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矿难:新华社记者不敢说出来的东西
请看博讯热点:煤矿灾案

(博讯2005年12月13日)
    新华社驻柏林记者郑汉根今年年初访问过德国北部的伊本布伦煤矿,对其安全措施和矿工的工作条件感受颇深,仿佛是“闲庭信步”参见
    
     在他随后写的报导中就用走马观花的方式介绍了该矿先进的设施、国家安检部门的定期检查、矿工的培训以及矿方对安全的重视。好像以此可以为中国的煤矿业者之鉴,就可以杜绝矿难。 (博讯 boxun.com)

    
    只可惜,这位新华社记者,虽然常驻柏林,而他似乎患了白内障,只看到德国技术上的先进的表象,唯独忽略了制度上的先进这么一个事实。中国技术落后吗?是的,中国缺乏自主产权的技术。但飞机可以向外国买,先进的煤矿作业救生系统怎么就不问外国引进或花钱自己设计制造了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劳工的生命是可以用金钱衡量的,死一个矿工只赔偿几万到几十万人民币不等。与其花大价钱救人,不如花小钱让他们去送死。这和黑心司机撞人撞伤不如撞死一个道理。矿主的身份是商人,商人“在商言商”,什么东西都要用经济杠杆来衡量,这无可厚非,人都是自私的经济动物嘛。我相信,即使在德国,如果德国的工人也和中国工人那么好欺负的话,德国的矿主也不会出自善心来为工人开发什么胜似“闲庭信步”的作业系统。
    
    但是德国有一个不从属于任何政党的德国工会联合会. Deutscher Gewerkschaftsbund (DGB),下有16个工会。工会和雇主签订工资协议,对损害工人的行为进行抗议,对改善工人条件提出建议。工会势力之强大,使任何政客商人都不敢小觑,都不敢把工人的生命当作儿戏。德国劳工有上街抗议给政府施压的权利。此外德国劳工和其他所有公民一样,有投票选择领导人的权利。媒体也负起社会公器的责任,不会隐瞒人为的事故。遇上这样一个“耳聪目明”的工人,老板敢省下工人的救命钱?
    
    反观中国的劳工,就不一样了。中科院院士何祚庥说:“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他说错了吗?没有,他倒是说了一句大实话。谁叫我们做中国人了,中国人就只有“吃饭、穿衣”权,而没有说话权、没有知情权、没有作为人应该具有的“人权”,连生死大事都掌握在某些人的转念之间。这是铁定不可改变的事实。不能怪别人“腐败”,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出生不好。这就是中国的“国情”。
    
    民国时,王亚南说:“专制制度下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哑子,一种是骗子。我看今天的中国就是少数骗子在统治多数哑子。”
    
    新华社记者估计是不敢说出这样的事实的——中国人就是些哑子和骗子。哑子智障当然要人领着走路,可偏偏这个领路的人是个骗子,把哑子当成畜生使唤,还要让哑子对骗子感恩戴德,这就是中国的事实。
    
    新华社记者今年去德国煤矿“闲庭信步”了一次以后,中国大大小小的骗子们就会学会德国的先进经验了吗?我很怀疑。如果没有工人自己的参与,谁也不知道,等待矿工的是什么?这可不是,早在2003年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就曾经组织了一个德国矿山救护与安全的学习团,在网页上公布的“收获和感受”中,我看不到和新华社记者亲自下井看到的有何区别,既然没有什么区别,那何必让这些骗子们公费旅游一趟呢?然而,“我方学员们”对某种建制却“很感兴趣”,这是什么样的建制呢?原来是德国矿工自发组织的救护队。问起为什么矿工会自愿参加救护队时,德国矿工的回答是,“当看到自己的工友遇到危险时,你能不去救护吗”。和我国相比,我国的救护队是专职的,但由于国家没有“专项拨款”,因此,有些矿井就干脆没有救护队。而德国的救护队是兼职和自愿的(注意:兼职和自愿不等于没有投资和报酬)。这让这些“学员们”看到了解决问题的曙光——让矿工兼职和自愿地救护,不就可以省下救护上了投资了吗?乌呼,这些“学员”不去德国考察还好,考察回来竟然把中国矿工救护的唯一希望也要掐断了。
    
    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总局国际交流合作中心的网站上,分门别类地列出了公款出国进行矿山安全考察的项目,新华社记者只要查一查就可以知道自2002年起就分别有赴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巴西、阿根廷、日本、美国、德国、法国、南非、越南、泰国、波兰等等五花八门的国家“取经”,甚至有些考察项目叫做“赴美国国际矿山救护比武、观摩团”;“赴突尼斯参加第十一届迦太基戏剧节”。既然这么多“经”取了回来而事故还是频发,那么原因肯定不止在技术层面。既然,已经取过这些经了,那新华社记者也没有必要再去“闲庭信步”一次。
    
    好了,够了,哑巴已经哑无可哑了,骗子的勾当也收起来吧。 _(博讯记者:曲圆)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