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羁縻还是行宪?—从香港的政改游行想到中国的宪政关系
(博讯2006年1月09日)
    12月4日,香港再次爆发了要求普选权的民众大游行。向谁要求?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为什么向中国要求?因为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
    
       这不禁让我思索,到底香港在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下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当政者又该以何种心态来看待香港这块所谓的“特别行政区”。 (博讯 boxun.com)

    
      中国历史悠久,文化昌盛,表现在政治智慧上,也是既深且广,可以说,已经把在中国传统思维方式框架内所能有的方法使用、发挥殆尽。在中央和地方关系的处理上,也有一套成熟的手法,并且在二千余年东亚独特的环境中行之有效,成就了东方文明古国、“中央帝国”的广阔版图、巍巍雄姿。
    
    “郡县制”与“羁縻制”
    
      从春秋、战国时代起,当时的士人(尤其是儒家)就不断鼓吹所谓“大一统”的思想。秦始皇虽然焚书坑儒,但对此思想却身体力行,六国统一伊始,即不立尺土之封,确立了高度中央集权和绝对皇权专制的“郡县制”的行政区划制度。西汉武帝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大儒董仲舒称“春秋之大一统者,天地之常经,古今之通谊也”(《汉书》卷56,《董仲舒传》),汉武帝也云:“事天以礼,立身以义,事父以考,成民以仁,四海之内莫不为郡县,四夷八蛮咸来贡职,与天无极,人民藩息,天禄永得。”(汉武帝“泰山刻石文”,见《后汉书》志7《祭祀上》注引《风俗通》)
    
      至此,在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上,即“百代都行秦政法”(毛泽东:《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句),均是绝对的中央集权;表现上,就是行政区划中“郡县制”的推行,所谓“四海之内莫不为郡县”,尽管名称上或为州县、或为省县,具体制度也多有因革,但终清末年,其实未变。
    
      中国古人的政治智慧在于,为了达到“四海之内莫不为郡县”的效果,在处理与自身农耕文化截然不同的少数民族地区时,却可以采取多种手段,以在少数民族地区扩大和巩固统治。这些手段和方式被统冠以“羁縻制”的名称(编按:羁縻,音jimi2,笼络之意)。
    
      所谓的“羁縻制”,即“一切政治,悉因其俗”(《清圣祖实录》卷15),在少数民族承认中央王朝统治的前提下,中央王朝允许其进行有限度的自治,保持本民族原有的社会经济制度、宗教信仰及风俗习惯、文化传统等等,达到“不改其本国之俗而属于汉”(《史记》卷111,《卫将军骠骑传第五十一》)的成效,即所谓“怀柔远人,义在羁縻,无所臣属”。当然,最终目的,还是要“以华变夷”,“华夷一体”,直至实现“大一统”的局面。
    
      “天下一体”,“华夷一家”,“世界大同”,等等,都是无比美好的景象。但是我们今天知道,不会有明君圣主,一切要靠制度,靠法律。同样,中国古代的这些智慧、做法,其利弊得失,也可以见仁见智;我们可以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在古代东亚独特的环境中,它取得了成效,在当时自有其合理性在。但世易时移,在世界环境发生巨大变化,人们的思想、眼界逐渐开阔,不同文化密切交融、碰撞的时代,仍然秉持“天朝上国”的心态,仍然墨守这样的做法,就如同满清末造之时的统治者,与世界发展潮流相悖,颟顸固执,四处碰壁,首尾难顾,终至国势衰颓,一蹶不振。今日中央与香港关系之情势,有类于此。
    
      香港回归,从情感上说,是全体中国人都引以为荣的盛事。回归前后,围绕如何处理中央与香港的关系,如何处理香港内部事务的管辖,先辈也用足了他们的智慧。其结果,最终表现为制定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借此,香港较为顺利地回归,并一路前行至今。
    
      应该说,中央政府制定的基本法和有关对香港的政策,借鉴了现代宪政的形式和理念;但另一方面,在实质上、操作中,又往往回归到中国古代的“羁縻制”中。
    
      
    
    应真正落实宪政思想  
    
      
    
      中央政府一则承诺:香港一切依旧,“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等,给与了高度的自治权,待遇优厚(内地省区是决无此厚待的);但仍然加了一句:“50年不变”。那么,50年之后呢,是“以华变夷”,还是“以夷变华”,抑或“华夷一体”?估计当时的主政者自有所想,又难以确定,更不能示人,但传统的“羁縻制”思想无疑根深蒂固,就留下了这样一种矛盾的表述,也是矛盾的心态。这种矛盾,也留下了今日纷争的种子。
    
      但是,毕竟时代变了,思想变了,环境也变了。因此,我们希望,主政者的观念也应该变化。
    
      温家宝总理12月6日在法国巴黎综合理工大学演讲,引用了中国古语:“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的确,如果换一种思路,换一种心态,则一切完全可以曲径通幽、豁然开朗。这就是真正落实宪政的思想、契约的思想。
    
      在中国传统观念中,中央与地方,公民与国家,是对立的,是以上驭下、绝对服从的关系;但时至今日,从宪政的角度来观之,则这样的做法并非天经地义,甚至严重抵牾。
    
      既然中国选择了行宪之路,并且已经有了可以为依凭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那就以此为据,彻底抛弃传统的“郡县制”、“羁縻制”的狭隘束缚,真正构造出新型的、合乎宪政思想的中央与地方、国家与公民的和谐关系;不是以上驭下、对立抗争,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而是平等、合作,双方的权利、义务法有明文规定且有独立司法系统保障的现代宪政关系。
    
      温家宝总理在其题为《尊重不同文明,共建和谐世界》演讲中还提及:“文化多样性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特征。文化多样性之于人类社会,就如同生物多样性之于自然界一样,是一种客观现实。只有尊重文化的多样性,才能使人类文明得以发展。”“如何才能使不同文明共存和发展,归根到底在于‘和’。这就是国与国之间的和平,人与人之间的和睦,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读之令人感触良多。有如此胸襟,则香港问题不难解决,进而中国问题也不难解决。
    
      不要羁縻,而要行宪。羁縻已死,宪政当立。中国行宪,不自香港始,但请自香港始。
    
    联合早报(作者 范今朝)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