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不能要求胡耀邦做他做不到的事/shipin
请看博讯热点:纪念胡耀邦

(博讯2005年12月20日)
    每个人都有局限性,每个时代都使人带上局限性。胡耀邦和赵紫阳是否伟大,不在于他们是否能够和现在的我们认识一样,而在于就他们自身和当时的情况,他们是否做到了能够做到的程度,在于对当时和后来是否具有影响,尤其是,是否代表了当时的先进性。如果是,那么他们就是伟大的。
    
     一个社会的进步是渐进的,改革变革都是渐进的,总是有不成功的、半成功的,要求他们当时打出自由民主多党制的旗帜,那是不可能的。别说那时候,现在又怎么样?他们刚刚触动了丝毫,已经被视为大逆不道。作为政治家,他们的政治死亡甚于他们的肉体死亡。在这点上,他们致死是忠实于自己的。要求他们脱离马列共产主义,也是不可能的。即使他们有否定马列的主张,当时是利用马列因势利导循序渐进容易,还是推翻马列主义彻底重来容易?他们的悲剧性恰恰在于他们的作用注定是承上启下,也就是说,他们是注定要失败的。他们遇到的阻力,他们自己最清楚。而他们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就是他们的精神伟大之所在。 (博讯 boxun.com)

    
    每个历史的转折都不是突然的,更不是容易的。从那时候到如今,还没有出现另一个胡耀邦或赵紫阳,这就说明他们的非同一般,而今天我们对他们表示纪念——无论当他们是普通人还是伟人来研究讨论,这本身就说明他们对中国社会进步的贡献。
    
    把共产党一股脑看作是人民的对立面,是不恰当的。假如共产党一件好事也没做,那他连56年也维持不了。共产党员里有许多人是有人民性的,共产党的政策也不全是坏的,它也是发展变化的。陷入绝对化,以是共产党内的为理由否定胡、赵的功绩,把他们等同于其他同样在共党内但是却无所作为,不负责任甚至为非作歹者,那是不客观的,不公正的。
    
    20年来,我们越来越看到了中国的专制独裁势力是多么的顽固和严酷。这些集权势力的物质享受比资本主义还资本主义,但是对人民的统治实行的却是严厉而残酷的控制。这样一种巨大的反差,充分反衬了胡、赵二人在中国历史上的特殊位置。
    
    不能要求人作他做不到的事情。我只能够跳一米高,让我跳2米3,打死我也跳不过去。同样,也不能要求胡、赵作他们根本没有条件也没有可能做到的事情。即使想做,没有成熟的客观条件也是白搭。假如他们能够做到,那说明中国的独裁专制并不那么顽固,也说明中国的社会变革太容易了。所以,如果他们不失败,那反倒是不能理解的。
    
    即便20年之后的今天,距离中国实现民主自由和多党制,还有不知多少路要走。依靠一两个领袖人物是不行的,他们必须有民众的支持。而中国的问题,从谭词同到现今,永远是民众觉悟落后。土壤不良,花就难开。越是了解变革的难度,就越会珍视胡耀邦和赵紫阳的非凡勇气。
    
    后人,可以比他们二位做得更好,贡献更大,但是并不影响胡、赵是值得中国人民永远纪念的政治家。从贡献的精神意义上说,他们同样伟大。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商榷南极雪:博讯的状况将越来越好/shipin
  • 中国是谁的?——声援《博讯》/shipin
  • 撒谎者最爱说别人撒谎-—声援《博讯》/shipin
  • 再多的温家宝再大的震怒也无济于事/shipin
  • 是欠薪的恶,还是讨薪的恶?/shipin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