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浙江龙泉土地纠纷调查
(博讯2005年12月13日)
    郭宇宽
      下一个定州?
        (博讯 boxun.com)

      从今年年初开始,杂志社和记者个人就不断收到来自浙江省龙泉市一些村民的举报,反映当地政府侵占基本农田酿成纠纷的问题。
      到了6月初,定州绳油村事件爆发,为了征地引发的大规模暴力事件震惊中外。而记者再次接到龙泉村民寄来的材料,其中有光碟记录了在2005年3月,当地政府出动数百名工作人员和大量警力试图用推土机强行推平农民的菜地,引发的冲突。录像里不少村民前赴后继地躺在推土机轮前,最后政府不得不暂时撤退。村民告诉记者,政府马上要酝酿第二次强制执行。这样发展下去也许真会演化为恶性流血事件,深感事态严重的记者终于下决心前往龙泉。
      飞机降落杭州机场后,乘车在蜿蜒的山路间颠簸近9个小时才到达龙泉,当时已是12点多钟,一群村民仍然等待在那里。第二天早上,记者来到龙渊街道一村,这里的村民大多数是1984年修水库搬迁过来的移民,目前一村有1300名居民,分为14个生产队,据说龙泉居民消费的大部分蔬菜都是一村生产的。在现场,记者看到靠近市区的一边已经有一大块菜地正在被铲除,推土机轰鸣,浇灌沙石水泥。再往前走,则是一片还在耕种的菜地,在菜地的边缘插了很多标语表达村民保卫土地的决心,和前面的工地形成对峙的状态。看到记者在拍照,在田里耕作的村民们渐
      渐围了上来。他们说这里是最肥沃的良田,种蔬菜,一亩地就有一万元左右的年收入,现在人均只有3分,这是子子孙孙的财富,可是政府征地只给几万块,按他们的说法:花完了这些钱,就只有要饭了。
      在村口,记者见到了国土资源局和龙泉市政府措辞强硬的公告,公告认为补偿标准是合理的,强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25条的规定,《征收土地补偿/安置方案》争议,不影响征收土地方案的实施”。
      
      征地为何受阻?
      
      按照龙泉市政府的介绍,征地的工作确实可用“苦口婆心”来形容,根据征地办的统计,“走访农户做思想工作近6000人次”,“跑断腿,磨破嘴”,可是收效甚微。
      按照龙泉的市场价格,龙渊街道一亩土地如果出售可以达到100万元以上,可是卖给政府,获得的补偿大约只有4万元。对于政府要求村民顾全大局的要求,村民们嗤之以鼻,他们带着记者看了几处曾经以建设工业园的名义征走的土地,现在都成了商品房开发项目。
      晚上记者在村小学里和村民座谈,来了上百人,记者提到政府方面的说法,他们情绪非常激动,不少人对政府的话有反感情绪。他们拿出一些过去的收据,上面写着一植地4日平方米的宅基地仅审批费就要6~8万元。还有人拿出一张《关于联营开发水果基地的合同》,是1995年龙泉的移民经济开发处和村委会之间签订的,这本是用于移民补偿的款子,可是现在除了当年村委会几个人,村民却没有得到一分钱好处,山上种的一些果树没人管理,土地已经荒芜,记者后来找到经济开发处询问,工作人员的解释是“市场发生变化是很正常的嘛”。记者提到政府也有一些比如养老保险之类的政策,村民们都不买账,一个老婆婆站出来说:“那点钱哪里够用啊,我现在这把年纪一亩地一年能种出一万块钱的菜呢。”
      特别让村民激动的是,按照政府的公告,这次征地叫做“收回国有土地”,这让村民感情上无法接受。虽然是移民到这里的,但1995年土地第二轮承包时,政府是以集体土地的概念承包给农民的,并且发了白纸黑字的土地承包证,耕种了十几年,怎么突然就变回了国有土地?强制执行的前两天,政府贴出公告废止农民的土地承包证,很快就被村民撕掉了。更不可思议的是,村民一次偶然机会获得了龙泉市政府向上级申请批准规划的文件,其中将一村的土地称作“荒滩和未利用地”,这让村民们怀疑龙泉市政府的征地行动是瞒上欺下的,所以开始了一次次的上访。
      
      征地是为了发展?
      
      为了了解政府方面的立场,记者征得市委宣传部的同意后,再三联系,见到了主管城建工作的副市长曹新民先生。曹市长对记者说:“你们可一定要客观报道,政府的工作实在太难做了。”他指着墙上的地图给记者看,龙泉四周环山,土地资源相当有限,要达到龙泉市建设“丽水地区西部中心城市”的目标,唯一的办法是把城区向东拓展,所以要征用龙渊街道几个村的土地用于市政建设,这是为了龙泉市经济发展的大局,得到龙泉广大市民的拥护,而且得到了上级的批准,总计划要征2000多亩。前些年已经征了很多地都比较顺利,但是到了龙泉一村,一些村民就闹了起来。
      对于村民们觉得失去土地就没有活路的议论,曹市长觉得这是危言耸听,政府给的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偿为每平方米65元,“这在整个丽水地区征地补偿中已经算是高的了”。还把征地总面积的10%作为“回地”留给村民,这样每户人基本上都可以分到48平方米的宅基地。他认为那些闹事的农民说政府逼得农民没活路不实事求是,动机也很简单,主要是想要挟政府得到更多的钱。
      至于村民举出的那些关于土地属性的争议,曹市长认为这是少数村民利用政府工作的失误,抓政府的小辫子,“荒滩和未利用地只是笼统的说法”,龙泉征地得到了省土地主管部门批准才是最重要的。
      记者提到今年3月份那次失败的强制执行行动,从录像中看有上千村民都对征地强烈反对。曹市长说,带头的其实就那么几十个人,大多数群众都是乘乱浑水摸鱼的,“你恐怕不知道,征地款我们已经发出去1500多万,很多村民都签字领取了,现在看1组、3组、4组的村民闹事也跟着起哄,这样他们既拿了政府的钱,又不用交地。”在我们的交流中提到不久前发生的定州事件,汜者追问,这样下去,政府有什么打算,曹市长承认“我们也不知道”。接着他叹了口气:“哎,我们也担心发展到像定州那样。”
      刚走出曹市长的办公室,就看见外面闹哄哄地围了一群人,又要见市长,一些工作人员似乎已经和他们很熟了,功他们“这事急不了啊”。不过这些群众还是不依不饶,记者走上前去,在和他们攀谈中得知,这些人是前些年被征咆的村民,他们代表1000农户来讨说去。原来当时他们的土地被征时补偿标隹很低,但政府承诺将来会给他们安置旁,而这片被许诺的安置房就在龙泉一时的土地上,被称作“城东花园”。这些农户失去了土地和家园,在临时租的房子里已经住了三四年,天天催着政府给他们兑现承诺,可政府的征地在龙泉一村遇到了顽强的抵制。龙泉市政府面对进退两难的选择,想强征,一村村民态度坚决,难度很大,不征地吧,前面的土地已经卖掉了,这么多村民等待安置,用新华社记者潘海平的话来说,“龙泉市政府坐上了下不来的火山口。”
      
      从对抗到僵持
      
      在定州事件以后,龙泉政府不得不考虑一旦发生流血事件会造成的政治影响,在村民们的要求下,土地局等部门和村民召开听证会,还专门聘请了律师。不过从录像中看,他和村民们请的律师在攻辩中,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这样谈也谈不拢,像以往那样“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不仅毫无成效,反而更让村民们相信理在自己一边。
      政府一次又一次张贴公告,记者到龙泉时看到6月份贴出的公告还没被撕掉。上面说,必须在6月23日下午17:00前签署征地协议,过期“政府将依法强制执行,所造成的一切后果由村两委自负”,但村民置之不理。
      龙泉政府只有在其他方面想办法。现在龙泉一村已经到期的村委会主任改选一直拖着没有进行,按民政部门的解释是“时机还不成熟”,但另一个方面的原因村民们都在议论:“担心我们选出一个敢维护村民利益的主任。”对于几个“上访积极分子”,有关部门特地上门丈量了他们住房的占地面积,其他村民却不量,按村民的说法,要准备打击报复。
      现在田里到处可见毛泽东周恩来等开国元勋的画像和“坚决拥护三个代表”、“共产党万岁”之类的政治口号,一旦政府的人有动作,村民就围上去高喊这类口号,以表达村民对政治制度和中央的忠诚,使自己对基层政府的抗争更加具有合法性。
      土地局、宣传部的干部和市领导都对记者承认目前没有别的办法,只有等待上面的裁决。
    来源;蠢驴论坛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