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6年1月10日)
    
    有两种愤怒,一种是拍岸而起勃然大怒,一种是层层积压的愤怒,象压在高压锅里爆炸出来的愤怒。
     (博讯 boxun.com)

    从懂事开始,我一直惊讶和谴责自己的冷静,不公平让别人气忿填膺的时候,而我总是无法赶不上别人,一直怀疑我冷血。后来法学院学法律毕业当了律师,更因为法律是冷静的理性和律师的专业性,还是没有学会气忿填膺。我气愤瞪眼动手粗话,一般都为自己的事情,今天我为邢台艾滋的事情,愤怒从高压锅里爆炸出来,我对着心中瞄准的建筑伸出中指:我操;并且作回阴险小人,诅咒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请不要和我说,我不应该诅咒;请不要和我说,要理智地考虑一下邢台市委书记应不应该负责任。我要诅咒的,更多是邢台市委书记这位置,而不是人。谁在这个位置上,谁良心被狗吃了,谁大权独揽却怠于值守成为公害,成为万恶之首,那么当给人民带来苦难,带来非典,带来艾滋,带来煎熬,带来死亡,带来毁灭,谁就应该受到诅咒,愿魔鬼赐予他:苦难、非典、艾滋、煎熬、死亡,毁灭。难道上天不是公平的,施加于别人的,自己却能远离么?
    
    当我做律师的时候,我深深体会到律师与当事人之间不同,一个案件的判决结果,对当事人来说牵肠挂肚,刻苦铭心,而对律师来说,如果没同情心,只是律师生涯的一个小水花一闪而过,即使有同情心也无法关切到当事人那个地步。当事人与律师之间,隔着鸿沟。所以我明白当苦难没有降临邢台市委书记这个人或者其最亲爱的人的身上时,他就与苦难没有关系,可以大权独揽却无动于衷,即使一时真心流泪之后也会心硬起来。只有苦难,才让高高在上藐视苍生的他们,狠狠地把他们砸到地上来,匍匐在尘土中,让他们感觉到生命是平等的,艾滋患者的苦难也是他们的苦难,没有人能够从苦难中脱逃出去。所以我诅咒他们,愿魔鬼赐予他们:苦难、非典、艾滋、煎熬、死亡,毁灭,这样他们才是人,才找回自己。
    
    2004 年中国官方网站已经公布中国艾滋病的传播主渠道源于血源性传播,且比重达72.6% ,这样看来中国一百万艾滋病感染者中有70 多万皆祸于血。在今年的11 月29 日,现任卫生部长高强对外公布由于采供血感染艾滋病的人数中国大陆已经达到7 万多人。也就是说中国艾滋病感染者中绝大部分是政府怠于值守或者为了经济利益而造成的,这些艾滋病感染,政府是主犯。
    
    我们需要政府,把自由、财产和信任交给政府,是因为我们个体在遭遇苦难时势单力薄需要它的帮助。可是政府不仅不在我们需要它的时候帮助我们,反而往火坑里推,这样的政府是造成我们苦难的主要根源。当政府官员没有尽可能减少苦难、死亡和毁灭,反而成为主要来源,并且压制民间的努力,逮捕和压迫那些为政府官员脸红而代为做事的人时,那么我们还需要这样的政府官员么? 中国老百姓的血泪和铅铁一般沉重的命运已经证实了一个问题:当政府成为杀人犯时你无处可逃。
    
    王克勤心中滴血,说 法国污血案血源性艾滋病感染人数仅1200 人,就会把法国前总理送上被告席,那么中国呢?官方已经承认了由于采供血感染艾滋病人数达7 万人,是法国的58 倍多,是不是中国就该有58 倍多的官员同样受到刑处呢?
    
    条条大道通罗马,中国所有重大的社会问题,最后都归于政治体制。要治理 艾滋,要从源头开始,就是首先对 政府开刀。通过民选,让政府的命悬于老百姓手上,是老百姓的一条狗,老百姓觉得做得好,就给它一些骨头,觉得不好,就一脚把它揣到阴沟里。
    
    我知道,中国的党政官员特别珍贵,都是特殊材料做成,给老百姓造成滔天大罪,老百姓连碰他一下都是犯罪,告他一下都是犯罪。那实在没有办法,我就大声诅咒:愿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宪政爱国主义与六四精神
  • 陈永苗:底层抗争中的合法与违法
  • 陈永苗先生的迷茫思维
  • 陈永苗:神州之行:李敖"刺秦"
  • 陈永苗:最高人民法院还是靠不住
  • 陈永苗:四种法治正义观——王斌余案评论之四
  • 陈永苗:极端情形下的自由主义
  • 陈永苗:农民工王斌余快死了,烟草大王褚时健还活着
  • 陈永苗:国家是一个自称“纯洁”的婊子
  • 陈永苗:南海区政府你黑社会化了吗?
  • 陈永苗:沉默的大多数(图)
  • 陈永苗:并非天方夜谭——到银河系上访去
  • 陈永苗:地方政府你现在就是黑社会
  • 陈永苗:违宪审查:在宪法之下进行革命
  • 陈永苗:没有经营哪有非法经营罪
  • 陈永苗:余世存汉语思想之非常道
  • 陈永苗:《深刻解析刘亚洲政委》不是我干的
  • 陈永苗:深刻解析刘亚洲政委
  • 陈永苗:自由主义如何才有政治领导权
  • 陈永苗(北京)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
  •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