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梁京:从太石村到东洲坑——更危险的一步
(博讯2005年12月22日)
    今年夏秋之间发生的太石村事件,是广东农民试图以法律为武器,用和平手段来维护自己土地权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这个事件之所以得到海内外媒体和同情和支持农民维权的人士高度重视,因为这是一件事关公平和法治的大事。而且,这个事件的政治锋芒所向,首先是地方权势集团,而非胡温。

自江朱以来,地方权势集团不仅利用了对农民极不公平的现行土地制度来剥夺农民的权益,而且,也大量使用了即便在大陆也是非法的手段来侵害农民以自肥。因此,如果胡温真心要实现公平和法治,他们与地方权势集团的矛盾其实是不可避免的。正因如此,包括太石村民在内的许多人认为,太石村事件给了胡温一个机会,让他们可以利用自己的政治权威,支持一切按照法律程序走,这样就可以达到既支持农民维权,又推进法治的效果。

现在看来,这种想法是太天真了。地方权势集团,也包括与他们密切勾结的中央权势利益集团非常清楚,一旦太石村农民获胜,就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从根本上威胁到他们的既得利益。地方和中央的权势集团就太石村事件向胡温直接施加了何种政治压力,我们无从得知,但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权势集团公然纵容地方恶势力践踏法律,迫害维权农民,迫害支持农民维权的人士,而胡温对地方恶势力践踏法律却视而不见。这样,胡温就向著新的社会大动乱走近了一大步。胡温对地方恶势力明显的姑息,让地方权势集团更加无所顾忌,因此,无论胡温是否直接参与了东洲坑血案,他们都难辞其咎。

胡锦涛自己显然也意识到了,如果他不给地方恶势力一点压力,全国各地可能很快就会枪声大作,以至不可收拾。所以这一次他把射杀东洲坑村民的现场指挥关了起来。但是,如何向世界交待东洲坑村民的维权抗争呢?经过几天的沉默,胡锦涛终于决定,支持地方权势集团,丑化维权农民,反诬抗争的弱者是暴民。胡锦涛给整个大陆维权抗争的失地农民浇了一大盆冷水,朝著社会动乱迈出了更加危险的一步。

从太石村到东洲坑,人们越来越清楚,大陆的政治危机比许多人认识到的要严重得多。胡锦涛像中国许多末代君王一样,被夹在了地方豪强与受剥夺的激愤的百姓之间,地方权势集团把皇帝和百姓都变成了自己的人质。对付老百姓,地方权势利益集团挟持皇权,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借口下,操纵国家机器来大肆掠夺民众;对付皇帝,地方权势利益集团又以民生不举百姓要造反为由,掩护自己的掠夺行径。胡锦涛虽然对地方权势利益集团这一套把戏心知肚明,却无可奈何。两害相权,胡锦涛更害怕的是农民造反。但中国的历史一再告诉我们,姑息地方恶势力的膨胀,最终的结果是更大规模的官逼民反,是社会在暴政与暴民的二重奏中玉石俱焚,政权在以暴易暴中改朝换代。难道这就是中国的宿命吗?许多人现在都在想这个问题,希望中国能够找到摆脱这一宿命的出路。在这个意义上,绝大多数中国人还是不希望胡锦涛继续朝著危险的方向走下去。

太石村事件和东洲坑事件一方面反映了亿万农民要求结束大陆现行土地制度的强烈愿望,同时,地方权势集团对农民维权的疯狂反抗,也从一个侧面说明,现在的政治制度和现在的土地制度一样,根本无法支持在法治的框架内达成各方利益的妥协与平衡。因此,如果大陆中央当局不主动地发动政治制度和土地制度的改革,而仅仅是强调在现存体制下尊重法律程序,不仅行不通,根本就是虚伪的。

太石村和东洲坑事件提出的问题,不仅是胡锦涛能否认识到这一点,而且还有一个更尖锐的问题,那就是胡锦涛是否有能力推动这样根本性的改革?或者说,大陆现在的权力格局,能否支持这样的改革?

在全世界关注中国当局如何处置东洲坑流血事件的众目睽睽之下,胡锦涛却若无其事似地发起了一场所谓“送温暖”活动,指示那些占够了农民便宜的大陆官员们,假惺惺地去给被剥夺的穷人“送温暖”,以体现他的“和谐社会”理想。难道他真的不明白,这种刚刚送过子弹,又来“送温暖”的毫无羞耻感的政治秀,只能让全世界都对中国领导人倒吸一口凉气吗?!
自由亚洲电台

(Modified on 2005/12/22)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梁京:从王斌余命案看大陆百姓的生存权
  • 梁京:让人不敢乐观的政治改革
  • 梁京:广东治安困境的全局意义
  • 梁京:多事之秋的气候灾难
  • 梁京:中国大陆金融改革的转捩点
  • 梁京:六四与中国“崛起”对世界的威胁
  • 梁京:母亲被妖魔化的背后
  • 梁京:高教危机与民族主义的新势头
  • 梁京:一个不祥之兆
  • 梁京:高房价挑战胡温执政能力
  • 梁京:自欺欺人到几时
  • 梁京:对胡锦涛政治智慧的一次考验
  • 梁京:“和谐社会”从哪里来?
  • 梁京:“增长的陷阱”与一号文件
  • 梁京:张惟英为何犯众怒
  • 梁京:从水均益的表演看伊拉克大选对中国的影响
  • 梁京:胡锦涛为何出击自由主义知识份子
  • 梁京:江泽民的“洪福”与中国的不幸
  • 梁京:江泽民的“洪福”与中国的不幸
  • 梁京:评广东流动人口管理新规
  • 梁京:农民的合法权益?--评大陆当局关于维护农民土地权益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