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也需要“以利反共”/曾节明
(博讯2005年12月30日)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今天的民运界,存在着“以马反共”派与“非马反共”派的激烈争执。其实,“以马反共”,和“非马反共”各有其积极意义,也都有不足之处。 (博讯 boxun.com)

    
    “以马反共”,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彻底揭穿了打着马克思主义破旗的中共,是个连马克思主义都违背了的骗子土匪集团,使其无法为自己鬼辩。
     但是,“以马反共”,对马列信徒才有用。如今,中共党内的马列信徒,“老革命”和极左分子死的死、老的老,完全边缘化。“以马反共”在策反中共成员上恐难发挥大的功效。
     “非马反共”更深刻,既然连马克思主义都是错误的,以马克思主义为灵魂的中共就更荒唐了。“非马反共”也是有利于长治久安的策略,因为只有深刻清算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才能彻底清除专制流毒,真正结束百年枭雄黑道乱世,把中华民族的主流精神引入民主宪政的正途。
    
     然而,“以马反共”和“非马反共”都有共同的不足之处,那就是:两者都不足以分化瓦解中共高层集团。
     因为,当前的中共意识形态早已死亡,不过是一个披着共产党画皮的特权既得利益集团,绝大多数各级党政机关、党校、团校官僚、“公务员”早已把马克思主义抛到了鸭绿江对岸,这些人之所以帮着中共拼命对抗自由民主潮流,根本不是因为信仰,而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公务员铁饭碗、以及防止被清算。因此,“非马反共”打动不了他们,“以马反共”就更不用说了。
    
     那么,“以马反共”、“非马反共”之外,还缺什么呢?
    
     还缺“以利反共”。
    
     由于中共罪恶滔天,民愤无比,网上很多人主张要严惩这个匪党骗子集团,报仇雪恨。但民运的目的不是复仇,而是拯救中国,使中国走上民主宪政的道路,因此,报仇雪恨的民运是不可取的,报仇雪恨的态度只能逼得中共统治集团负隅顽抗到底,社会转型的代价极其高昂,最后很可能鱼死网破、玉石俱焚、社会彻底崩溃,陷入空前大动乱状态,而中国如今的脆弱的生态、道德、文化环境已经无力承载那样的大动乱了,如果真发生那样的大动乱,中华有不复存在的危险,届时,我们就是把中共政治局成员杀光,最大的受害者还是老百姓。
     因此,要现实、安全、稳妥促成中国民主化转型,离不开对中共统治集团的分化瓦解,离不开中共党内的“庆亲王”、“袁世凯”。“以利反共”现在就能够起到彻底动摇、摧垮中共顽抗意志,从而彻底瓦解中共的作用。
     因此,搞民主运动也需要为中共官员谋出路。
     现在的中共官僚几乎都是是无信仰的财色之徒,中共即将垮台,难道这些精明的贪官污吏们不清楚?他们拼死顽抗,也是争取时间,为自己寻找出路和退路罢了。一旦有一套系统的民主宪政的方案,能够保证他们的身家性命、既得利益、甚至保证他们继续做官、直至退休、不被清算,这些色厉内荏、贪生怕死的家伙怎么不会对民主化神往之,难道他们会“誓死捍卫”即将灭亡的“人民民主专政”?他们会宁愿扒着中共这艘烂船,漂泊在人民仇恨的汪洋大海上?
    
     现实地说,中共无法“推翻”,只能“道解”,在“以马反共”和“非马反共”的基础上,“以利反共”就是当前道解中共的利器。
     怎样“以利反共”?总的原则是从上帝之道出发,对中共统治者,采取陈泱潮先生提出的“不敌视、不对抗、非暴力、偃武修文、共同扬弃、互动都赢、皆大欢喜”方针,饶恕容留他们,只要他们能够抛弃共产党专制体制,开放党禁、报禁、停止迫害异议人士和法轮功等信仰组织......
     具体怎样“以利反共”,主张走基督教民主宪政道路的张国堂先生在对其创建的中国共和党的阐述中有详细的叙述;同样主张走基督教民主宪政道路的陈泱潮先生更是提出了“新五权虚君民主共和”一揽子方案,其中有详尽的“以利反共”策略。我在此不赘言。
    
     但是,“以利反共”对某两三个中共寡头没有用,比如说胡锦涛,这是因为:胡锦涛当了多年孙子,才夺得红朝最高权力,中共这张画皮就是维系他最高地位的“法统”,一旦抛弃了中共专制,他的权力立刻就是非法的了。胡锦涛辛辛苦苦,刚刚得到这个最高权力,以胡锦涛暴露出来的阴暗品性来看,除非死到临头,否则他是决不肯放弃他的“法统”的。那种指望胡锦涛能够退党“另立新党”的想法实在是天方夜谭。
     话又说回来,胡锦涛的权威不仅不如邓,甚至不如僵,今天的中共里,远不是他一个人能说了算。中共高层中野心勃勃却又面临“退休”、或退而不休的人大有人在,如果“以利反共”可以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好处,他们还会认同胡锦涛的“法统”吗?
    
     曾节明 星期四 2005年12月29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曾节明
  • 平安夜圣诞献礼:民运老兵陈泱潮心年轻/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曾节明
  •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悼刘宾雁先生/曾节明
  • 多尔衮?“江泽民”?袁世凯? /曾节明
  • 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曾节明
  •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曾节明
  •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曾节明
  •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1)/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 曾节明:争取权益名份,拒背历史黑锅
  • 曾节明: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
  •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曾节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