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博讯2005年12月27日)
    1996年4月,中共紧急下文在全国收缴、封杀高校出版社为我出版的百万字5部系列学术着作。该系列着作中的《不战而胜》一书,在披露了“国共重庆谈判”相关资料后,得出了国共两党在所谓“和平建国”的谎言下积极备战的结论。当时国民党当局以“统一”压民主,以“稳定”压“变化”;中共则声称: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60年前的国共内战之初,发生于《大公报》和中共喉舌《新华日报》、《解放日报》的一场“真问题”论争,如今读来,尤响在耳,何其具有现实意义。
    
     当年的《大公报》,曾是以共产党为友的所谓“进步报纸”,其舆论导向常常偏向中共。据查,该报从来不称中共是“共匪”。但就是这样一份“进步报纸”,都因反对内战,主张“军队国家化”而遭到中共口诛笔伐,引发了一场颇耐人寻味的“笔墨官事”。 (博讯 boxun.com)

    
    1945年11月2日,《大公报》面对刚刚爆发的国共内战,刊发了一篇社评《中国政治之路》。该文提出:中国怎样走向民主?取决于一二个大党和一二个领袖。该报总编辑王芸生如此“譬喻”说:“假如我是蒋主席”,将立刻宣布国民党不再专政,还政于民。“假如我是毛泽东”,我会要求国民党结束训政,“但不必由共产党专政”,“我争党的地位公开,我争各种基本的人权”,如果这一切得到保证,就取消共产党的地方政权,改组共产党的军队,使之国家化。王芸生的意见很明确:国民党要实现民主,共产党必须放弃地方割据政权和党控军队,也就是“军队国家化”。10天后,该报又刊发了一篇《应该问问人民!》的中性立场社评,说国共“叮叮当当”纠缠的“地盘”和“枪杆”问题,“从人民眼中看来,乃是党派的私争,根本蔑视了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文中指出:所谓地盘问题,就是若干省的用人问题,也就是选择公仆。这是主人一事,“不应由仆人争吵”。军队问题也一样。“应该把军队拿出来交给人民选举的政府”。
    
    此文发表一周以后,共产党发起的攻势越来越火,随着北方战事更加凶险,人民看得越来越清楚,其实中共为夺取政权,不惜牺牲民生民计。一向倾斜中共,至少是中立的《大公报》,不得不调整立场,再度发表了一篇社评《质中共》,该社评认为,“中共是当前局面中的一个主角”,也就是主要原因。文中质问毛先生在重庆时,曾风度翩翩地在公开集会上大声的说“和为贵”、“忍为高”;而目前这局面,试问中共究曾和了几许?忍了多少?这时的《大公报》立场坚定地声称:坚决反对国家分裂。该文写道:“政党要争政权是应该的。问题在于应该以政争。不应该以兵争。以政争,是政策及政绩决定胜败;以兵争,则是以武力决定胜败。以政策政绩胜的,是和平民主之路;以武力胜的,必然是强权专制。”此文至今读来,都倍感一语中的。但就在这篇《质中共》发表的第二天,也就是11月21日,中共《新华日报》便容不得批评,一反友好常态,开始发起文化讨伐。当即发表社评《与〈大公报〉论国是》,大谈中国只有“变”(搞民主)才不会“乱”(打内战),专制不变为民主,社会就不会安定,声称“人民要求变化才可以不乱”;军队国家化是跟着政治民主化来的,军队只能“化”于民主的国家,不能“化”于国民党的一家之“党国”(中共现在自称是“人民当家作主”了,可党的军队怎么还是不“国家化”呢?)。
    
    这还不算,中共面对当时《大公报》的批评,更加猛烈的回击发生在12月8日。那天延安《解放日报》发表了《驳大公报》一文,由陈伯达亲自撰写,讥讽《大公报》关于国家和人民的观念“落伍极了”,“幼稚极了”。无论满清政府、袁世凯政府,都是在“国家”、“中央”、“合法”的名义下打杀人民的。共产党要是放弃武力,人民便只能在刽子手的刀下生活。“《大公报》的作者先生!你们要在人民面前抹煞这种血的经验,血的教训,你们是低估了人民的觉悟了。”
    
    中共《解放日报》用了足足一个多版,刊发《驳大公报》一文,长篇大论中共的“国家观”,“人民观”,令一向亲共的《大公报》饱尝了中共决不允许半点异议的文化讨伐。这场字字句句直逼中国“真问题”的笔战,太至关重要了。真可谓是一场跨世纪的争论,这个“真问题”的争论,今天还远远没有结束。
    
    60年后,中共不以“政争”,而以“武力”胜天下的结局,不幸被《大公报》的社评言中了,即“以武力胜的,必然是强权专制”。当《大公报》和全国人民被“涮”了一个来回,历史的脚步却又圆了回来。如今已放弃“武争”的国民党,反倒开始在台湾以“民主”应对大陆的“统一”,而大陆人民也在要求中共学习台湾放弃“武争”,实现“军队国家化”了。但中共却开始重复他曾一度口诛笔伐的借口“稳定”“统一”压制民主,压制“变”的老路。历史从来没有人能够改写。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当年中共那篇篇讨伐《大公报》的檄文,如今竟物化成躺在共产革命烈士墓前已经枯萎了的花圈。
    
    原载《议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 牟传珩:北大校院里的“25次掌声
  • 牟传珩:“加工”敌人的思想方法
  • 牟传珩:20世纪两大反人类逆流
  • 牟传珩:旧文明国际秩序探索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世界变局与中国变革》一书内容简介
  • 牟传珩:“3+1模式”宪政之路
  •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概念与特征
  • 牟传珩: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 牟传珩:批判者之歌
  • 牟传珩:祝贺贵州首届“人权讨论会”胜利闭幕
  • 牟传珩:思想者之歌
  • 牟传珩:启动中国宪政变革的阶段性目标与措施
  •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 牟传珩:那是峰脊上扛着的风度 ——祭刘宾雁老
  • 牟传珩:资讯封闭与权力垄断还能维持多久?
  • 牟传珩:关于当前我们最需要做是什么?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