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转型是南韩农民的唯一出路/宋恩荣
(博讯2005年12月30日)
    南韩农民在香港“三步一叩拜”的示威,得到不少香港市民的同情,然而同情并不能解决南韩农民的困境。南韩耕地短缺,天气寒冷,种植大米自然条件不佳,其成本是国际价格的5倍。南韩全国农民会总联盟(全农联)争取南韩粮食(包括大米)自给自足,这个目标根本不切实际,也得不到南韩民主政府的支持。南韩农民的唯一出路是转型:南韩农业应生产和出口高增值的产品,如花卉、西红柿、士多啤梨、有机蔬菜等,并进口低增值的粮食。南韩如今一两亩的小农庄,也要慢慢演变为现代化的大农场或合作社。这个结构转变虽然艰苦,却是南韩农民的唯一出路。笔者相信,以大韩民族的智慧和坚忍,只要政策对头,南韩农业必有光明的一天。
    
       有论者认为粮食自给自足是国防需要,这个论点其实不堪一击。现代战争首重速战速决。例如两次中东战争和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几次战争,都只打了几个星期,政府只要贮存一定数量的粮食,便可满足国防需要。 (博讯 boxun.com)

    
      南韩政府通过高关税和入口配额,给予南韩农业高度保护,是以南韩农产品售价高昂,自给自足度达九成。南韩所谓开放大米入口,只是从加入世贸的1995年开始,经过20年的漫长时间,把入口大米的比例轻微提高到8%而已(即到2014年仍要维持92%自给自足),是以南韩公众都要“捱贵米”来补贴农民,可是“全农联”对这个蜗牛步的轻微开放仍然不满,这是他们跑来香港示威的原因。
    
      南韩政府要求“全民捱贵米”的政策,虽然短期能维持农民的生计,却不利南韩农业转型,亦不符合社会公义。“全民捱贵米”不符合社会公义,是因为农民只占全国人口7%,且南韩城市也有不少穷人,例如失业和无依靠的老人,他们的收入可能比农民更低,可是他们仍然要“捱贵米”来补贴农民。如果香港的综援户要负担高5倍的米价来补贴新界元朗丝苗米农,是何等不公平!
    
      “全民捱贵米”的政策不利农民转型,是因为政府政策既然人为地把米价提高到国际价格的5倍,农民便继续生产大米,缺乏动机去生产高增值的其它农产品。南韩工业十分先进,可是农业十分落后,至今仍然有四分之三的农民靠种植大米为生,生产高增值农产品的农民只是少数,说明“全民捱贵米”的政策对农业结构转变十分不利。
    
      南韩农民和政府为了维持农业接近自给自足,是以严格限制农地转为商业、工业或其它用途,这个政策其实严重损害农民的利益。南韩经济发展迅速,刺激大都市急速扩张,近郊地价飞升。如果南韩政府稍为放宽粮食入口,容许农地改变用途,近郊的农民必定得益不浅,例如新界的农民,不少便因土地有价而致富。
    
      南韩应该逐步开放农产品入口,放弃“全民捱贵米”的政策,转用补贴方式鼓励农业转型,并加强公援,使农民可以维持起码的生活。“开放加补贴”的政策,既符合社会公义,亦帮助农民转型,其实最符合南韩人民(包括农民)长远利益。
    
      “开放加补贴”的政策,使南韩全民毋需“捱贵米”,亦对南韩农业的结构转变有利。笔者倡议的补贴,是对农业研发及技术推广的补贴,再加上对穷苦农民的公援补贴,而非出口补贴,亦非欧美国家盛行的农业生产补贴(例如给予每斤大米1美元补贴)。出口补贴造成不公平贸易,在世贸“香港宣言”中已订于2013年取消。至于国内农业生产补贴,也是世贸谈判中有待取消的项目(虽然仍未达成协议),这种补贴,虽然较“全民捱贵粮”的政策稍为公平(因为可向富人抽税,毋需由穷人补贴农民),可是仍然有欠公平。在农业生产补贴政策下,生产规模大的农场所得补贴便愈多,是以欧美的农业生产补贴的受益者主要为商业性经营的大农场而非众多小农户,是补贴富农而非补贴贫农(全民捱贵粮的政策也有同样问题,生产愈多的农场得益也愈大)。对贫农的公援补贴却是援助最需要帮助的人,不单止公平,也没有违背世贸的原则。
    
      国内农业生产的补贴,不单违背社会公义,也破坏经济效率,例如欧洲虽然没有产糖的比较优势,可是在生产补贴下,却可以大量产糖甚至出口,形成不公平贸易。笔者倡议的农业研发和技术推广补贴,不但较为公平(缺乏现代技术的农民得益会较多),亦符合经济效率,例如可以帮助南韩农业转型,从大米转向较高增值的产品,是根本解决南韩农民贫困的政策。
    
      一般人以为自由贸易有违社会公义,把自由和公义对立起来,其实是对世贸和自由贸易的严重误解。世贸意图取缔的保护政策,如关税和入口配额(即“全民捱贵粮”政策)和生产补贴,不但破坏经济效率,亦同时违背社会公义,而世贸容许的政府干预,如农业研发和技术推广补贴,则对社会公义和经济效率同样有利。
    
      一般人以为开放农产品贸易,只是对农业出口国有利,却损害农业入口国的利益,这同样是严重的误解。如果南韩开放大米进口,放弃“全民捱贵米”的政策,不单止对泰国的大米出口有利,也同时对南韩所有消费者有利。至于南韩农民面对的困难,则应通过鼓励转型的补贴和加强公援来解决。归根究柢,利用“全民捱贵米”来维持南韩大米自给自足,既不现实,亦不符合社会公义和经济效率,更不符合南韩农民的长远利益。从可持续发展的观点来看,转型是南韩农民的唯一出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