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曾节明
(博讯2006年1月08日)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答张国堂先生
     (博讯 boxun.com)

    张国堂先生:
    
     您好!您主张中国应当走西方议会制道路,我是赞同的。的确,有些问题我们可以留给后人讨论,但是,有些问题我们现在不能不搞明白,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比如,您在自称耶稣的同时,又十分推崇儒家学说,这样把两个基点截然相反的教义毫无辨识地搅混在一起所包含的尖锐矛盾,就使我不能不对您的主体思想,产生怀疑。为着说明这一点,我仍然想指出的是:
    
     性本善并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相反,民主体制产生的动机之一,就是为了限制人的恶,特别是君主寡头的恶。古希腊人觉得,一个(古希腊)人的自私(恶)不应该屈服于另一个(古希腊)人的自私(恶),否则就会很多人受奴役之苦,这就需要一个众人讨论、讨价还价的机制,古希腊的城邦式原始民主体制就这样形成了。
    
     而君主寡头体制反倒是依托于性本善观点的,在君主寡头体制下,众人的意志必须屈服于君主的意志,这一现象只有根据性本善的观点才说得通……人性本善,因此每个君主都可以成尧舜,因此众人都要顺服君主的意志,以帮助君主成为圣王。然而,在君主寡头体制下,实际情况却是,众人的自私(恶)都要服从君主的自私(恶),结果是大恶。中国两千多年的君主专制,结出了大恶之果,自唐至清,离文明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
    
     持“性本善”观点的儒家,正是中国专制帝制的意识形态支柱,支撑了专制王朝两千多年。而追求圣王的价值观,正是儒家极力主张顺服君主专制的动因,“性本善”观点,又是儒家追求圣王价值观的理论基石。
    
     可见,是“性本恶”催生出了原始的民主体制,而“性本善”是一种维护专制的价值观。古希腊的民主城邦制,确实也使古希腊人免遭了象中国古代那样的空前残暴的君主专制奴役。
    
     民主之所以优于专制,是因为在民主体制下,各人身上的恶会相互制衡,恶容易在总体上达到一种受制约的状态;而在专制下,君主及寡头(们)权力无边,他们的恶不受任何制约,一旦专制者的私欲或野心恶性膨胀,很容易带来社会性的巨大灾难。
    
     当然,古希腊城邦民主那样原始的民主体制也不能最有效的制约人性之恶:由于没有伟大的【尊 神为大、爱人如己】的基督教文明的宗教教化,它不能制约多数人为恶的意志,也不能树立社会的道德底线,斗争起来不择手段。古希腊人持的是典型的成王败寇价值观,古希腊史诗里面歌颂的英雄,如俄底修斯、阿赫留斯、狄俄墨得斯等等,几乎都是些奸邪残暴的凶恶之徒......这就导致古希腊各城邦在内乱中分崩离析,最终为外族征服。
    
     古希腊民主的失败说明了,必须要有伟大的宗教相配合,民主体制才能够稳定和长久。实践证明,基督教能够担当这一伟大宗教的大任。
    
     而基督教认为,在亚当、夏娃之后,人都是有原罪(人性中有恶的一面)的,基督教的主要精力并不是弘扬性本善,而是反复告诫人们要克服自己人性中的恶、原罪。
    
     当然,因为人有恻隐之心,“性本恶”也有绝对化之嫌。但是,树上结出的果子已经证明,“性本恶”比“性本善”更接近真理。
    
    我不能不向您指出:基督教尊 神为大与儒家追求圣王之治即尊人为大,不仅是基点截然相反的两个有着尖锐矛盾的教义,而且是实践结果截然相反的思想体系。
    
     张国堂先生,如果您依然不同意我的观点,我们可以求同存异。但是,在反对中共一党专制独裁的斗争中,正如您所指出,应当尽量团结一致而不应当标新立异分散力量。
    
    因此,我想问的是:实际上,您的思想和道路与陈泱潮老先生的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见www.tianyao.org)有什么实质上的分歧呢?您主张创建的中华联邦共和国与陈老先生致力于创建的中华合众国(www.tianyao.org天药网前身2001年就叫中华联邦网)有多大区别呢?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团结起来呢?
    
     我希望您能够注意到您的代议制民主设想,早已反映在陈泱潮先生30多年前的《特权论》著作之中,更完全包容在陈老先生提出的新五权虚君(元首)共和民主思想之中。
    
    如果您果然是作为能够认识天命、懂得尊重天命的人,我想,您应当带头促进民主运动队伍的团结,而不是对民主运动队伍起分化作用。
    
    我希望您能够和陈泱潮先生新五权虚君(元首)共和民主思想结合起来,和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联合起来,因为这更有利于结合中国的实际国情,谋求中国的长治久安和民主体制运作的稳定。
    
    我们的原则是: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只要您张国堂共和党有本事尽早结束共产专制,施行基督教民主宪政之道,我们同样将倾力支持您做新国家元首!
    
    曾节明 星期六 2006年1月7日下午 4:58:33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曾节明
  • 也需要“以利反共”/曾节明
  •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曾节明
  • 平安夜圣诞献礼:民运老兵陈泱潮心年轻/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曾节明
  •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悼刘宾雁先生/曾节明
  • 多尔衮?“江泽民”?袁世凯? /曾节明
  • 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曾节明
  •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曾节明
  •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曾节明
  •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1)/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 曾节明:争取权益名份,拒背历史黑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