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假作真时真亦假--评何祚庥谈矿难:“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狮山客
(博讯2005年12月25日)
    作者:狮山客
    
     目睹十九世纪资本主义早期贫苦劳动人民的悲惨境地,不仅激发了思想家马克思的人道主义胸怀,而且鞭策他无情地揭露资本主义制度下阶级压迫和剥削的本质,提出无产阶级革命理论和共产主义学说。马克思的学说是提倡以人为本,但马克思所论的人不是抽象的人,是社会的人,有明显阶级性的人。马克思以人为本精神的出发点是对受剥削,受压迫劳苦大众无限的同情和关心,并归结为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的历史使命。 (博讯 boxun.com)

    
    以抽象的以人为本,还是以无产阶级命运和使命为出发点的以人为本,是马克思主义和假马克思主义的分水岭。
    
    前不久,国务委员唐家璇对外宣称中国是世界上人权最好的国家. 最根本的人权就是生存权,正是我国反复强调的观点。我们也一度以生在社会主义祖国而感到荣幸和骄傲。然而很不协调的严酷现实是:我国矿难频发,平均每天有几十个矿工,每年有六,七千矿工死于矿难。看一看那些乌黑的媒块吧,这是用贫困矿工的血泪和生命换取的。我们生活在阳光下,坐在温暖舒适的家中,于无声处听到地层下的爆炸和人,是的,绝对是人在地火中绝望的呼喊。我们也是人,同样是人,又于心何忍!我的心一次又一次地被这恐怖的声波震撼, 一次又一次在悲痛的深渊中挣扎。
    
    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先生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记者采访时,冷漠地指出中国矿难死亡人数还不及每年死12万的交通事故,言下之意无须大惊小怪.他说”中国煤矿死人也没法避免!因为中国的老百姓太穷了”。在他看来死难的矿工只不过是个统计数字,是个概率问题.”(怨就怨)你不该生在中国,你不该做中国人,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难以想像,一位自诩为懂马列主义,开口闭口马克思主义的人对中国矿工的死难如此冷酷无情,还厚颜无耻地说什么”马克思主义……重要的是人文理念、以人为本。我何祚庥高讲人文主义,高讲以人为本,…”。人文主义,以人为本,仅仅是高讲高唱的吗?马克思主义的人文主义,以人为本对於一位学者来说应该是贯彻到一言一行之中的生存理念,是自己的生命和贫苦劳动人民心心相系的高尚情操。生在中国怎么样?因为中国要发展,以人为本的精神就能打折扣?农民,工人,矿工怎么样,因为穷,他们的生存权就理所当然不予保障?
    
    孟子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认为“恻隐之心,仁之端也”, “恻隐之心,仁也”.我看恻隐之心是人性的内核,社会的凝聚力,”天下归仁”儒学理论的依据. 孟子还说”所以谓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 由是观之,无恻隐之心,非人也”. 孟子经常将自己的论敌称为”非人”,”禽兽”,有些过激.我以为那些将恻隐之心抛弃,出卖,练就一身无恻隐之心,无羞恶之心,无是非之心的人也是人,只是另类的人.这另类的人高讲的“以人为本”,实为“以另类的人为本”.不难设想, 这种人如果与马克思生于同一时代,面对英国工人阶级的悲惨境地,他会说”谁叫你不幸生在英国了?谁叫你不幸生在早期资本主义社会?”他还高谈阔论 “人类社会发展进程就是先进生产力淘汰落后生产力的进程.你们的老板代表了先进生产力.要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先富起来的人带动你们后富.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无产阶级最后解放的才是自己。要先让全人类富起来。不要看人家富起来了,就看不得,你是无产阶级的代表嘛!”私下里他还会说”那个大胡子老头号召你们造反,企图破坏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破坏社会生产力。你们要小心,不要上当啊!”
    
    也许你会说”不要搞错啊.十九世纪的英国是资本主义社会,现在我们是无产阶级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了.”不错,社会制度是不同了,但人皆有之的恻隐之心过时了?难道马克思主义以人为本的精神变了吗?马克思主义以人为本的出发点不再是对贫苦大众的无限关怀了吗? 难道现在应与时俱进,要以官商勾结,违法开采,牟取暴利的有权,有势,有钱的人为本了吗?我看人性的内核,恻隐之心永世长存. 马克思主义以人为本的精神永世长存,它永远是对贫苦大众无限关怀, 永远为弱势群体仗义执言, 永远大声呼吁社会公正, 永远矢志不渝,无所畏惧地揭露社会弊端.这种精神在改革开放社会转型的当今中国,是何等需要啊!中国呵中国,今天的民众何等渴望马克思再世,重新高举以人为本,匡复正义的大旗!
    
    我不否认何祚庥熟悉,也可以说懂马克思主义.我也毫不怀疑他曾在最适合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地方工作,从而有机会向很多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很深的前辈学习运用马列主义并开展大批评运动的高超技艺.我只否认他总是贴上马克思主义标签,推出他个人的假马克思主义私货。我不否认何祚庥是理论物理学家,也不怀疑他的院士资格,因为怀疑也没有用的.我不否认院士在有关的学术领域有较多的发言权,但也决非一言九鼎.我只否认他在许多与他毫不相干的学术领域,胡言乱语并以专家权威自居。我不否认何祚庥的某些打假成绩,凡是假是伪,人人皆可打之.但我否认的是打李鬼的未必一定是真李逵。
    
    何祚庥采访时借”一位半友好人士”之嘴,作出了自我评价:”年轻的时候,何祚庥关注马克思主义哲学运用到物理学;晚年,何祚庥又高度注意把物理学理念用到马克思哲学上”。何祚庥认为他”从某些方面来讲的确是不可替代的,因为既懂马克思主义又懂当代科学的人实在不多”。我以为在中国”既懂马克思主义又懂当代科学的人”大有人在.但他确实有独特性, 其独特性在于他几十年一贯地将他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和当时政治问题随意地渗透到自然科学中去,将学术问题政治化.系统学一条众所周知的原理是一加一不等于二. 何祚庥将他的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和他的当代科学知识结合在一起,结果不仅不等于二,而且往往落入负区间.其结果是两败俱伤, 他所谓的马克思主义成为假马克思主义, 他的科学论说成了伪科学.
    
    空口无凭,且让我们看看他这方面的”优胜记录”吧.
    
     五十年代,初出茅庐的何祚庥打响的第一炮是批判建筑学家梁思成. 梁思成提倡建筑的民族形式和提出保护北京古建筑的城建规划。本来关于建筑理论和文化遗产的继承和保护是应该在学术范围内充分讨论的.而何祚庥看准了政治风向,在《学习》杂志1955年第10期“上发表“论梁思成对建筑问题的若干错误见解”一文,将学术问题政治化。他说梁思成鼓吹的中国建筑方向有严重错误,提倡建筑的“民族形式”和保护北京古建筑,反对拆城墙,故宫和天安门是“复古主义”.何祚庥写道“北京市的城墙就相当地阻碍了北京市城郊和城内的交通,以致我们不得不在城墙上打通许许多多的缺口;又如北京市当中放上一个大故宫,以致行人都要绕道而行,交通十分不便”,显然迎合最高领导有心拆除故宫和天安门的意向.(看来何祚庥在半个世纪前,已经高喊以人为本了.内战炮火没有焚毁的北京城墙,故宫和天安门------中华民族的瑰宝,险些全部葬送在遵命文人学者的笔下.) 文章进一步挖掘梁思成的错误思想根源,随手就给梁思成戴上“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的大帽子。最后意犹未尽,说“梁思成这些错误不只是一般的学术问题上的错误,并且还是违反总路线、违反实现国家社会主义工业化方针的错误.”这是一篇何祚庥将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运用到建筑学的经典文章,其手法是看准风向,政治介入,上纲上线,步步进逼,置于死地.
    
    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前旨在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现代生态环保思潮和蓬勃发展的资源环境保护运动已成为现代社会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也正是马克思所说的人的解放在历史新阶段的表现形式。高喊以人为本的何祚庥却对现代生态环保思潮横加指责,激烈反对一些资源环境保护运动.他将一些生态环保思想称为伪科学,一些环境保护运动,,特别是一些民间环境保护运动称为伪环保.他一不从事生态环境科学研究,二不从事环境保护工作,而真生态环境科学和真环境保护工作全部握在他手中. 何祚庥严然是现代科学技术的总批发商.本来人对自然的态度,敬畏自然还是不敬畏自然,以及环境保护工作,历来是有不同观点的.人对自然的认识和改造是一个由浅入深的”试错”过程.我看社会上有多种观点,比只许有一种观点好.但何祚庥的习惯手段是政治介入,他说什么总书记提出“以人为本”,从而无中生有地硬说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者是“以自然为本”;“ 他们是什么?他们是狗文工作者、鸡文工作者、牛文工作者……科学发展是通向以人为本之路,马克思主义找到了通向人的道路。”似乎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者们是反科学,反马克思主义,引向了一条狗,鸡,牛之路。难以想象,这些话竟出于一个中国科学院院士之口.
    
    何祚庥声称他“关心最大多数人的利益”.据此,他似乎站在了一个绝对正确的立场。显然因资源破坏,环境污染受害的人群再大也是少数。在矿井下卖命的矿工,辛苦一年工资被拖欠的民工和因非法圈地被迫拆迁的居民,再多也不会成为绝大多数。等到因社会不公而受害的人群成为中国的最大多数时,国将不国.因此何祚庥永远不会关心维护这些受害群体的利益的。相反,他要他们顾全大局,心平气和地让他们的老板,土地投机商先富起来,让他们为最大多数的人奉献,最后才解放自己,当然如果还活著的话。这就是所谓“关心最大多数人的利益”!我要问:”有多少罪恶正是借汝之名而行的”。
    
    假作真时真亦假. 谁都知道,对我国为害最烈的决不是假药,假酒,水变油之类,而是历史上的假马克思主义. 假马克思主义一代又一代以种种伪装,变换模样坑害百姓,给国计民生带来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何祚庥一会儿将他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运用到科技领域,一会儿又自称把物理学理念用到马克思哲学上,不断地制造这种双料假货,扰乱学界,陷害忠良,流毒社会,祸国殃民,已成我国思想解放,公民维权,以人为本的现代化进程中的一大公害.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语不惊人死不休—评何祚庥的歪理/甘梽洪
  • 何祚庥院士笑话四则
  • 何祚庥,您“幸亏生在中国”!/陆不平
  • 何祚庥之勇,源于无耻!/2可器
  • 利剑 : 何祚庥的真面目(一)
  • 网友评论何祚庥的“谁叫你生在中国?”
  • 生物专家遭批患病早逝 何祚庥等人被指制造冤案
  • 丁肇中的“无知”与何祚庥的“无所不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