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是一种过渡性社会存续状态
(博讯2005年12月31日)
    早在资本主义阵营与社会主义阵营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冷战时期,西方阵营内部就产生了批判以烟囱工业、浪费污染、劳资冲突为特征的工业文明并主张推行激进改革为核心的“后现代”理论。这种理论认为,现代发达的西方社会已失去了理性和历史这两大权威,而它的主体——人,也已经从这个世界的中心被移植出来。西方现代社会实际上已经进入了后现代社会状态。如此同时,走向“后殖民时代”的发展国家阵营 ,也产生了与之相对抗的“后殖民理论”,反对以西方为中心的文化观念。颇具代表性的萨伊德就把后现代看成一个“持续的帝国主义结构的时代”。他认为所谓后现代时期就是西方发达国家用文化霸权主义,取代了从经济和政治直接控制发展中国家的时期,因而与西方文化霸权的对抗,就成为“后殖民时代长期政治冲突”。由此可见,冷战只是结束了东西军备竞赛和政治对抗,但潜藏在社会群体意识上的观念对抗,却异军突起,从而又举起了冷战之后“新对抗主义”的旗帜。后现代与后殖民两者都在试图取代对方。然而无论是“后现代”还是“后殖民”,都是自我表达的概念,而不可能互为包含、容纳,更无法概括人类对抗文明已行将就寝,社会正在艰难地向共同妥协的合作时代挺进的存续状态与历史趋势。
    
     后对抗时代理论的提出,正是概括了时代发展的新形态、新趋势,摒弃了东西方文化自我主义的偏执与对抗,同时又包容融通了后现代与后殖民两种理论的革命性批判精神,使之成为一种反映全球意识和人类同化观念,概括社会存在状态的新文明理论。 (博讯 boxun.com)

    
    人类有史以来的全部文明,都是以自我为中心,建立在贫穷对立,官民对立、阶级对立和“一切人”与“一切人”对立基础之上的对抗文明。我们把这种由对抗文明形成特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上的权利与义务不对等或社会结构性不断制造分裂,“加工”敌人的秩序、规则与制度组合的社会历史时期,称之为对抗时代。一句话,对抗时代也就是以利益为轴心,在观念上和制度上不断把同类“加工”成敌人的时代。
    
    所谓后对抗时代,也就是人类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两大反人类逆流、一场全球冷战后,在使用全球旋转工具创造财富,促进人与人合作的同时,结束自我分裂与对抗的旧文明,趋向共同妥协、双胜都赢的新文明时代的过渡性社会存续状态。简言之,后对抗时代也就是策动人类自我对抗的社会发动机已经衰竭、失效,开始向新文明社会过渡的时代。
    后对抗社会具有以下基本特征:
    
    其一,从对抗到对话,谈判成为解决社会纷争的主要手段
    
    伴随着冷战的谢幕,人类开始纷纷摒弃对抗,寻求和解,一个“敌人磨刀,我们也磨刀”的时代已经让位给“谈判的时代”了。如今东西和解,南北对话,人类“为争夺一个西瓜而撕打成团”的历史已经结束,中、美、俄各大国都刻意建立和平伙伴关系,政治领袖对话热线已跨越时空,彻底推翻了“不许握手”的对抗性规则。巴以谈判,南北朝和解,巴尔干十国会议,台海两岸沟通,今日世界大到联合国,小到每个家庭,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生活方式各个领域,许多陈怨旧结都可以使用这一文明方法加以解决,这是后对抗时代的一个最明显的特征。
    
    其二、从为政治原则而斗争到为经济利益而合作
    
    政治原则受意识形态制肘,容易导致立场僵化。冷战时代的全球对抗实际上正是不同的意识形态和政治原则的对抗。然而政治原则是人们观念上生产出的,人们会因不同的意识形态而产生不同的政治原则和立场。然而人类有着共同的利益需求,大家不应因不同的政治原则而妨碍了合作起来寻求实实在在的共同利益。当全球性的大规模军备竞赛偃旗息鼓,意识形态和政治原则对立寿终正寝时,一个国际交流的非政治化时代就到来了。今日世界各国都痛定思痛,从“核冬天”的噩梦中惊醒过来,强烈意识到国与国之间需要的是经济合作,而不是政治对抗和军备冒险。这种由经济合作代替政治对抗的社会发展趋势,正是后对抗时代到来的一种体现。
    
    其三,以消费需要为特征的资本主义已全球化
    
    圆动工具的全球化变革,不仅推翻了旧文明的政治原则,也导致消费性资本主义全球化历
    史阶段的到来。这是后对抗社会的一种极为典型的经济特征。后对抗时代资本主义生产和销售的商品,并不简单化地需要有其物理法则意义上的使用价值,而更多的要有心理法则意义上的满足享乐需要。文化本身可以被生产包装成为人们精神需要的消费品。当代资本主义的消费需要,较之烟囱、围墙工业资本主义的消费使用价值比,是没有疆界,不分区域的。这种非疆域的消费需要已经走向传统民族国家的“非中心”过程。这便冲垮了旧文明时代各自为政所建立起的等级体系(三个世界划分)和两级对抗秩序。导致全球走向国际资本主义新发展的共同轨道。
    
    其四、主权淡化,国界开放,阶级分野模糊,敌我阵线崩溃
    
    由于人类社会从意识上开始摒弃对抗,从政治上开始走向合作,从经济生产上进入“非疆域”化的时代,从而导致对抗时代的四大异化:贫富对立、官民对立、阶级对立和国家对立的整体缓解。在人类20世纪末向21世纪跨越的历史阶段,由于制度改革促进了“机会均等”的竞争法则为愈来愈多的国家所接受,贫富差距虽依然是这一时代的基本矛盾,但已大大减轻了其对抗性。而保障人权、扩大民主以及国际关系的非意识形态化,已经使官民对立、阶级对立和国家对立大为改观。后对抗时代的另一个显著特征就是主权淡化,国界开放,阶级分野模糊,敌我阵线崩溃。
    
    其五、世界秩序走向多元化
    
    东欧变革、苏联解体、华约解散后的世界,美国成为唯一具有全球主导性影响力的大国。冷战刚刚结束后的时代,暂时形成一种美国主导下的纷争秩序。但是伴随圆动工具全球化变革的推进,以效率、公平、机会均等三大原则和“非中心主义”的经济世界化发展,致使美国独导世界的大国地位,正逐渐为世界资本运动的发展规律自然而然地请下来。后对抗时代的世界,环宇之内诸多国家异军突起,比肩而立,一个多元化的大国齐头并进国际秩序正在孕育中。
    
    在此必须指出,后对抗时代的国际秩序走势是多元而不是“多极”,“多极”概念的提出,不过是一些地区性的大国意在划分势力范围,沿用旧文明思维方式,隐含了与美国争锋的政治性概念。“极”的提法仍具有互为背反的传统意识。它反映了向不同终极逆向反行的简单、对立、直线思维;而“多元”的概念,是一个既独立又合作的中性概念,揭示了摒弃对抗后的世界主体各自独立旋转,多元合作过程中的不同点与面的关系。“元”的提法既符合后对抗时代国际关系发展的客观走势,又是对国际秩序不同阶段理性分析后的科学概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寻求民主和解的思想法则
  • 牟传珩:追忆燕鹏
  • 牟传珩:“对抗文明临终效应”
  •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 牟传珩:北大校院里的“25次掌声
  • 牟传珩:“加工”敌人的思想方法
  • 牟传珩:20世纪两大反人类逆流
  • 牟传珩:旧文明国际秩序探索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世界变局与中国变革》一书内容简介
  • 牟传珩:“3+1模式”宪政之路
  •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概念与特征
  • 牟传珩: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 牟传珩:批判者之歌
  • 牟传珩:祝贺贵州首届“人权讨论会”胜利闭幕
  • 牟传珩:思想者之歌
  • 牟传珩:启动中国宪政变革的阶段性目标与措施
  •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