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论科学社会主义/江恩泽
(博讯2005年12月28日)
    
     贯穿整个阶级社会的阶级矛盾所引起的社会阶级斗争,推动着人类社会向前发展,亦是社会产生各种思想,各种理论学说的源泉圣地,无论何种思想,何种理论学说都紧紧围绕各自的社会阶级立场,鲜明的反映它的那个阶级的愿望和要求,为属于它的那个阶级利益服务。
     斯大林说过:“人类的思维只是在经历许多磨难,痛苦和变化之后,才科学地研究出和论证了社会主义。西欧社会主义者只是在乌托邦(空想的,无法实现的)社会主义荒野上盲目徘徊很久之后,才给自己开辟了道路,才探索出和论证了社会生活的法则,从而论证了社会主义对于人类的必要性。[1]”人类社会曾经历了无产阶级及其劳动人民为了推翻资本主义的残酷剥削和非人的政治压迫,进行过无数次的反抗和直接的武装斗争,其间“有过多次暴风雨,多次大流血,然而悲愁依旧没有消散,创伤还是那样厉害,痛苦日益不堪忍受。[2]”由于当时没有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理论指引,人类虽然历经磨难创伤,一次又一次的斗争和反抗虽流血但最终还是归于失败。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是在马克思,恩格斯亲身参加无产阶级革命斗争实践的基础上,总结了革命经验,才得以科学的得出和创立。值得指出的是,革命导师批判的继承三大空想社会主义学说(十九世纪初的傅立叶,圣西门的空想社会主义以及欧文的空想共产主义)中的合理成份和有利于无产阶级革命价值的积极因素,其中包括了他们理论中的等等瑕疵和错误,这才从根本上扭转和解决了人类社会如何正确发展的方向和难题。 (博讯 boxun.com)

     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为普天下无产阶级及其劳动大众谋取利益,她为普天下无产阶级及其劳动大众所接受所拥护所爱戴。
     二十世纪初俄国十月革命成功,震撼了整个人类世界。她的伟大历史意义远非是使当时的俄国工农劳动大众从社会政治,经济中彻底得到解放,更为重要的是她证明了这样一个不容质疑的社会科学真理:即人类由自然社会走向科学社会主义社会的必然社会,已由空想而成为事实。同时也直接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正确。可以这样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人为“力量”可以与我们社会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真理相抗衡。真正强大的社会力量,不是以谁能拥有多少社会财富和社会资源来衡量,而是应以拥有多少社会人的支持和拥戴来决定。
     如果真理被人们所认识和掌握,那么,真理必将用自己的力量征服世界。
     认识事物上的错误会导致理论错误,理论将决定指导社会实践成功还是失败。
     科学社会主义亦即共产主义究竟是什么呢?针对目前社会上形形色色反对科学社会主义的种种谬论还有打着各种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实则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假的和冒充的社会主义革命者。科学社会主义给出了界定的基本主张:一,维护无产阶级及其广大劳动人民大众利益;二,消灭私有制,主张公有制;三,以无产阶级革命暴力制衡资产阶级的反革命暴力[3]。科学社会主义,鲜明地主张代表了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并把维护和资产阶级对立的无产阶级的根本生存利益作为自己的历史使命,教育工人,农民认识自己和资产阶级的阶级利益的对立是不可调和的,并引导他们坚决的进行反对资产阶级斗争。
     在如何对待无产阶级革命和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上的态度是科学社会主义和各种冒牌假的社会主义革命者的根本界限和区别。在此基础上我们仍然还不能忘记“无产阶级的发展,无论在什么地方,总是在内部斗争中实现的。[4]”
     科学社会主义,鲜明地提出,在人类社会所有问题中,所有制问题是社会生产关系中最根本的问题。要么为了资本主义社会生存,属于个人拥有即私有制;要么为了保障普天下千千万万的无产阶级及其劳动大众的生存权利,保障科学社会主义社会得以健康进步发展,属于社会公共所有即公有制。毋庸质疑,科学社会主义从无产阶级劳动大众的根本利益出发,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和内在矛盾进行了科学的分析,明确的指出资本主义社会就是寄生建立在赤裸裸的极为反动的吮吸抽取同类身上血管里的血液的私有制基础上的。由此倡明人类要废除资产阶级社会私有制的彻底主张,用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的公有制替代资产阶级的私有制。
     社会在漫长的进程中,人类已经意识和认识到,人生来应该是平等的,只是在社会生活过程中,人的贪婪和私欲造就了社会私有制,把现实社会分裂为天堂和地狱之比。代表人物马布利[5]认为,人生来就是平等的,但是私有制造成了贫富对立,产生了各种社会祸害。由此摩莱里[6]批判私有制,认为私有制是一切罪恶之源,他要求社会建立一个废除私有制,实现财产公有,人人有工作,人人靠社会供养,大家各尽所能,促进社会公益增长的社会。欧文更是呼吁社会,......在正确组织起来的和有科学根据的财产公有制度下,人人都受同样的教育和处于同样的生活环境,就不会再有图谋财产的婚姻或不平等的婚姻,不会再有道德堕落的儿童,而由现有制度的错误产生的罪恶将全部绝迹[7]。
     从十九世纪这些空想共产主义者对社会的主张来看,不论我们今天如何去评价,这些主张和理论观点都要比现时的中国那些口头革命派,自我标榜的社会“左派”要强上几百倍,几千倍,几万倍。他们的这种平等要求观点已经不再限于社会政治权利方面,已经扩大到了个人的社会地位。--这些主张是必须加以消灭的不仅仅是社会阶级特权,而且是阶级差别本身,所以,恩格斯称他们的主张和理论是“直接的共产主义理论[8]”
     人类从类人猿社会发展到今天高度文明社会,所有社会历史进程事实都在证明:只有废除私有制,才能废除雇佣劳动;只有废除私有制,才能消除社会一切剥削和压迫;只有废除私有制,人类才能得到彻底解放。私有制是社会万恶之源。消灭私有制,才能彻底消灭阶级社会,才会不再存在资本家和工人那种阶级尖锐的对立和因社会利益引起的对抗斗争,社会就不会存在天壤之别的贫富关系,也就不存在人依附人的奴役状况......,只有在此基础上,我们的人类社会才能彻底根绝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一切罪恶。
     现在的中国社会政权的合法性从被广大劳动人民群众质疑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工农民众指控它的暴力反动及违法犯罪,由此而引起社会政治,经济上的一系列的斗争和反抗。这种斗争和反抗所反映出的社会现象就是社会各种阶级利益的社会诉求。这种社会阶级利益冲突,事实上的不容忽视存在的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导致整个社会公共秩序混乱。一代伟人毛泽东主席为我们中国社会奠基创立建设所制定的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及相应产生的法律和法规已经荡然无存,被玷污了的人民民主政权已无任何人民民主可言。一个象征国家最高权力的中央人民政府已无治理社会威权。一个基层政府的官员,一个企业集团公司的管理人员,一个属于“国家”社会“执法”部门的工作人员,就可发神经的妄称“老子天下第一,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算个屁!”那种反动透顶目空一切的社会黑恶势力剩着私有制恶风的泛滥,气焰是那样的嚣张,蔓延至我们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角落落,方方面面。律法的丧失是使社会自然人是非善恶不分,腐败的“政府”官员利用社会权力与资本商人由羞答答的行贿,受贿,贪污,滥用公共权力继而发展到公开放肆联手垄断掠夺抢劫我们整个社会资源和财富。教育界与学术界的道德沦丧是使我们整个社会历史进程倒退,污导和戕害我们社会整整两代青年人!社会媒体丧失良知的宣传和报道,更是使我们的社会的道德沉沦和堕落......
     中国人民包括世界各国人民虽然都看到了曾经消灭了阶级社会的社会主义中国,在“改革开放”“搞活经济”的幌子下,重新走上官僚资本主义道路,社会在造就新的资产阶级的同时,也催生出了大批新的无产阶级革命者,虽然也看到了阶级与阶级之间的尖锐对立和激烈的利益对抗搏弈,但是不能理解无产阶级及其劳动人民只能通过以革命暴力制止反革命的社会暴力行为的革命意义。当然,使许多真正的共产党人望而却步的原因很多,其中最主要的是他们虽然知道一些革命道理,但找不到对于他们来说改造社会所能依靠的物质力量和社会力量。这是因为:他们承认这个社会已经由进步的社会主义走向反动的修正官僚资本主义,整个社会已经处于没有人性道德的恶性状态,那些作恶多端,泯灭人性良知的社会罪犯,有恃无恐的以手中的社会特权受到不应受到的社会“尊敬”,还有各种各样的“荣誉”和不该得的“奖赏”;那些以自己辛勤劳动对社会作出巨大贡献的工农大众,生活却受着贫苦的煎熬。他们对那些不参加任何有益的社会劳动,只是依靠对社会和对工农群众掠夺,于灯红酒绿那种醉生梦死的社会寄生者又心存恐惧犹怀幻想。
     利己主义单纯的从有利于自身如何获取利益,主观的也是想当然的去看社会;经济学家只从社会经济发展角度直观的去思索社会;社会娱乐家只为炒作,为博世人一笑而去挖掘一些低级趣味的爆笑材料......;惟有负有历史重任,对人类负责的社会政治家,与众不同的站在社会最高点,从社会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等领域去观察和思考社会出现的所有问题。
     要正确的认识和把握社会,就不能凭直观的感觉,应该从社会种种表面现象入手,着眼于这个社会深层次的社会结构,重要的是着力于形成这种社会政治结构的社会经济结构。
     中国有没有经济学家,有多少?那不是我们关心的问题。作为值得自豪的中国人,使我们感到耻辱也使中华民族蒙羞的是,中国的那些“经济学家”,根本不了解也不懂得在资本主义社会生产社会化和社会生产资料私有化之间的矛盾。拿农村来说,农民即便是在丰收年景,只要社会压低价格,或者不愿收购农产品,或者抬高农业生产必需的资料价格,就能轻而易举的使农民收入大打折扣,严重的甚至血本无归,自然而然的会引起农业萧条。同样,如果在不了解社会真正实际消费能力(比如房地产),把过多的商品盲目投放市场,又以毫不存在的商品成本虚拟地天文数字的拔高它的实际价值,其结果,毫无疑问的会引爆社会经济危机。所以,中央果断地采取宏观调控的经济政策策略是正确的。
     中国社会目前的“经济建设”完全处于无政府状态,与之对应的是社会政治的腐败,蛮横,专制霸道和堕落。种种的社会黑暗罪恶,用滴滴地人血浇铸起来的社会事实向世人昭示,资本主义社会就是建立在人吃人的私有制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就是社会性的生产和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的矛盾。通俗的说就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不可调和的社会利益矛盾,这是一切资本主义社会最主要的罪恶根源。
     社会生产力的增长给创造社会财富带来巨大契机,但却并未给社会大多数的工农大众带来福祈。是什么原因使社会财富在与日俱增的同时,反使无产阶级及其劳动人民生活陷于贫穷和痛苦?我们生存的社会状况非但没有随着社会财富的增长有所改进,相反在具备这种增长的改进中的条件下日益恶化?无产阶级用劳动的双手创造出如此众多的社会财富,这些社会财富究竟去了那里?
     腐朽的社会官僚和万恶的资本个人拥有者为了扩大剥削和掠夺利润,使出种种肮脏卑鄙手段,给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带来无穷的灾难和痛苦,工人阶级中一部分人会因种种原因失去职业,一部分就业的工人则会被延长劳动时间,增加劳动强度,即使是这样,无产阶级劳动所得的社会回报,其工资水平仍然还要下降,这些等等的非法掠夺行为是造成无产阶级贫困化的直接原因。
     我们的社会传介媒体,帮着无耻的腐败政府官僚宣传抱怨底层民众的“道德堕落”,但它们却“看不见社会制度的这种瓦解中的进步成分,看不见只会追求私利的伪善的有产阶级更严重的道德堕落[9]”。那些道貌岸然的政府官僚,私产拥有的有钱富人,社会“执法者”,理论学术权威,医生,城管......等等,为了追逐血腥的利润,使我们本来健康进步向上的社会主义社会,恢复了人口的贩卖,羞于耻言的性的皮肉交易,垄断商贸的社会黑帮,放高利贷,......那种对社会财富贪婪又急切的实施强盗抢劫,与我们社会的底层民众相比谁高尚谁堕落?
     中国社会腐败,最大的腐败是来自社会政权腐败,体现社会政权腐败的仍是涉及社会法律法规的机关执法腐败,“执法”犯罪的腐败直接威胁着这个社会政权能否合法存在。
     修正官僚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向我们展示的正是社会政治腐败和日益增加猖獗的社会犯罪。围绕这些社会现象的是赤裸裸的金钱散发出来的铜臭成为社会权力的第一要素;是使我们社会窒息的是,社会公共权力屈居第二位,成为钱财的奴隶。
     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时期阶段?不是农村转化为城市,仍是由社会主义的中国演变为修正官僚资本主义中国。社会产业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突飞猛进的生产技术的变革,改变了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状况,促进了资本主义关系的发展,这种社会产业革命,重新造就了现代工业的无产阶级。工人阶级与分散在农村中的农民阶级为维护自己的生存利益而进行自发的社会阶级斗争,标志着中国社会阶级关系的重大发展和变化,随着递增的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这种社会阶级关系,必将伴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而发生剧烈的变动。
     一个社会思想体系的转变,必定引起和带动社会的动荡,推动社会历史车轮前进。
     社会要进步,要前进,决不是依靠社会中的那少数一部分“精英”人物,也决不可能依靠那些自诩“天才”人物去发现和宣传属于他们的那套“合理”的歪理邪说。如果谁认为自己是人类中的天才,要求人们听从他的“旨意”,按照他的观点和想法去改造我们的社会......社会发展历史进程定会无情击碎这类自命不凡的社会政治骗子的黄粱美梦。
     现在在世界范围内竟然有人说要挑战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是错误的,只有资本主义社会才是人类最终希望所在,他们举出的社会主义国家实例几近覆灭,所剩无几就是“明证”。但他们对于自身的“理论”有多少含金分量看不清,我们仅就马克思本人对待科学的严谨态度,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够望其项背。一个语无伦次不知如何表达语言的人说要去挑战科学巨人难道不觉得好笑么?说三岁小孩由于摔交因而长不大,有多少人相信?科学社会主义在人类建设社会中只不过走了一些不可避免的弯路就认为她是错误的选择,这种牵强附会的恶意歪曲能有多少说服力?难道人类为了征服宇宙,所有付出的生命和巨大代价只能“证明”征服太空的选择是错误?
     任何一个新的社会制度只有在革命斗争中能够诞生。无产阶级只有再次通过社会革命,才能纠正科学社会主义建设社会时所出现和发生的错误,才能堵住建设社会过程中出现的种种漏洞,才能使社会修正主义者,社会机会主义者,官僚资本主义者阴谋颠覆社会主义人民民主政权难以得逞。那种认为依靠理性的威力,依靠人们社会道德的感化,依靠社会舆论宣传来实现社会制度变革是根本不可能的妄想。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真理告诉我们,要变革反动势力阻碍社会进步的反动社会制度,不能靠乞求反动的统治阶级发善心,不能凭一相情愿的善良愿望促其理性的回归我们社会,乃要靠被压迫和被剥削的工农阶级的觉醒,靠无产阶级觉醒以后形成的阶级联盟,靠联盟以后联合起来的那种社会力量进行的社会实际革命。近一个半世纪来发展着的共产主义革命事业,经历着跌宕起伏的社会阶级斗争学说,她那光辉地斗争历史告诉我们,无产阶级是人类历史上最为先进进步的阶级,只有依靠这支革命队伍,坚定执著地沿着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所指引的方向进行共产主义革命,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才有希望得到长足发展,革命斗争才能取得胜利。反之,革命斗争则黯然无光,革命运动遭受挫折。
     可以预见的是,二十一世纪能够领导中国进行社会革命斗争的不是什么政府官僚,科学家,学者,以及社会诸理论家,斗争的直接目标是社会公共权力和社会公共资源。社会公共权力掌握在一部分腐败官僚手中,社会公共资源握在一部分官僚及拥有社会资本私有者手中,社会宣传权,社会“解释”权又握在政府官僚和社会媒体手中,社会司法和执法权则被政府官员所垄断。这样,社会一些重要资源和权力似乎全被当政者掌控;但是,进行社会实际斗争权却牢牢的掌控在由自发参与到自觉自愿参加斗争的无产阶级及其一切劳动人民手中。因此,领导这场伟大的社会政治革命斗争权力主角惟有中国无产阶级当之无愧。正是那些政治上被人看不起,生活上处于贫困潦倒的城市无产阶级,浪迹城市来自于中国农村的乡村汉,流落在街头路边的乞讨儿却能掀起一场震撼中国以及世界的重大社会政治制度再度变革的风暴。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所倡导的科学社会主义,之所以能纳入人类社会科学范畴,因为这一理论体系,不是来自他们个人自吹自擂自封,她是来自于人类自身的发展进程。自人类的生命在宇宙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了孜孜追求解开自然和社会存在的种种困扰人类的科学难题。经过一代又一代的有识之士努力,其中不乏有杰出的伟人不惜冒着生命之躯危险,从容地付出难以想象的自己毕生精力和艰辛代价包括献出自己珍贵生命,才为人类点点滴滴地积累形成所共同认可并接受的自然和社会的科学真理。才会有我们今天的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社会。
     科学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革命对社会中任何一个阶级来说,都是有利的。她不仅仅是帮助穷困的无产阶级及其劳动人民消除物质生活上的灾难,能够获得真正意义上的人的尊严而又幸福生活,就是对于那些具有私人资本的富人同样也是极为有利的,她对于富人自身以及子女们的生命面临拥有掠夺而来的巨额社会财富而时时处于危险状态,就是对于他们的后代延续那种人生伦理的天伦之福也是极有好处的。在日常生活方面,科学社会主义对于富人也是施以人道的,只要他们参与社会力所能及的社会公共劳动,社会的回馈是没有穷人富人之分的......
     社会生产资料本来就属于人类社会共同拥有;如果我们使社会化生产有组织有计划的进行,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那种生产无政府状态就能够得到彻底克服和被消除。那种普遍的惠及社会每个人的幸福生活就会到来,社会上的一切阶级矛盾就会随之消去,等等的社会罪恶现象随着阶级矛盾的消亡而自然消失。
     人们看不到的事实是,原先创建的社会主义社会积累下来的巨大社会公共财富给予每个社会人的社会福利日渐的被消耗,社会中许多人的认识上和情感上的麻木,拐不过弯的原委正是来自这一不容忽视的原先社会主义社会公共积累。把现时反动的社会资本私有化社会混同于原来的社会资本公有化社会,区分不了什么是真正的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倡导和建立的为无产阶级及其劳动人民利益服务的共产党,什么是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邓小平名义上的共产党实则上代表修正官僚资本主义利益的资本私有党(尽管他们还是打着共产党的旗号)。
     中国人民用辛劳的双手养活着许许多多的社会学者“精英”,他们整天在那里“研究”“发明”和“创造”许多能够“充栋”的专家级的政治,经济理论,但是,我们就是从中找不出一种理论是用来研究是使我们社会进步,有利于无产阶级及其劳动人民生活的理论,他们夸夸其谈的都是些专为自己谋取利益没有丝毫羞耻感的杜撰出来的梦中呓语。
     社会主义社会的政治家,经济学家,为什么不去研究社会主义社会有利于人民生活幸福的政治经济规律?反化大力去研究资本主义社会那套如何压榨,剥削,掠夺劳动人民的政治经济手段?他们对资本主义社会的那套享乐主义观点情有独钟,他们忘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自由”市场经济在竞争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的会走向它的反面--社会市场垄断。这已经被社会反复证明了许多回的社会政治经济定律;在享乐主义利欲思想驱动下,他们能看到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社会伟大作用么?他们只会认为,那些工农阶级,命中注定是受苦受难,是社会中活的劳动机器......如此而已。
     但是,令人困惑费解滑稽的是,这些自命不凡的社会政治家,社会经济学家,既然公开否认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但在研究事物中自然不自然,自觉不自觉的又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一方面他们公开否认马克思主义是社会科学,一方面又发自内心的(暗中)承认马克思主义是公认的社会真理。这种来自他们内心的矛盾心理是使他们不会认识到任何一种社会政治经济活动,如果不能与当今无产阶级的斗争实践相结合,所提出来的种种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案和措施,都将失去变为现实的物质力量,其结果只能是徒流于一种外表漂亮的形式。
     恩格斯在历史上曾经这样评说和描述过这类人:“他们来自资产阶级,因此不能和工人阶级融化在一起[10]。”既然这些人不是来自无产阶级内部,而是从社会统治阶级来的人物,或者有些人虽然也经历过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经历过那种值得自豪的血与火的斗争锤炼,但当到了晚年,享乐思想占了上风,完全忘记了自己曾追随无产阶级进行共产主义革命,忘记了那种革命的伟大历史意义。在荣誉与私欲面前,他们选择了狭隘的个人享乐。有些人根本没有经历过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考验,他们的思想必然包含着资产阶级利己主义的影响。还有混在工人阶级队伍中的各种假的社会主义革命者,他们实为是社会机会主义者。他们都不会从阶级利益出发来维护无产阶级的权益,他们代表的是修正,官僚,资产阶级,小资本家等富人的社会利益。他们有时流露出来的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某些不满,只是想消除一些社会弊病,以便更好的保障资本主义社会得以长久生存。他们打着拥护毛泽东主席,关心无产阶级的幌子,目的不是进行无产阶级的再度革命,他们只是想骗取工农阶级的信任,从而达到进一步控制和破坏无产阶级革命。正因为中国有了这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目空一切的人物,自然就有了各自发明的一套“完善的社会制度”,那些五花八门撩人眼花的“理论”,企图通过控制的媒介舆论宣传,再通过社会公共权力强压的典型示范,强加于我们的社会和劳动人民。他们“解决”重大社会问题,不是本着探索某种社会科学,社会发展规律,而是想当然的从自己的头脑中产生,这种想当然产生出来的“理论”及解决问题的方法正与那些“不成熟的理论是和不成熟的资本主义生产状况,不成熟的阶级状况相适应的[11]。”
     不了解社会实践的现实意义,就不能懂得知悉正确的思想认识来源于实践,社会实践反过来检验人的思想认识是正确还是错误。
     现在中国中央“政府”能清醒的看到中国国内的一些严重问题,能理智的提出给工人阶级以应有的社会劳动权(千方百计地解决就业岗位),提高工人阶级的劳动收入;社会生活保障权(尽量给每一个工人提供社会生活保险);重新认识社会公共医疗卫生权;重新检视社会公共教育权;这些“检讨”措施得到一些小资产阶级文人的极力追捧,但对于工农阶级来说,无论“政府”把它当作目的或者是作为达到目的的一种策略手段,这种社会改良式的“改革”,都只能是暂时的缓和一些非常尖锐的社会阶级对立的矛盾。无产阶级及其劳动人民需要的是废除那种万恶的吃人的社会制度,取而代之的应是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人民民主社会,亦即科学社会主义社会。
     中国人民刻骨铭心地不会忘记,原来的社会主义社会的那些公益化劳动,医疗,教育等公共社会福利曾经给予中国人民最大的幸福社会生活保障。中国曾自豪的向世界宣布过:消灭了社会中最丑恶的卖淫,吸毒,贩卖人口,黑帮敲诈勒索等社会现象。与此同时建立起的全社会的医疗卫生保障系统,从根本上去杜绝社会流行性的传染病。以前只能听说的国外“爱滋病”病毒现在在我们的国家已是司空见惯泛滥成灾。现在我们的中国社会在不法横行中的人祸中又遭天灾肆虐;先是莎斯后是禽流感,又是地震更令人心痛的是没完没了的矿难!多少鲜活的生命在病魔的折磨下在痛苦中挣扎死去?有多少鲜活的生命因为无力抗衡残酷的社会政治高压,经济盘剥而睁大着满是泪水的不愿又无奈的双眼撒手人寰?令人发指的更有当一个人的生命还未完结之时,因为无钱治疗疾病活生生的被拖进死魔之地--火葬场?!
     资本主义社会吃人的制度,给中国和世界劳动人民造成和带来无穷无尽的生活贫困和没有生活保障的灾难;这种制度下的社会还造成许多穷人家的孩子得不到应该得到的社会教育。这种十分恶劣的社会环境驱使一部分人为了生存而被迫铤而走险的走上堕落犯罪之路,然后我们的社会又因犯罪而对他们进行惩处,这种严厉的惩治的办法,显然有失公理。就以表现出的种种社会罪恶而言,过错显然不在于他们自身,仍是那种使人为了生存而迫使他们犯罪的社会环境,那个万恶不劫的资本私有化的社会制度。
     在阶级社会中,生活在不同的阶级中的社会人有着不同的社会看法,这是每个人在自己“私欲心”的支配下,从事着不同的社会活动的结果。
     我们为了继续进行共产主义事业革命,“为了使社会主义变为科学,就必须首先把它置于现实的基础之上[12]。”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即使是人类社会公认的社会科学真理,我们也不能“以为只要说服大多数人,只要把社会主义的美丽远景描绘出来,大多数人就会拥护社会主义[13]”。设想,那些残暴的资产者,腐朽的官僚,反动的社会修正主义者他们能被说服么?所以,共产主义革命真理如果不同无产阶级的社会政治斗争相结合,就只能成为一种美好的憧憬和愿望,一种奢侈的豪华摆设,一种不可能成为事实的虚拟蓄念;对我们的社会不会发生任何实际影响。只有当它与千百万劳动人民的斗争相结合时,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改造社会,改造人类世界的精神力量和物资力量。
     中国无产阶级的革命党人其真正的共产党人,不要被那些几百年才诞生一个“伟大的天才”人物妖言所蛊惑,能使我们人类社会最终摆脱斗争和痛苦的只能是人类自己本身的不懈努力和奋斗。与其说中国不可能再出现毛泽东式的伟大人物,由此观点和论调来断定中国不可能再有“打打杀杀”的革命运动,不如说这是那些人的“断言”是发自他们内心对无产阶级再度继续共产主义革命的深深恐惧。这种观点理论上的错误,在社会实践上也是极为反动的。这种观点的主张实际上就是要把无产阶级的革命运动引上放弃政治斗争的道路上去。
     他们竭力宣扬社会改良和极力搞的那套阶级调和,甚至睁着眼睛说瞎话,欺骗人民说中国已经没有了阶级,没有了阶级那来的阶级斗争?他们把社会主义的社会要求同工人阶级革命对立起来,用恫吓,欺骗或是按抚人心等手法,在工人阶级及社会中散布各种流言蜚语,用力量对比悬殊恐吓真正共产党人,以此来松懈瓦解工人阶级的战斗意志,或者把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的社会革命真理庸俗化,把革命斗争简单化,或者把自己装扮成无产阶级革命者,粗暴地对待每一位想继续革命的同志,妄图使革命者厌弃一切革命斗争。
     这些冒牌假的革命者,对当今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危害极大;他们阻扰无产阶级继续革命,阻扰中国劳动人民自觉自愿的参加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革命斗争。国际资本主义与中国腐朽的官僚资本主义对于人民的掠夺和压迫剥削,使得工农阶级,学生阶层不断觉醒,不断的自发起来反抗和斗争。与上世纪的无产阶级革命不同的是,这种反抗是基于普遍深厚的社会认识基础上,社会罪恶来源于反动的社会修正官僚资本主义制度。
     只要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对立存在,阶级斗争就会存在,而且这种斗争必定要反映到无产阶级内部来。那些冒牌假的无产阶级革命者依然会打着各种旗号,继续反对科学社会主义,反对共产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宏伟事业。毛泽东主席曾经告戒革命者说:“指导一个伟大的革命运动的政党,如果没有革命理论,没有历史知识,没有对于实际运动的深刻的了解,要取得胜利是不可能的[14]。”在今天我们的中国社会,如果仅仅有了指导实践的革命理论,没有一个工农阶级信任,拥护和支持的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的政党--共产党,要想取得社会革命胜利同样也是不可能的。
     我们的社会历史也正是这样证明的。
     时代赋予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重任,既光荣而又伟大,既艰巨而又道远。所以,我们必须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坚持共产主义革命的社会政治斗争,时刻注意同各种各样的假冒的社会主义作坚决的斗争,时刻注意清除自身不利于共产主义革命事业的一些不良影响,为了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再度取得最终胜利,为了实现伟大的共产主义光辉明天,使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重新得到确立,使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在全世界得到实现......
     --中国共产主义革命者,团结起来!
     --胜利一定属于进步的中国及其世界无产阶级劳动人民!
    
    江恩泽 2005年12月1日初稿于中国南京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1]《俄国社会民主党及其当前任务》《斯大林全集》第一卷第九页
     [2] 同上
     [3]《恩格斯布鲁塞尔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马恩选集》第四卷319页
     [4]《恩格斯致奥倍倍尔》《马恩选集》第四卷434页
     [5] 法国人1709-1785
     [6] 法国人生卒年不详
     [7] 欧文下卷15页
     [8]《共产党宣言》第54页
     [9]《英国工人状况》《马恩选集》第2卷525页
     [10]《英国工人状况》《马恩选集》第2卷527页
     [11]《反杜林论》256页
     [12]《反杜林论》17页
     [13]《关于用自由平等口号欺骗人民》《列宁选集》第三卷835页
     [14]《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毛泽东选集》第一卷498页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宝钢集团公司重重黑幕/江恩泽
  • 揭开上海宝钢的重重黑幕!/江恩泽
  • 2005:无产阶级继续革命与修正主义复辟的分水岭/江恩泽
  • 江恩泽: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的理论和实践究竟是科学还是谬误
  • 江恩泽:中国目前形势和任务--消灭私有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