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哀悼刘宾雁/阿朵(纽约)
(博讯2005年12月08日)
    刘宾雁更多文章请看刘宾雁专栏
    高中时的某日,班主任刘瑞芝老师拿出一份文件,“听着啊,这是上面要求向你们传达的。”她清清嗓子,飞快念完,然后眼睛一翻:“好,上课!”
     我觉得中央又在发神经了,什么叫“反自由化”?中国人缺的不就是“自由” 吗? (博讯 boxun.com)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这三个名字也随之印在脑子里。
    自此,“做刘宾雁那样的记者”成了我的理想。
    
    记得1989年四-二七游行的那天,我们人大新闻系的学生走在队伍的前列,高举“新闻自由” —— 那面红旗,我至今还珍藏着。
    6月5日,我的一个学长,在广场附近被子弹击中头部,年轻的生命、一如他那坠地的照相机,刹那间破碎!据说他已经被分配去了新华社。
    六四的血腥结局,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大学毕业后,我进了电视台做记者。
    新闻部的墙上,醒目地贴着: “要帮忙,不要添乱!”
    于是,我很快就“与时俱进“,成了“拿红包”的记者和“歌德派“。
    然而我的心里很明白,只要象刘宾雁那样的,才真正称得上是“记者“。
    正当新闻部卖力编造新闻丑化“法轮功”时,我辞职来到了美国。
    
    到了纽约后的第一个新年,我给刘宾雁先生发了个贺卡,地址是普林斯顿大学的中国学社,可惜邮件后来被退了回来。
    2001年底,在王若望先生的追悼会上,我终于见到了他。
    刘先生依然精神矍铄、思维敏捷。
    感叹见证历史的同时,也有种凄凉涌上我心头:王若望停止了呼吸,方励之、刘宾雁也进入暮年,为什么这些优秀的中国人至今难回故土?
    我好像看到了某种阴谋,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阴谋!
    应该让国内的人、让后人记住他们!于是我拿起了摄像机。。。可是,对我、对他们而言,剩下的时间都不多了。
     追悼会后,刘先生与他人踱出门,在街边抽烟、闲聊。我读过他的自传,印象颇深的是那几张“翩翩美少年“的照片。
     没有上前去“仰慕”一番,因为我的摄像机里已经有了那些“永远”镜头。
    
     “我只希望将来在我的墓碑上,写上这么一行字:长眠于此的这个中国人,曾做了他应该做的事,说了他自己应该说的话。” 刘宾雁曾这样嘱托亲友。
     2005年12月5日,无奈地看着他最终谢幕,我心痛楚着,也哀悼自己那留不住的青春与梦想。
    在昏迷前,刘宾雁对亲友说:“将来我们想起今天这样的日子,会非常有意思。”
    
    “将来”,“将来”离我们到底有多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维健: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 潘一丁:今天“榜样”的力量是可悲的-对刘宾雁先生的另类悼念
  • 朱蓬:雪飞魂去雁何归--沉痛哀悼刘宾雁先生
  • 槟郎:悼刘宾雁先生
  • 悼刘宾雁诗二首并纪事/韩三洲
  • 傅正明:悼念刘宾雁先生
  • 郭少坤:沉痛悼念刘宾雁先生
  • 牟传珩:那是峰脊上扛着的风度 ——祭刘宾雁老
  • 王金波:沉痛哀悼乡贤刘宾雁先生
  • 烟波渔者:悼刘宾雁先生
  • 杨天水挽刘宾雁先生
  • 金钟:刘宾雁逝世是中国文学界一大损失
  • 东海一枭:悼刘宾雁先生
  • 昝爱宗:永远的宾雁—沉痛哀悼在美国去世的刘宾雁先生
  • 赵达功:刘宾雁精神将引领我们继续为自由而斗争
  • 刘宾雁:金正日的流氓政权
  • 刘宾雁:居安思危还是居危思安?
  • 刘宾雁:面对大灾难,美国有危机,但没有混乱
  • 刘宾雁:谁能喝到肉汤?
  •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刘宾雁逝世讣告
  • 刘宾雁:天下大乱和天下大变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都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
  • 余世存: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