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刘逸明:真能“骂”出一个新中国吗?
(博讯2005年12月15日)
     作者:刘逸明
    
刘逸明:真能“骂”出一个新中国吗?

松花江污染事件真相大白以后,互联网上确实是骂声一片,这是很入乎人之意料的事情,因为犬儒的中国人早就在中共极权体制的淫威下学会了见风使舵,再说松花江污染只不过是一个环境方面的事件,还未真正触及到政治,所以在互联网上开骂基本上没有什么政治风险,骂声之大不足为奇。这和今年初夏的“反日”游行在某种意义上讲有些相似,很多参与“骂”的网民并不是出于自觉和理性,而是在得知有关地方官员被中央批评后,才有此举动的。假如象禁止“反日”游行时那样对相关言论严加管制的话,相信不少人都愿做沉没的大多数。
    
虽然对于共产党的罪恶,很多人都心知肚明,在私底下,不少人敢臭骂一通,但在公共场合,连普通的农民都知道“为人师表”,对共产党违心地歌功颂德,至少不会有过激的言行。笔者几年前就还在农村生活,看到的景象便是:几个农民刚才还在一起对上面的干部“说三道四”,当真正碰到这个干部时,又判若两人似的对其点头哈腰,嘘寒问暖。背后可以骂,当面不敢骂,也许是毛时代和江胡时代言论自由状况的显著差别之一。
    
网络社会的初具雏形,确实扩展了中国人的言论自由空间,但中共并不是白痴,他们之所以推翻了当年国民党的统治,所依靠的除了枪杆子,就是笔杆子。互联网的到来除了为中共积累官僚资本提供便利之外,也为中共带来了空前的信息危机和信仰危机。他们对互联网可谓是爱之深,恨之切,因此,在提倡人们走进网络的同时又草木皆兵似的封锁敏感网站和封杀敏感言论。
    
中共统治中国人有一个潜意识,即:“在和平时代,要想底下的老百姓服服贴贴,除了暴力威胁,就是谎言欺骗”。那些经历过文革十年浩劫的中老年人,都如惊弓之鸟,比我们这些年轻一代显得“世故”得多,对有些事情自己缺少直言的勇气不说,就是看到下一代年轻人如“初生牛犊不怕虎”一般去维权,去骂党和政府,他们都会横刀立马。有人说中国人都很麻木,其实,比较麻木的群体恰是那些经历过共产党各种运动的腥风血雨的人,现在的年轻人,虽然在表面上显得和那些年老的不无二致,但要是动起真格来,最勇敢的还是他们。当年学潮也是,如果不是年轻的学生势单力薄,或许历史就得改写。
    
互联网是一个比较自由的平台,但在中国大陆,互联网却有些变态,只要是敏感的东西,要么就无法发表,要么就在发表后会招来麻烦,在这个号称“依法治国”的社会,更多时候,凸现出的还是“人治”,你的言论要是“过头”了,有关部门心情好的时候,可以网开一面,心情不好的时候,便可以将你“理直气壮”地送进共产帝国的“文字狱”。
    
有人把中国的政治不进步归咎于老百姓的不“骂”,这种看法确实有些舍本逐末。大多数老百姓在任何缺乏民主自由的社会里都是弱势群体,包括中国的历朝历代都慨莫能外。要“骂”,还得有一个“骂”的环境,在因言治罪的历史还未结束的今天,一般的老百姓既不敢“骂”,也不知道怎样“骂”,更不知道该“骂”谁。连不计其数的知识分子都对专制制度俯首称臣,对变相君主顶礼膜拜,我们要普通老百姓开骂未免有些苛求。虽然中国老百姓历来有善良风俗,心地比较宽厚,比较能容忍,特别能容忍自己的领导人,但并不等于他们就不想骂。台湾和大陆的文化一脉相传,今天的台湾人可以在对政府不满的情况下,随意游行示威,“骂”政府就更不必说了,这就很能说明语言环境的重要性。在国民党统治大陆时期,中国的老百姓就很能“骂”,知识分子更是“骂”得畅快淋漓。如今,有些身在自由世界的中国人(种族关系上这样称呼,也许有些人已经加入了他国国籍),假如重新回到中国本土,他还能保持和发展在国外时的那种“勇气”和“锐气”吗?我看不一定。笔者不太赞同某些学者老是把批判的矛头指向中国的普通老百姓,纵观古今中外,言论自由和社会道德崇高都是和统治阶级的开明程度或者社会民主程度密切相关的。统治阶级创造了绝大多数历史,普通老百姓创造的只有革命史,尤其是农民革命。连民主自由都说不清楚的老百姓不但“骂”不出新中国,更“骂”不出民主的新中国,要想改变独裁专制制度,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知识分子和文化界必须挑大梁,打先锋!
    
不知道为何很多人把中国社会的谎言盛行归咎于中宣部。共产主义的谎言已经不攻自破,中宣部这种专管意识形态的奴才机构之所以要领着中国媒体和中国人民齐声呐喊“伟大,光荣,正确”,“三个代表”以及“先进性”,并不能说明它就真的相信共产党的那套荒谬理论。在共产党由无产阶级向权贵资产阶级转变的过程中,中宣部所肩负的使命也自然而然地由宣扬意识形态向维护舆论专制转变,口号喊得再响亮,也只不过是为了在主子的膝下分一杯羹。现在的现实和毛时代有些不一样,毛时代你就是知道很多理论荒谬,也必须随声附和,现在是只有其下的媒体必须这样做,而老百姓是“你喊你的口号,我干我的事”。共产政权用毛泽东的话说,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不敬天地,不信鬼神,不讲法制,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所以厚着脸皮把自己吹得天花乱坠,也就没有一点心理障碍了。中国有句熟语叫做:“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共产党能够做得出很多超越常理的事情,岂是你“骂”得转来的?再多的老百姓“骂”,还不是照样我行我素,于事无补?
    
松花江事件的政府撒谎行为只是中共执政史里的一个小小插曲,从中共诞生的一开始,谎言就如影随形,打天下要靠它,治理天下更要靠它。文革时期将谎言治国推到极至,再到后来,文革虽然连共产党自己也承认是错误的,但说谎的本性依旧难以改变:“六四”被血腥镇压,政府官员说“没有死一个学生”;九八年排洲湾溃口,死了成千上万的老百姓,而媒体却说“只死了17个军人”;太石村村民依法罢免村官,政府又说“是村民围攻和强占村委,妨碍公务”……所有这些无不说明中国政府已经说谎成性,如果说谎也是一种病的话,那中共就已经是病入膏肓了。别看几个高官因为松花江污染事件而引咎辞职,大权旁落,或许他们都是做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即使真是因为此事,我想在不久的将来,这类谎言悲剧仍然会重演。
    
暴力革命不能迎来民主社会,谎言治国也无法维持独裁专制统治,但靠老百姓也绝对“骂”不出一个新中国!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Modified on 2005/12/1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逸明:愿良心不再流亡--沉痛哀悼刘宾雁先生
  • 刘逸明:杨建利博士,我们不会忘记您!
  • 刘逸明:要反腐,就不要防弹衣!--黄金高事件之我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