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中产阶级能够改变中国吗?
(博讯2005年12月11日)
    何清涟更多文章请看何清涟专栏
    
     许多人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会有更多的中产阶级,他们会使中国走向民主。著名社会经济学家何清涟表示她读书时也认同此看法,但经过多年的研究和观察,发现这是中共游说各界和列国的典型言论。 (博讯 boxun.com)

       
    她认为中国的中产阶级有三个不同于其他国家的特殊性,即中产阶级的财富对政治权力的依附;中产阶级没有群意识,不可能产生独立的意识形态;中产阶级没有参加公共事物的管道和能力。这使得中产阶级的依附于政府权力的增长不足以在短期内促使中国的政治变革。
       
    她说,“这种观点也不是今天才有,在中国已经产生了20多年,从改革之初就一直这么说,包括本人80年代在大学读书的时候也曾经坚信这一点。但根据后来几年的研究和观察,发现这个想法不适用中国,我在90年代后期写了不少文章谈到了这个问题。”
       
    何清涟从三个方面论证她的观点:
       
    1, 中国中产阶级对政治权力的依附
       
    中国中产阶级的产生与生长与政治权力密切相关。目前除了那些大的城市,就是四个现代化橱窗,还有省会城市,它们有一些高科技、新兴产业,它们的白领跟政治权力稍微疏远一点,其它的一般层次的中产阶级基本上是政府工、国有垄断企业的成员。从全国来说,这是大多数。包括一些地方的技术精英,他们的经商致富很多都是靠和地方政府的官员个人结合,才能够保证他们的利润,这一点从房地产业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2, 中国中产阶级没有群意识
       
    “中产阶级”这个词在西方社会,尤其在社会学领域不仅仅是一个经济概念,它还包涵着一些政治和社会内涵。经济上要达到某个界点,这只是其中一个指标,但中产阶级要有一个群意识。由于对权力的依附,中国的中产阶级不可能产生独立的意识形态,没有群意识,他们不知道自己共同的利益诉求是什么。
       
    3, 没有参加公共事物的管道和能力
       
    中共政府没有给中产阶级任何参与公共事务的管道,他们不能成立自己的组织,不能通过自己的组织对社会公共事务发言。他们和香港的中产阶级不一样。香港的中产阶级反对23条的时候,有律师工会、教师工会、新闻从业人员工会等等,这些都是中产阶级的组织,包括工会都可以去发言,由非政府组织把这些人组织起来,表达他们群体的利益诉求,但中国现在显然没有这样的管道和能力。
       
    中共的〈社团法〉修改后,更是严禁结社。因为没有管道和能力,没有这种群意识,他们(中产阶级)甚至没有这种愿望。何清涟最后总结表示,讨论某个阶层的时候一定要考察他们有没有群意识和参与社会公共事物能力,如果仅仅是经济上的收入达到一定水准,而群意识没有觉醒,不能说中国的中产阶级成熟了。在这些问题得到解决之前,中产阶级的依附于政府权力的增长不足以在短期内促使中国的政治变革。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何清涟:一个将中国政府钉在耻辱柱上的国际“奖”
  • 何清涟:经济发展的双刃剑:廉价的“中国制造 ”
  • 何清涟:户口制度、工作机会与农民的生存困境
  • 何清涟:中共的寡头经济与政治垄断
  • 何清涟:建立和谐社会――是口号还是行动?
  • 从社会福利制度透视中国人的经济权利/何清涟
  • 王斌余事件 程晓农何清涟评论
  • 何清涟:中国海外并购为何难以成功
  • 朱健国:试论焦国标与何清涟的分野
  • 何清涟: 外国人染上“中国特色”之后
  • 何清涟: 西方人的东方梦(图)
  • 何清涟关于茉莉文章中涉及中国人权“利益冲突”之说明
  • 何清涟:依靠“廉政保证金”真能扼制腐败?
  • 何清涟:“金盾工程”能够拯救中国的威权政治?
  • 何清涟:解构虚假的历史——论国家罪错与政治责任
  • 何清涟:布什演说触动了中国政府哪根神经?
  • 何清涟:历史无情亦有情
  • 何清涟:党务系统向左转 政务系统向右靠
  • 何清涟:党务系统向左转 政务系统向右靠
  • 何清涟: 中共政府管理下的中国经济(图)
  • 何清涟:中国政府如何控制媒体
  • 何清涟:中国银行已达破产标准
  • 留美学生不自由 何清涟费城演讲一再受阻
  • 何清涟华府演讲:中国GDP神话如何造出来?(图)
  • 张清溪、何清涟同台演讲:中国经济现状与趋势(图)
  • 何清涟: 利益的冲突——倾听不同的声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