    刘荻、赵晶、卢雪松、杨春光、清水君、杨建利……
    
    当时便草草套用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
    第一个选择的便是余杰,
    第二个便是刘晓波。
    但因认识肤浅,
    便匆忙作废。
    〈议报〉还刊用了几篇。
    于是忽发奇想,
    便开始创作〈群星灿烂的时代〉。
    
    笔者既生活在一个道德凋弊的年代,
    更不幸托生在一个中国南方蛮荒小城。
    我上网三年了,
    仍然唱的是独角戏。
    我便是在极端孤独的精神状态下,
    撰写〈黑暗的中国〉。
    这和鲁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如出一辙,
    深陷无物之阵无法自拔。
    
    由于家里父亲、外父、大嫂,
    先后成为中国医改的受害者。
    邻居、同事也正承受
    病魔和白魔的双重折磨。
    而自己又常被单位扣钱,
    几年的写作几乎无稿酬。
    世上有什么病比贫穷更难医呢?
    每天都备受徒劳挣扎的折磨。
    
    而家里的亲属几乎都是穷人,
    妻子的单位半死不活,
    只能到私人承包的公园里做售票员。
    母亲在贫病交加中依然起早摸黑去做工,
    大姐亦是下岗,大姐夫也在贫病交加中辞世。
    远在北大医学院就读的外甥只能年年举债。
    而小女的每年读书费用几乎花了我一年的工资,
    较好境的内弟先后遭窃,他的丈母娘也被医院搞得人财两空。
    
    贫困、疾病,
    还有因对单位领导说了真话,
    被穿小鞋靠边站。
    不仅升迁无望,
    且隋时分流或下岗。
    本是培训中心付主任,
    却被掷到保卫科被重点看护。
    而群众的眼光对落难者永远雪亮。
    
    还有国安国保的敲打;
    还有社区警察的拜访,
    还有大众的沉默和冷漠;
    总是一种被活埋的恐惧罩住。
    而自从上〈不寐〉、〈议报〉、〈* **〉、〈****〉后
    看到同胞们五花八门地辞世,
    每夜更是以泪洗面。
    鲁讯说出离了愤怒,我早就出离了恐惧。
    
    我知道我是来承受尘世的苦难的,
    对每一个人的不公正就是对全人类的不公正。
    一个人的死亡便是我的衰减,
    我曾两次寻找当地教堂,期望皈依上帝。
    可惜小城的教常深藏在一污秽的小巷,
    且受党的领导。
    2006年即将来临,
    也许最适合我的是中共的监狱。
    
    谎言和恐惧造成了国民的怯懦和麻木,
    不管穷人或富人,
    都对善和恶可耻地漠不关心。
    幸亏有了三退、有了签名;
    有了公民维权,良知成群涌现,
    才让我贫血、苍白的心灵注入丝丝血液。
    恳请刘晓波先生日后多多教诲。
    愿天佑中华,自由之光早日普照大地!
    
    
     2005、12、28
    
    老戚家园
    http://zyzg.blog.com.cn
    http://zyzg.blog.edu.cn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三)
  • 刘晓波:共产主义杀人的日常化合法化
  • 刘晓波: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
  • 刘晓波:请关注明天宣判的冯秉先
  • 刘晓波:新年向中南海作鬼脸
  • 刘晓波:广东:从改革先锋到首恶之区
  • 刘晓波:《新京报》再遭政治寒流袭击
  •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全部)
  • 刘晓波:一个绝望的帖子及其跟贴
  • 刘晓波:读高智晟的暴行调查
  • 刘晓波:中共给镇压杀人标价
  • 刘晓波:温家宝在法国刷金卡
  • 刘晓波:又见171个矿难冤魂
  • 刘晓波:被黑箱再次谋杀的东洲血案
  • 刘晓波:记住血染的2005年12月6日(图)
  • 刘晓波:水均益的歪嘴和阮次山的黑嘴
  • 刘晓波:萨特说:“反共产主义者是条狗”
  • 刘晓波:香港民主的希望在民间
  • 刘晓波:大陆网民支持港人争民主
  • 丁子霖、刘晓波等: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的声明(开放签名)
  • 刘晓波等公开信追究番禺官员责任
  • 《二进灵堂,我代刘晓波、张伟国痛悼紫阳》(修订稿)(图)
  • 刘晓波: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
  • 刘晓波: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 陈奎德: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 刘晓波: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 刘晓波:李敖不过是统战玩具
  • 刘晓波:中国媒体中的美国飓风
  • 刘晓波:李熬在北大如何摸老虎屁股?
  • 刘晓波:李熬的盛世和郑贻春的文字狱
  • 刘晓波:狂妄成精的李熬
  • 刘晓波:超女粉丝的民间自组织意义
  • 刘晓波:政治绅士VS政治流氓—再论太石村非暴力抗争的启示
  • 刘晓波:甘地式非暴力反抗的微缩中国版—有感于太石村村民的接力绝食抗议
  • 刘晓波:人权高级官员来了,警察又上岗了
  • 刘晓波:“超女”变“乖女”的总决赛
  • 刘晓波:“超女”的微言大义
  • 刘晓波:继续为朱久虎和冯秉先呐喊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