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学渊:中国能玩得转朝鲜越南吗?
(博讯2005年12月04日)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最近,胡锦涛相继访问北朝鲜和越南,受到两国“党和政府”的热烈欢迎,据说中国方面向两国分别许诺了二十亿和十亿美元的经济援助。鉴于中共与朝、越两党的“传统友谊”,而今天世界上又只剩下这几盏“社会主义的孤灯”,也实在是很难能可贵的凄景,中国政府能作出一些适度温暖的表示,也没有什么可以非议的。
     (博讯 boxun.com)

    朝鲜本名“高丽”(Korea),是中国人叫它“朝鲜”的。《史记•朝鲜列传》是记载“朝鲜”的第一篇文字,而司马迁又是根据蒙古语来发明这个国名的,蒙古人把朝鲜叫作“肃良合”(Solonghos),“肃良合”是蒙古语里的“虹”字,而在汉语中“朝”是“天”,“鲜”是“艳”;朝鲜就是“天色绚丽而鲜艳”,也是“彩虹高悬的地方”了。
    
    尽管,朝鲜和越南是接受汉文化最深的国家,但在历史上中国与它们有许多恩恩怨怨,二十多年前的“惩罚越南”,更是令人记忆犹新的。因此,今天还说什么“唇齿相依”和“同志加兄弟”之类的美言,其实都是心知肚明的“假大空”话,到时说翻脸,就会翻脸的。
    
    朝鲜民族和越南民族,都是很有为的民族。元朝蒙古大军在欧亚大陆所向披靡,唯独败于越南之手,其惨状还不可忍睹;二十世纪美国再度失手,也是重蹈了忽必烈的覆辙,也成了西方民族心中永恒的痛。而今,三分之二的朝鲜民族已经复兴,南韩的政治制度全面革新,科学教育远胜台湾,经济技术也紧逼日本。这两个“小邻”实在有不可等闲看待的未来。
    
    “军国”越南也走上和平建设的道路,但也是一片酷似北邻的腐败之风。而当年叱咤世界风云,有“红色拿破仑”之称的“甲将军”(武元甲,Võ Nguyên Giáp,美国人误以为他姓“甲”),今年九十三岁了,却是一个酷似萧克、万里、李锐的“老革命、新思想”式的,对专制腐败深恶痛绝的人物。以武元甲个人的立场,就反映了越南共产党内求变的思潮,我预料越南的政治民主化,可能会大踏步地前进。
    
    去夏,在俄勒冈州遇到一位祖籍山东的韩国华侨,他说朝鲜人是很看不起我们中国人的,他久居汉城,却被辱为“大国奴”,只许他们做小生意。其实,世界各民族都把“大国奴”的怕事本性,看得很明白;要不然印尼政府怎敢欺侮我们华侨?而北朝鲜掘了我们志愿军烈士的坟,锦涛同志还要赏它二十亿美金的。
    
    虽然自古得了中华文明的好处,也在“为共产主义奋斗”中结下了“战斗友谊”,但朝鲜越南都不会领“大国奴”的情的,他们当初看得起的是主子“苏修”,现在看得起的是世仇“美帝”。这并非是他们“不仁不义”,而是他们意识到“大国奴”的文化意识是落后的,他们今天又有求于中国,但最终是要与美国或“西方文明”结盟,才有出路的。
    
    中共对朝鲜、越南的现行政策,是邓小平敲定的,他一上台就“惩罚越南”,仗虽然打得不漂亮,但却是与美国结盟,与共产营垒彻底决裂的行动;而他对北朝鲜“既不让它死,也不让它活”的策略,也是行之有效的。事实上,朝越两国家独立意识都相当强,不会轻易被牵在别人的手中;而且它们对中国也都有戒心,金家父子对中国更是怀恨在心。
    
    我们无妨回忆几件事。其一,邓小平“惩罚越南”时,苏联还是世界一霸,有了俄国人的撑腰,越南揭露中共毫不假颜色,黎笋说:“中共支持越南革命的目的,不过是它吞拼印支及整个东南亚计划的一部分。”还说,一九六五年九月中共向越南提出,建立中、越、印尼联盟协助印尼共夺权。一九六八年中国反对越南在南方发动春节攻势,认为只能打持久战和打游击战。把这些芝麻绿豆全部扯在一起,当然不乏事实,但象“吞拼印支及整个东南亚”这样的罪名,也只是用了“上纲上线”的伎俩,要把中共搞臭而已。
    
    更叫中共下不了台的是,越南方面揭露,一九七一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中美达成秘密协议,中国愿意协助美国保留阮文绍政权。交换的条件就是要美国放弃台湾。因此,一九七一年毛泽东规劝到访的越南总理范文同,建议越南放弃解放南方,但遭到范文同的拒绝。我们当然无法求证毛泽东和尼克松之间的私房默契,但毛泽东曾经向范文同作此建议,越南方面则是不必造这个谣的。然而,毛泽东说了这个话又有什么不对呢?
    
    其二,二○○○年的十月,是人民志愿军入朝五十周年纪念,中国政府派出以国防部部长迟浩田上将为首的代表团赴平壤与会庆祝;适逢奥尔布莱特率美国政府代表团首度访朝,其时朝鲜举国欢腾,金正日陪同奥女观看大型团体操表演,与日前欢迎胡锦涛有同等规模。而迟浩田等抗美战士被冷落在宾馆中,直到奥女离去。这教训是什么呢?是金正日的心目中“有美国,没有中国”的,有一日美朝直接谈判,这二十亿美金就算是“肉包子打狗”了。
    
    朝、越两党在对华对美的交往上,必有“吃不完的后愧药”;然而中共却有“言不尽的心中痛”。这五十多年,世界革命没搞成,却被这两个“同志加兄弟”拖下了水,事后还统统翻脸不认人。而为了朝鲜战争,丢了宝岛台湾,或许还是痛中之痛。因此,在对待朝、越两国的政策上,还须有更长期的眼光。
    
    首先,统一的越南必然会走上民主化的道路,已经不必列在议题之内。其次,关于朝核问题的“六方会谈”,纯属荒诞。金正日绝不可能在布什政府任期内,放弃其核武政策,“六方会谈”只是为它勒索中国、南韩、日本制造机会。今天二十亿,明天二十亿,无非是帮它多造几颗炸弹而已。而民主党上台已成定局,捱到美国政府换届,重开直接谈判,美国大少爷“破财消灾”,我“金家王朝”便又有了转机。
    
    而“六方会谈”是中国的“一厢情愿”,这情愿的“合作”,却有“斗争”的因素,也是中共要想在“美帝国主义”面前摆摆“共产党大阿哥”(用上海话读)的谱。说来,中共有一个反美的情结,因此它不愿看到“金家王朝”的覆灭;其次,它有一个思想误区,以为“金家王朝”是可操作的。事实上,反美情结是错误的,金家也是不可操作的。今天几十亿,明天几十亿,即如志愿军战士几十万,牺牲统统是白费。如果,胡锦涛一时想不通我的这番道理,还不如按邓小平的办法,“既不让它死,也不让它活”就行了。
    
    《动向》二○○五年十一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海青年关于朱学渊就“博讯”的“客观,公正”的理解回应
  • 朱学渊评:拉法叶舰案,姚依林家族涉嫌勾结李登辉卖党卖国
  • 朱学渊:中国的经济令世界“癌”变?
  • 朱学渊:评张德江的“不争论”
  • 朱学渊评:胡锦涛为什么要吃白宫的晚餐?
  • 朱学渊点评:《传中央政治局分裂》
  • 朱学渊:评马英九说“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 朱学渊:“安息国”是“九姓胡”,为何又是“姬姓国”?(图)
  • 张宗烨\朱学渊:张宗燧的学识和冤屈
  • 朱学渊:评《深刻解析刘亚洲政委》
  • 朱学渊:评《中日对撞高层决策内幕》之幕内
  • 朱学渊评《文扬:潘岳的山河》
  • 朱学渊:刘亚洲是林立果更好
  • 朱学渊:评《洛德说对胡锦涛下结论还为时尚早》
  • 朱学渊:凝聚一盘散沙的新义和团运动
  • 朱学渊专稿:读《解放日报》评论员文章后的忧虑
  • 朱学渊点评“上海拘四十二名反日示威者”
  • 朱学渊:凝聚一盘散沙的新义和团运动
  • 朱学渊:既不必畏日,也不必反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