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戎的书是西方白人“精英”对中国人的宣战书/黎阳
(博讯2005年12月08日)
    2005.12.7

    有些中国人把《毛,不为人知的故事》这本书就说是“张戎的作品”,然后就张戎长张戎短地没完没了。这大错特错。首先看清楚,这本书是张戎和她的“历史学者”的英国丈夫乔恩•海利德伊合著。署了名的作者是两个人,不是张戎一个人。其次要明白,这本书的性质不是小说,而是历史。张戎是学历史专业的吗?不是。而她的洋丈夫是,是“专业的历史学者”。两个医生手术,一个主刀,一个助手。那谁该对手术负责?当然是拿了主刀执照的主刀。即使是助手动的手,出了医疗事故照样应该由主刀的负责。同样,一个是“历史学者”,一个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棒槌抱着走”的洋人婆娘兼帮手,谁该对写出的历史书负全责?当然是那个“历史学者”。换句话说,所谓“张戎的《毛,不为人知的故事》”提法不确。严格的说法应该是:英国“历史学者”的《毛,不为人知的故事》。不是张戎这个英籍华人在说“毛泽东是希特勒”,而是英国“历史学者”乔恩•海利德伊率领着自己的婆娘张戎在说“毛泽东是希特勒”。

     问题并不仅仅于此。此书一出,西方好评如潮。受到从左到右所有重要媒体一致推崇。张戎已成为西方世界中国历史的新权威,讲演,座谈,签名,采访,四处奔波应接不暇。在她的演讲会上提出不适当问题的人,被与会者视为“毛主义者”,无法把问话说完。在Amazon卖书网页上对该书的历史真实性有怀疑的读者评语,被其他评论者斥为“丑恶中国人的宣传”。西方学者几乎无人反对此书的观点。也就是说,整个西方白人“精英” 通过这本书一致宣布:“毛泽东是希特勒”。 (博讯 boxun.com)

    问题的性质很清楚了。不是什么张戎李戎王八戎在骂毛泽东,而是整个西方白人“精英”在骂毛泽东。人家需要的就是这个结论。谁迎合了人家的需要谁受抬举,谁不识相谁滚一边去。张戎看准了行情,所以被恭维得烙铁般热。这一切都是张戎那位代表着西方白人“精英”的“历史学者”老公在操纵。这位“历史学者”的背后又是整个西方白人“精英”界。也就是说,是整个西方白人知识界在通过这本书命令中国人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只不过是以张戎的华人嘴脸披挂上阵打冲锋,给人一个“中国人打中国人”的假象。打头阵的是“皇协军”,指挥督战、火力支援的却是“皇军”。这是“中国人打中国人”的“内战”吗?不是。是异族侵略战争。张戎不过是个前台露脸的跳梁小丑。

    西方白人知识界利用这本书宣布“毛泽东是希特勒”,实际就是在对中国人宣战。

    首先,西方白人“精英”借这本书给中国定了性。毛泽东是“希特勒”,共产党自然就是“纳粹党”。那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就成了“邪恶政权”统治的“邪恶国家”。这就明确了根本的敌我关系。这就为一切西方政府的对华政策规定了一条根本的道德底线和基本原则:没有友好。只有利用与消灭。不管哪个政党执政,不管谁上台,对华政策可以有权宜之计,但绝对不能超越这条底线,否则就是“与魔鬼合作,与邪恶同流合污”。中国三名军人在约旦与恐怖分子搏斗英勇牺牲。口口声声大肆反恐的西方舆论对此只字不提。因为一报道就树立了中国军人的正面形象,就在西方人民中模糊了跟中国的敌我关系,就违反了这条道德底线和基本原则。这条道德底线和基本原则虽然算不得正式的官方政策,却管制着一切官方对华政策。在这条基本原则下西方各国的对华关系可以坏,休想好。最好的情况也就是占着你的便宜还要骂娘。只要嫌便宜占得不够多,立刻可以彻底翻脸。中国“精英”千方百计曲意逢迎套近乎,恬着脸又抱粗腿又卖唱“我的太阳”,甚至靠让人家“消气”来搞什么“战略伙伴关系”,全TM放狗P。

    其次,西方白人“精英”借这本书给一切对西方抱有幻想的中国人规定了死任务、硬指标:想博得西方白人大老爷的欢心,摘掉“邪恶国家”的“帽子”,就必须消灭毛泽东,取缔共产党。你不是“改革到了攻坚阶段”吗?“攻”的什么“坚”?就是彻底消灭毛泽东,彻底肃清毛泽东的一切影响。只要中国还有人尊敬毛泽东,那就是“改革尚未成功,奴才仍需努力”。光否定“文化大革命” 还不够;否定“自力更生” 还不够;否定“两弹一星” 还不够;否定“大跃进” 还不够,否定“反右” 还不够;否定中国工业化还不够;否定“合作化” 还不够;否定“土改” 还不够,否定“镇反” 还不够;否定抗美援朝还不够;否定建立新中国仍然还是不够。不够。不够。远远不够。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否定共产党,否定解放战争,否定抗日战争,否定红军,否定长征,否定中国革命的一切。从“五四运动”开始,从头到尾全部中国现代史都要彻底否定干净。中国人必须老老实实承认自己从1921年以来瞎折腾了八十多年,除了造就了“中国的希特勒”和“中国的纳粹党”之外一无所获;承认中国离开了西方洋大人的统治就一事无成,所以是不折不扣的“劣等民族”;从今往后必须一切听“高人一等”的洋大人的吩咐,乖乖退回到任人宰割、由列强分割势力范围、任意控制的老样子去;必须规规矩矩断绝一切翻身的念头, 死心塌地“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做不到这些,那就休想摘掉“邪恶国家”的帽子。

    第三,西方白人“精英”借这本书严厉警告了一切立志当狗腿子的华人:天下没有白给的美事。西方白人的走狗不是那么好当的。要当就必须做出成绩来。只在嘴上大骂毛泽东哄西方人的钞票不行,必须把毛泽东从中国人民心中彻底连根挖掉。完不成任务你就该死。你消灭不了毛泽东,那你就是在包庇毛泽东,就是毛泽东的同伙,就连你也属于该被消灭之列。蒋介石没能消灭毛泽东,所以蒋介石就被此书定性为包庇毛泽东,是为了交换自己的儿子而私自放毛泽东过了泸定桥,是存心包庇“中国的纳粹党”,掩护“中国的希特勒”,犯了滔天大罪。尽管蒋介石对共产党“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人”,那也不算数,对西方白人来说一文不值:谁让你没有成功的?胡宗南和卫立煌打共产党吃了败仗,所以他们就被此书定性为“卧底的中共间谍”。尽管胡宗南的儿子胡为真吓得赶紧苦苦哀求作者高抬贵手,不要给老爹戴上这顶“中共间谍”的帽子,人家却根本置之不理,不屑一顾。人家就是要杀一儆百,给一切华人狗腿子点颜色看:别以为站队站到我这边了就可以混饭吃。老子可是只认效果不认动机的。吴庭艳反共不遗余力又怎么样?他没能消灭共产党,没有了利用价值,老子立刻卸磨杀驴,把他一刀宰了。吴庭艳如此,蒋介石、胡宗南和卫立煌同样如此。你们这些“低劣民族”就只配有这样的命。至于你中国“精英”如何消灭毛泽东那我不管。我只要结果。我要的结果就是毛泽东必须象希特勒一样在中国被永远禁止根除,不准有任何中国人胆敢再怀念毛泽东,不准有任何中国人再胆敢拥护毛泽东的任何主张。毛泽东必须从中国人的记忆中永远抹去。否则就是“邪恶未除”,“纳粹的土壤”还存在。“纳粹分子”必须消灭,毛泽东的拥护者也必须消灭。蒋介石“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人”都没能消灭毛泽东,可见还是太仁慈。要彻底消灭毛泽东,就得采用比这更严厉千万倍的手段。至于你中国“精英”怎么杀人消灭毛泽东那是你的事。你不杀,那就是包庇毛泽东,就是纳粹党的同伙;你杀,我不阻止,但我要声明说那正好证明你们中国人是天生自相残杀的“低劣民族”。反正你必须在“邪恶国家”、“纳粹同伙”和“自相残杀”的“低劣民族”里选一样。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第四,西方白人“精英”借这本书奠定了有朝一日灭绝中国的理论基础和道义基础。是希特勒就必须消灭。是纳粹党就必须取缔。是纳粹思想就必须铲除。当年德国的反纳粹主义者既然没能阻止希特勒上台,那德国就必须被摧毁。即使后来德国的反法西斯分子暗杀希特勒成功也不能改变这个命运。德国必须无条件投降,必须由盟军肢解瓜分占领。谁胆敢反抗就消灭谁,男女老少概不例外。轰炸德累斯顿一次就炸死平民45万,这还是小意思。如果德国继续抵抗,那就必然吃到原子弹的滋味。那时炸死的平民必然远远不止45万。当年为了根除希特勒,为了彻底摧毁德国,即使把德国人全部杀光也在所不惜。既然有这样的先例,既然西方白人“精英”已经把毛泽东定性为“希特勒”,那他们对付中国的最理想的解决方案自然也可想而知。既然中国的“精英”们不能阻止“中国的希特勒”上台,那他们就都是“中国的希特勒”的帮凶,想改弦更张也晚了。何况中国的“精英”们是如此不中用,“改革”改了27年居然还没有消灭毛泽东,居然还没有把毛泽东从纪念堂扔出去,居然还没有让中国人忘掉毛泽东,居然反而逼得越来越多的普通老百姓越来越怀念毛泽东。这说明这群中国“精英”根本就是一群饭桶废物,根本不能承担起消灭毛泽东的重任,到头来还得靠西方洋大人比照消灭希特勒德国的先例,组织新的“八国联军”来摧毁中国。但是现在还不行。“非不为也,实不能也”。如果西方对中国的军事优势仍然象鸦片战争时期和八国联军时期那样巨大,那早就出兵了。但现在情况变了。一切都怪毛泽东太“可恶”,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组织了起来,建立了一支钢铁军队,又闹出了“两弹一星”。在这种情况下对中国开战等于找死。在这种情况下西方国家对中国只能采取毛泽东早已揭穿的策略:“能消灭者一定消灭之,暂时不能消灭者留待将来消灭之。”什么样的“将来”?一是自己加速发展新式武器,想方设法再一次取得对中国的压倒性军事优势,二是命令中国的“精英”们从内部配合,把中国人再“改革”回一盘散沙去,把中国军队再“改革”回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去,把中国再“改革”回靠买“洋枪洋炮”混日子的状态去。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内部主张“解散中国军队”、“向西方买安全”的“精英”,尤其象刘亚洲这样主张“世界最尖端的武器、最新的科学技术、最强大的武装力量,掌握在这些人(美国)手中,还是挺合适的。”“……掌握在我们手中,我们能做出些什么,也未可知”、“(美国的)隐形飞机来去中国很自由”也“没有什么可怕的”的“精英”对西方国家来说简直是无价之宝。只要他们吃香当道,就不怕中国跟西方军事力量的差距回不到鸦片战争时期和八国联军时期去。那时西方国家拥有最先进的武器,比如基因武器、粒子武器、反物质武器之类而中国没有。西方国家的军队有组织而中国人又是一盘散沙,军队不堪一击。那样一来西方国家就可以轻松愉快地象玩电子游戏一样,比照摧毁希特勒德国的先例来彻底摧毁中国,瓜分占领中国,彻底消除毛泽东的一切影响。那时凡坚持信仰毛泽东的中国人就都必须消灭。有一万消灭一万。有一亿消灭一亿。有十三亿消灭十三亿。西方历史学家笔下的世界历史里本来就几乎没有中国。现在再抹掉本来就在西方编写的世界历史中几乎不存在的中国又算多了不起的事?只要能杜绝毛泽东思想,即使把中国人全部灭绝那也无关紧要。那不过是在“铲除邪恶”,是在为西方社会做好事,是在“主持正义”。这一切行为的性质已经被这本书确定了。

    至于说这本书“写了十年”,不对。不是“写了十年”,而是“等了十年”。等什么?等时机。什么时机?一是“死无对证”的时机,二是中国“改革精英”渐成气候的时机。当一切当事人证差不多都死完了,一切“死无对证”、全靠历史资料说话时,我才跑出来宣布你中国的一切历史资料都靠不住,唯独我腰包里掏出来的东西才算数,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中国人在中国的泸定桥上打没打过仗,中国人说了不算,必须由我西方白人大老爷裤挡里掏出的烂纸片子说了算。中国人的领袖毛泽东的历史评价由不得中国人来决定,必须由我西方白人“精英”来决定。我说他是“希特勒”,他就是“希特勒”。“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老子不仅要在物质上占尽你中国人的便宜,而且要规定你中国人头脑该怎么思考;规定你中国人必须喜欢什么,不准喜欢什么;规定必须用外国提供的资料来证明中国的历史事件。什么叫“文化专政”?什么叫“思想侵略”?什么叫“白人种族主义的蛮横无理”?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试想一下这种蛮横逻辑如果用到对方身上,那将会如何?那样一来就等于可以宣布:邱吉尔是抢劫强奸杀人犯;伊丽莎白女王是破鞋烂婊子兼毒品贩子,还满身杨梅大疮;亨利八世爱吃狗屎;莎士比亚从小到老都尿床;牛顿精神分裂;惠灵顿听到枪响就吓得拔脚逃亡。谁不承认这些结论就请拿出活人作证。没有人证就得用我提供的“历史资料”。你们英国人的历史资料都是假货,统统靠不住,不算数,唯独我口袋里有上帝他爹的“采访记录”,最权威了,能够证明一切。请问英国“历史学者”们肯不肯接受这种逻辑?如果不肯,那他们凭什么要中国人接受他们的这种逻辑?至于第二个时机的意义就太明显了。中国的“精英”们虽然够废物,这么多年都没能根绝毛泽东,但总算做了点事,成了点气候。在中国总算形成了谩骂毛泽东没人管,捍卫毛泽东要被刁难的局面了。这离彻底消灭毛泽东多少进了一步。虽然中国“精英”们还不敢明目张胆策动宣布拥护毛泽东非法,但舆论造得也差不多了。什么“土匪”、“军阀”、“最无耻、最残忍、最不讲信誉的特大暴君”……而与西方配合得最好、最接近全面彻底否定毛泽东的“精英”当属刘亚洲。他不是说吗,毛泽东时代是“中国几千年来没有‘任何进步’的平面循环”时代,是“运动蜂起,争斗惨烈。革命吞噬革命。人民专政人民。神州又一次‘陆沉’”的时代;是让中华民族“进入‘耻辱吉尼斯大全’而永垂史册”的时代。虽然如此,但还不够。西方白人“精英”通过这本书向中国的“精英”们发出了铲除毛泽东的总动员令。而且严厉警告他们:必须完成任务,否则书中对蒋介石、胡宗南、卫立煌的评价就是榜样。什么任务?根除毛泽东,以便西方白人主子“精英”亲自出马,跟中国的奴才“精英”们里应外合,消灭中国。中国“精英”们不是要“国际接轨”吗?我现在就用这本书给你定一条轨道:东西方同时掀起全面否定毛泽东、对中国革命全部历史进行全面的反攻倒算、“秋后算帐”的狂潮,以便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瓦解中国,占领中国,肢解中国,消灭中国。就这么条“国际轨道”,你“接轨”还是“不接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访张戎谈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 BBC对《毛泽东-不为人知的故事》作者张戎的专访(图)
  • 蔡咏梅:张戎笔下的战争狂人—毛泽东
  • 江岩声:飞夺泸定桥的神话与张戎女士的逻辑
  • 评张戎的新书《毛泽东:不为人知的故事》/马建
  • 张戎的《鸿》与野天鹅与“野鸡”
  • 谈谈张戎:为什么共产党培养的人反对共产党?/秦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