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博讯2005年12月26日)
    具有悠久文明史的中国,素以仁德、兼爱、普遍和谐为价值取向。但在近代社会,闭门锁国,妄自尊大,拒绝工业文明而使国人沦为“东亚病夫”的命运,令历代仁人志士为之痛心疾首。今日中国,面对电脑加谈判的全球化世界,尽管在经济上有所发展,但由于拒绝现代化的民主制度变革,强制人民接受唯我独尊、一言天下的政治模式,而不能使人人享有思想、言论、出版、结社自由,甚至不给人民以“知情权”,已经使中华民族沦为四肢发达、精神衰弱的东亚“政治病夫”,无法与现代世界文明人比肩。中国政府在国际人权会议上常常遭到谴责;中国领导人所到之处抗议之声不绝于耳;“6.4”之后的中国,一度曾遭到国际文明社会的广泛抵制与制裁。甚至又在今年的国际人权纪念日前,再次发生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令所有中国人怒发冲冠。长期以来,我们诸多知识分子被迫远遁他乡;大批留学生滞外不归;更有众多的异议人士流亡海外,接受他国政府庇护。真可谓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然而,中国的政客却在掩耳盗铃,声称中国人民享有的人权只是填饱肚皮和发展经济,实为世界公论所鄙视。

    为什么西方人敢思想的,中国人就不敢思想?为什么西方人能知道的,中国人就不能知道?为什么西方人可以说的,中国人就不可说?为什么西方人能结社、组党、选择总统、监督政府,而中国人就不能?为什么国际人权法所保护的现代人所普遍享有的各项公民政治权利,中国人却不能享有?堂堂华夏儿女什么时候比外人矮了许多?难道仅仅是中华文化作祟?那么为什么台湾人民可以享有更多的政治权利与自由、而大陆人却如此悲惨而无助?

     我们所谓的“工人领导阶级”,正在承受着所谓“改革”转嫁给他们的经济风险,大批工人失业、下岗,其合法权益受到侵害而无法自保,竟不能组织自己的工会和游行示威。广大农民深受土地侵扰,杂捐苛税盘剥,不堪重负而怨声载道,竟被禁止集体上访、公开抗议。所有知识分子不能自由思想、撰写、出版不同政见的学术著作。教育领域更是充满着文化暴力,强制灌输“爱党就是爱国”的伪真理和“唱支山歌给党听”,“只有跟我走才有前途”的利禄思想,并由此而塑造了一大批太监心理的学生和功利色彩的政治弱智。甚至象北大这样拥有百年自由与民主传统的最高学府,其政治民主与自由创造精神也已窒息。新一代大学生更关心的是自己的利弊得失,而不是社会责任。这种基于落后意识形态而导致的中国教育领域的文化暴力,是对当代中国社会进步、文明与创造活力的最大消解。中国压制民主自由的政治现实如不改变,中华民族就不可能走向政治健康。这是中国人民至今不能昂首于世界文明之林的根结所在。 (博讯 boxun.com)

    古代著名的“希波之战”,希腊之所以胜利,雅典之所以选择了民主制,给最有建树的哲学家黑格尔以深刻的启示:波斯扼杀民主与自由的专制制度并不能使人民在战争中勇敢、献身和富有创造力;恰恰相反,公民权利得到充分尊重的希腊民主制,人民却甘于牺牲自己来捍卫国家利益。而在1种“朕即国家”、“皇室利益高于一切”的落后政治制度中,人民如果不是被误导,是绝不可能为剥夺他们权益的国家而献身的。刚刚去世的杰出作家──“中国的良心”──刘宾雁,仅仅因发出了不同声音,至死都不能魂归故里,所谓胡温新政的“和谐社会”又在哪里?

    我们也讲“和谐社会”。但究竟什么是“和谐社会”的本质?所谓“和”,乃“禾”与“口”的结合,是要人人有饭吃的平等与富裕;所谓“谐”,又是“言”与“皆”的结合,是指所有人都有发言权。这才是新文明变革所倡导的“全民和解、共同妥协,民主无类、双胜都赢”的和谐社会。而如今的所谓“和谐社会”,仅仅是要维护既得利益者的社会安定,实质上却是在阉割“大家都有平等的发言权”的“和谐社会”精髓。

    今天,大陆落后的政治制度,是所有“龙的传人”的公耻。因此,海内、外所有中国人都应不分党派、信仰与地域,摒弃私见,团结在“民主无类”的旗帜下,不为“五斗米折腰”,共同为雪洗我们的政治国耻、促进人权发展、推动中国的政治民主现代化、建构真正的“和谐社会”而竭心尽力!

    中国落后的政治现实一天不变革,中国人民就一天不能在世界文明之林中真正站起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北大校院里的“25次掌声
  • 牟传珩:“加工”敌人的思想方法
  • 牟传珩:20世纪两大反人类逆流
  • 牟传珩:旧文明国际秩序探索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世界变局与中国变革》一书内容简介
  • 牟传珩:“3+1模式”宪政之路
  •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概念与特征
  • 牟传珩: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 牟传珩:批判者之歌
  • 牟传珩:祝贺贵州首届“人权讨论会”胜利闭幕
  • 牟传珩:思想者之歌
  • 牟传珩:启动中国宪政变革的阶段性目标与措施
  •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 牟传珩:那是峰脊上扛着的风度 ——祭刘宾雁老
  • 牟传珩:资讯封闭与权力垄断还能维持多久?
  • 牟传珩:关于当前我们最需要做是什么?
  • 牟传珩:法槌敲下的时候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