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马晓明访谈录/邓永亮
(博讯2005年12月27日)
    马晓明是陕西著名人权民运人士,因致力于人权民主事业,经常披露
    人权受侵害的事件,数次被当局无理传唤、扣押,并长年被监听电
     话,经常被当局严密跟踪。今年4月12日在采访非法拆迁事件回家的 (博讯 boxun.com)

    途中,因为与交警发生口角,他于当日被西安当局以涉嫌妨害公务拘
    留。5月10日,他被西安市劳教委决定劳动教养1年。11月3日,根据
    他所在劳教所的相关规定,他被所外执行劳动教养,回到家中。笔者
    对马晓明就这次与交警发生冲突引发他被劳动教养的事件,进行了访
    谈。内容如下。
    
    (以下,“邓”表示“邓永亮”;“”马“表示”马晓明“。)
    
    邓:请你介绍一下,这次与交警发生冲突的过程。
    
    马:2005年4月12日上午约10点30分,我骑自行车经过雁塔路与友谊
      路十字路口,准备从南向西拐。南北方向绿灯,从南往北的机动
      车过完后,我拐向西面,停住车,等从北向南的车通过后,看到
      1辆由北开来的小轿车闪着右转向灯,也就是显示这辆车要由北
      向西拐,我也就骑自行车向西行,没想到这辆小轿车没有向西
      拐,而直接向南开过来。我听到岗台上的交警在喊,喊的什么话
      因太嘈杂而听不清楚。我回过头来看这辆小轿车在我前面绕了一
      下,向南开走了,我也骑车过了由北向南的机动车道。这时仍听
      见岗台上的交警在喊,回头看时交警正站在岗台上指着我喊,喊
      的什么听不清。我只好下了车,朝着交警边比划边大声说:“那
      个车闪着向右拐的灯嘛。”交警仍然指着我喊。我想我是走不了
      了,就推着自行车从十字路口的西北角走到岗台下。这时我才听
      清交警在喊我:“乱闯什么?”我撑好自行车,对交警说我没有
      乱闯,那辆小轿车开着向西拐的灯却向南直行。警察一口咬定是
      我乱闯,我自然不服:汽车打错了灯,差点撞了我,警察不但不
      批评司机,反而指责我。我和警察吵起来。警察站在岗台上指着
      说我。我上到第1层台阶上,把警察拉下来,反复说那辆小轿车
      打错了灯,质问警察看到没有?为什么不批评那个司机反而指责
      我?交警说我“胡说”,我说“谁胡说了?”交警骂道:“狗在
      那胡说呢!”我说:“你骂谁呢?”交警说:“我骂狗呢。”我
      气急了,用右拳打在他左腮部。他退了两步又冲上来。我又一拳
      打在他的左肩窝上。这时赶来的另1位交警把我们拉开了。我们
      继续争吵。吵的中间,交警又骂道“你说你妈个屁呢”。我气得
      脱下左脚的人造革鞋要打他,被另1位交警和2、3位协警拉住,
      没打上。我们继续争吵,因我被另1位交警和几个协警拉着,交
      警苗波冲上来,用胸和头部将我撞倒在指挥台上。我左手背被擦
      破。我站起来,也用头撞了交警,后我又被拉开。我被交警扣
      住,交给随后赶到的巡警,又被移交给了建设路派出所。
    
    邓:今年7月,因为西安市林业局和四川、重庆市以及西安市的国保
      人员合谋把我的妻子赶出了单位,最后发展到要把我怀孕的妻子
      从现在住的房子里赶出去的地步。我忍无可忍,准备采取示威游
      行的方式进行抗争。我与西安市1个姓邱的国保进行了交涉,并
      表示抗议。那人杀气腾腾地对我说:“告诉你,放老实点,不要
      乱来,对你们不是没办法。该劳教的就劳教,该判刑的就判刑。
      赵常青和马晓明就被判刑劳教了。李智英一来西安就把他抓了送
      回去。你老婆在西安,关系不要搞僵了。”这说明对你的处置与
      当局的政治保卫有联系:连西安市国保人员都没有否认这一点。
      按照中国现存的法律制度及惯例,你所犯的事最多不过罚1、200
      元钱,或者治安拘留几天,远不至于被劳教1年。当听说你被刑
      事拘留时,我预感到当局对你进行政治迫害有了借口而非常着
      急。你被刑事拘留和劳动教养,我认为绝对是政治迫害。你认为
      你这次是被政治迫害吗?
    
    马:我认为许多情况表明,我被劳动教养不能说与政治迫害没有关
      系:
    
      1、当我被判劳动教养1年时,我的律师就对人说,我把政府的
        脸都抓破了,1年是非常轻的。
    
      2、我的律师在看守所见我,每次都有国保人员“陪同”。
      3、4月13日上午,也就是我被投进看守所的第2天,有位副所长
        把我叫到院子里,不问我与交警冲突的事,而问我:“你89
        动乱时做什么工作?担任什么职务?干了些什么?”
      4、4月13号中午,看守所1个管教在给我打菜时对我说“马晓
        明,你父母都是共产党员,共产党让你干这么好的工作,为
        什么你还要反对共产党呢?你看我就不反对共产党,共产党
        是执政党啊。”
      5、我的亲友得知我被关进看守所,赶到看守所送些生活用品。
        门口接待的工作人员一听说是给马晓明送物品,顿时态度严
        厉地说:“马晓明?他的事大了,态度也不好,我们要好好
        收拾他呢!”我不知道怎么就“事大了”?
      6、按规定,劳教决定做出后,公安部门应在1个月内将被劳教
        人员递解劳教单位,而碑林区看守所在对我的劳教决定做出
        后的第3天,就不顾我再三声明我已提出所外就医的申请,
        迫不急待地把我送交劳教所。我向所长提出我正在申请所外
        就医,要求暂缓押送劳教。但所长说,执行劳教不影响申请
        所外就医,将我即刻押送劳教所。这就是要做出我已被送交
        劳教单位服教的既成事实。
      7、我的糖尿病发现已有3年多,在看守所里医生测血糖为
        18.5,(正常值为5~9)。中心性视网膜炎是长期从事新闻
        摄影工作、频繁使用摄影机、摄像机而罹患的。腰肌劳损是
        年轻时在新疆当兵,在严冬睡了无取暖设备的房子而种下的
        病根,随着年龄增长而日益严重。这些病都需要日常治疗和
        修养。加之我54岁的年龄,使我不适应劳教所的环境。我申
        请所外就医,表示随时接受检查,验证这些病症。然而西安
        市劳教委的官员答复我的律师说:防害公务不得批准所外就
        医。有没有这项规定,这样的规定合不合理,暂且不说,我
        知道的是,就在我被关押的号子里,在我之前几天和我被关
        押的日子里,就有两位同样是与警察发生冲突、被定为“防
        害公务”而被劳教的人,提出所外执行被批准。至于听到的
        因此种案情而获所外执行的,那就更多了。不知为什么单单
        我不能所外就医?
      8、在我被押上汽车之前,看守所长和另外4名干警,对我进行
        了严密的搜查。他们命令我在看守所院子里脱得只剩下裤衩
        靠墙站着,将衣服、被褥抖了又抖,细细地摸捏一遍,我带
        的书1张1张翻过,鞋袜也仔细翻看。一批人搜过还不放心,
        所长又叫另一批人仔细翻了一遍。他们将我收藏的已被干警
        检查过的亲友的来信、我的测血糖用药记录、我在看守所里
        的帐务和简单的日常生活记录、我抄写供背诵的电脑五笔字
        形口诀、《看守所在押人员行为规范》等全部搜去。到了劳
        教所后,我问了20几位从碑林看守所转来得劳教人员,他们
        在离开看守所时,都没有被这样搜查过。
      9、为达到劳教我的目的,在西安市劳教委对我劳教所认定的
        “事实”中,隐瞒了当时小轿车打了转向灯而直行的问题,
        只字不提交警苗波放过小轿车而无端职责我并骂我的严重情
        节,对我与苗波的冲突任意编造,矛盾百出。我到了劳教所
        服教后,提出了行政诉讼,莲湖区人民法院于6月28日开庭
        审理。在法庭辩论中,我对《劳教决定书》认定的“事实”
        提出了5个问题。出庭的西安市劳教委的两位官员沉默良
        久,无言可对,没有做出1个字的答复。尽管这样,西安市
        莲湖区人民法院还是做出了驳回我的诉讼请求,维持原判的
        决定。
      10、在西安市劳教委出具的证人证言笔录中,有1位证人的证言
        很奇怪。一般人注意到我与警察冲突的过程,是在小轿车差
        点撞挂我开始的。而这位自称是在十字路口旁1家店铺中上
        班的证人,是在我从南边的路口向北骑行时,就注意到我的
        行迹了。什么人能这样密切注意我的行迹呢?
      11、我进入劳教所后,所在组的组长对我异常严厉,督促我从一
        醒来下床直到上床入睡,除了吃饭上厕所外,一刻不停地干
        活,还要背《所规》、《五化》、《三字经》,尤其不允许
        我做生活记录,不允许我与其它劳教人员说话。组长凶狠严
        厉地说:“老实告诉你吧,干部已经说了,你的问题很严
        重,要对你特别实行严管。”我要在限定的时间内,将行政
        诉讼状递交给法院,但我连一点写诉状的时间都没有。后来
        指导员批准吃完午饭给我两小时时间。我的状子起草好后让
        指导员、组长等看了。看后,他们对我的态度明显的变了。
        时间长了,周围的人逐渐对我有了了解。组长对我说:“你
        这肯定是个冤案。一定是你得罪了什么人,给你挖了个坑
        (陷阱)。”组长还告诉我,其实不是中队、所里要严教
        我,而是上面有人特别指示,说我这个人很危险,是法轮
        功,神经有问题,爱乱写东西,一定要严加监视管教,其它
        组的人严格禁止到我们组来,更不允许与我交谈。他们说我
        神经有问题,是法轮功,不知依据是什么?这些话从来没有
        当面对我说过。这不是诬陷、背地里整人是什么?
    
        这些事情如果说对我的处置与政治迫害无关,能说得通吗?
    
    邓:你11月3日被当局批准所外执行是什么原因呢?
    马:我被批准所外执行是因为劳教所有这样的规定:交纳一笔钱,上
      一个月的职业培训班,当服教时间过半,没有违反所规,就可以
      所外执行。我入所3、4天后,即向干部报告要报名登记参加职业
      培训。我的亲属也表示愿意缴款,承担所外监督教育的责任。但
      是中队干部回答说:“你的情况还需要等一等,还需要研究”
      “你的要求我们定不了,需要上级定。”就是不批准我上培训
      班,家里送来了钱又退了回去。后来,我向西安市公安局的有关
      人员提出:如果没有其它理由,希望在我上培训班的问题上给我
      与其他劳教人员平等的待遇。如果有其它原因不让我上培训班,
      请明白告诉我。在这之后,直到8月份,我参加培训班学习的要
      求才被批准。我被批准所外执行还可能有外界呼吁的原因。
    
    邓:你请的律师叫窦培信。他曾经是赵常青、颜钧等西安政治犯的辩
      护律师,可以说他是完全包揽了西安政治犯的辩护。但是,听说
      赵常青当庭取消了他辩护律师的资格。你也当庭解聘了窦培信。
      你并且在审理结束时对窦培信大吼:“你比共产党还坏!”你为
      什么当庭解聘他呢?目前高智盛律师的事务所被当局企图吊销执
      照,这与窦培信的表现有什么对照?
    马:我当庭解聘我的法律代理人窦培信是因为他没有履行1个律师的
      职责,他把警察编制出来的事实进行认定,却对我说的事实不予
      理会,反复说在事实认定上原、被告没有分歧。我多次提醒他事
      实不是那样,他都不听。他还说我是主动走到警察岗台前找事
      的,并把交警骂我的话说成是交警赌咒没有骂我的话,反复说明
      劝告无效。我不得不把他解聘了。我当初聘请他是因为我被关到
      看守所后完全失去自由,信息全无,没有别的选择。高智盛律师
      能够不顾个人安危履行1个有良知的律师职责,是极其难能可贵
      的。窦培信不能与他相比。
    
    邓:大陆的老百姓常常把警察称之为“狗”,都怕被他们咬的,当被
      警察辱骂时,都忍气吞声,大不了心里小声的回骂几句,但绝不
      会去与警察当面论理的。中国人要想拥有做人的尊严是非常困难
      的。你作为民主人权人士,对你这次事件有没有什么可以吸取教
      训的地方?
    马:我们所处的社会不是法制社会。他们要对我们民运人权人士进行
      迫害是非常容易的。我在与交警的冲突中是有错误的,我不该动
      手。但是,象许多中国人那样忍气吞声、隐忍苟活我做不到。那
      样只能使专横暴虐更猖獗。我们应该以合法、和平的方式维护自
      己的权益。我们应该尽量少犯错误,不给他们有乘机迫害的借
      口。
    
    邓:谢谢马老师,今后有时间再与你交换看法。
    
    电话:029-88429416 朱玉玲 转
    成都手机号:13378101372
    
    原载《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被政治迫害的马晓明/邓永亮
  • 杨天水:谁在构陷张林、许万平和马晓明
  • 异议人士紧急呼吁救援马晓明许万平等良心犯
  • 当代圈地运动及拆迁难民的境遇/马晓明
  • 赵昕:马晓明“所外执行”重获自由
  • 赵昕:马晓明"所外执行"重获自由
  • 马晓明已经重获自由
  • 西安异议人士马晓明被判一年劳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