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我们的反思——也论彭明被抓
(博讯2005年12月24日)
    
    “他被捕了。在人们的非议与不理解中,他陷入困境。被捕的理由当然是莫须有,在中国,反共就是罪。在中华民族的苦难史上,曾几何时,也不乏有壮士为民揭竿而起;在草寇山民中还有侠客之举;在民间凡夫中,还有打抱不平之义;然而现代文明的中国啊,我们却到处看到穿着华丽衣服的华老栓,沾着人血馒头,露出狰狞獠牙,狂饮着义人之血;发出狡诘的狂笑。尽管历史的悲剧以不同的形式在中华大地上不断的重复。但我们仍然坚信,推翻暴政,结束专制的斗争将像长江波涛,滚滚向前,一浪高过一浪,永无止息。”余世存 王一梁《彭明事件的檄文》
     “ 流亡海外的中国异议人士彭明,今年10月被湖北法院判处无期徒刑。海涛:彭明是中国异议人士,2000年逃出中国,在美国旧金山成立了中国联邦政府,并担任临时总统。彭明曾说,他们将不惜一切手段推翻中共政权。 (博讯 boxun.com)

     去年6月中旬,云南日报报导,中国籍公民彭明、锺萍非法携带巨额假人民币,于今年5月22日进入缅甸,被当地警方查获,移交给中国。”见《 湖北高院驳回异议人士彭明上诉》文。
    我们的民运工作已经到了冰点期,有几个自以为有雄心壮志的人象彭明、锺萍、王炳章、黄金秋等等,相继被抓,而且,更不可思意的是,号称总统先生的彭明竟是在国外被人诱捕,以“在缅甸某地建立恐怖训练基地,策划谋杀和绑架”的罪名被判了重刑,中共还没有忘记罚了其款。
    难道,我们的政治主张错了还是在某些环节上有些问题?也可以说,在今天信息发达的时代,只要你亮出大旗,就基本上无秘密可言,甚至对手的间谍也就打入了你的营垒,而你这个“总统”也就不难被有势力的对手“斩首行动”地解决掉。也是说,大凡想树旗真枪实刀地干的人,都很难避免成为大陆共家帮的囚徒。
    说起来,被捕对于每一个志士来讲,并没有什么值得恐惧的,共家帮的大牢也不会这么长久,而成为囚徒的志士将来也会立刻变成英雄。不过,我却认为,还没有正式的开展工作就被捉不只是共家帮的邪恶,还有我门同仁自己的不智有很大的关系。我并不反对诸君采用任何手段来对付共家帮的邪恶统治,因为,共家帮是以中国人民为敌的,所以,我们与共家帮为敌并不过分。不过,凭心而论,还没有放一枪就被抓住,在今天是不是需要从新思考我们的民运政略呢?我看大家应该静下心来,采取对口的方法来思考这个问题才能继续做好我们的工作。因为,我们牺牲几个义士没有什么,只要对人民的事业有益,我们随时都有这种思想准备。但是,如果,一次次行动,一次次被抓,这不是哪一个人的事情,它直接影响了我们的民运工作的进展,让我们的国人更加寒心。
    说回来,作为中华民族,没有新的民主思想,对于共产党人也是一种损害,别看他们在台上人五人六的,他们也在做不利于自己的蠢事,到头来,还不是担起了败坏中华民族兴盛的罪责?被抄家被抓捕吗?如果我们对其袖手不问,这分明就是我们在纵容他们继续犯更多的罪。何况我们这些弱势群体暂时已经是直接的受害者?
    过去,共家帮为了显出自己的仁慈,就把民运的鼓动者悄悄地推出国门,这些年不同了,要把民运分子赶尽杀绝才好。所以,王炳章从越南被抓回,彭明、锺萍从缅甸被抓回。共家帮这样做,就是给想用武力来夺取政权的人看看,我们不仅成不了气候,而且也只能被关进共家帮的监狱。
    事物没有绝对的,我认为,解决好共家帮把国家权力交给人民总是有办法的,这就需要各种不同的政略,而不是单一的、没有时段划分策略的政治主张。我们只要有了可行的目标,就应该有可行的政略,这是大自然恩赐给我们的,不是私人智慧,也不是没有根据的智慧,它与中国时代是同步的“产品”,是中共灭亡的先兆。尽管我们的政治主张中并不希望共家帮灭亡。但是,任共再这么胡闹下去,共家帮灭亡的命运谁也改变不了。不过,在这里,我不谈中共灭亡的问题,而是谈我们的下一步该怎么走的问题。
    我认为,我们的下步行动不能只是摇旗呐喊,而是能够根据中国实况首先拥有我们的智囊,大家并能好好地走在一起研究我们的未来之路究竟如何走,而不是再象彭明、王炳章先生地只能做共家帮的囚徒。因为,我们需要系统的、合法的手段来弥补我们的初始的不足,我们的不成气候的缺陷。
    这就需要与台北拥有共同的理念来一道解决中国政治问题比较恰当些。与台北联手,这不是不可行的,也不是不能进展。而且我们都能知道,陈水扁并不是真的想搞什么独立。即使新疆了,西藏了,也不是真需要什么独立?共家帮只要给他们民主条件,你让他们独立他们独立么?他们难道傻到更大的空间去实现他们的理想而不要了吗?过去,鄙人一直认为,中国的和平统一不是不可行,而是非常可行,不是台北的陈水扁们不同意,实在是共家帮的私心太重,才没有实现统一。而且,分裂国家的罪魁祸首不是台湾的民进党,而是大陆的共产党。
    只要我们的国家的政治制度合理了,我们的制度下,一样能容得下共产党的存在,能使共产党人人模狗样的搞他们的共产主义运动,更不会因为他们搞结社造舆论我们就抓捕,不会害怕他们拉拢人民加入他们的体系,因为,在我们的政治环境中,只要不是祸害人民的,就允许他们的自然活动。而今天共家帮就没有这种心态,甚至用喋血的手段来扼杀自己的人民来巩固自己的政权,哪怕是他们自己愚昧的继续吃人血馒头,也一样地维持自己的非法权利。
    对共家帮来说,他们以前一贯的做法是把民运分子赶出中国,但是,近些年来,它们对王柄章和彭明,他们采取了另外的做法,就是把他们从国外绑架回去,因为,民运在国外闹腾的比较厉害,使共家帮的官吏不能体面地走出国门。岂能不夹嫌报复?
     当前中国人民最凶恶的敌人就是独裁暴政及产生独裁暴政的共家帮。我们的奋斗目标就是停止独裁暴政,而不再让这些邪恶的人们来继续祸害我们。
    可是,我们确实还没有较准确的政略来主导中国的民运大局,只看到我们的勇士受害而不能及时的救援,实在是我们的初始工作没有作好,就盲目地去做根本就没有实益的事情。也可以这么说,我们都不具备统一的步骤,人员散沙般地撒在中国,却不能使他们都能动起来,而国外的力量又不能融入里来,需要做的事情大多只在网络上,而不能在行动上,还依然处在纸上谈兵的程度;不能够使更多的人利用自己的合法的手段帮助我们统一行动;不能够使邪恶的、最恶毒的共产分子被及时地处决,或不能使共家帮的嚣张气焰被及时地压下去;不能利用共家帮内部的分歧渗入我们的人员;不能够拥有我们的经济势力来运作我们的政治活动,等等。试想,这怎么能进化我们的民运工作呢?
    我还认为,不论对方是谁,只要是为了消除独裁统治,哪怕只是利用,我们也能一时与其联袂,这样才能更有益于我们事业发展。而且,我们许多想干一番事业的人,就是没有统一的目标和有效的后勤保障,没有必须的器材或设备,不具备反特防特的基本知识,更没有在暴露身份后有处可藏的先决条件。这就直接威胁了我们的民运人士的个体安全。
    而且,我们自己还不能统一大旗,不能先搞好团结,共同的对共,甚至,民运的组织里,还混进来不少的共特,我们又没有“孙悟空”的本领,往往在没有做什么就被出卖了,也只有在海外等待时机,妄想在共家帮的内部产生质变。当然,共的领导者,会变的,但不知道何年何月。我认为,中国的民主运动的胜利,就是取决于我们的成就程度。而不是共家帮的内部裂变。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宁可在人世牺牲自己的福
  • 阿衍:谁说台湾不能主导中国大局?
  • 阿衍:对付中共应该有点智慧
  • 阿衍:從毛澤東史達林的作爲看江澤民、胡錦濤的作爲
  • 阿衍:没有杀戮就没有反杀戮
  • 阿衍:中國处在党民过度时期,我们应该怎么应对?
  • 阿衍:胡家帮更在力争做邪两件事
  • 阿衍:中共为什么能向手无寸铁的人民开枪?
  • 阿衍:不仅胡帮派需要清醒
  • 阿衍:也谈我们“怎样能让猫吃辣椒”
  • 胡锦涛要是也长了个大疮怎么办?/阿衍
  • 阿衍:中国稳定与发展的条件具备有否?
  • 阿衍:大陆人民不管权力姓马还是陈
  • 阿衍:大陆公民要想得到公民该得到的,就只有造反
  • 阿衍:清朝灭亡与共产党灭亡如出一辙
  • 阿衍:也谈“善”的幼稚气
  • 阿衍:关键是行动与理论结合起来
  • 阿衍:组织起民主统一党才是绞杀江派党人的最先决条件
  • 阿衍:铲除江派党人是当务之急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