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老路:不懂统一战线,你算什么革命左派?—给红草上一课
(博讯2005年12月04日)
    作者:老路

     重庆的左派革命家施晓瑜同志和红草同志因为发动重庆特钢工人运动被当局拘捕,我们这些"右派"知识分子兔死狐悲,发动了一系列声援、救助活动,施、红两同志出狱后并不领情,红草同志还发表了《左翼反对派红草致国际的同志及朋友们的一封公开信》一文,称右派的救援活动是一种虚伪。扮演了虚伪的政治救济者的角色。

     由此可见,红草同志真的不能算"革命左派",只少能不能算合格的"左派革命家"。因为他连统一战线理论都不懂。本人虽然不是左派,但是对左派革命导师的理论并不陌生,故不揣冒昧,给红草同志上一课。 (博讯 boxun.com)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认为,统一战线是无产阶级革命战略和策略的重要内容。

     第一,无产阶级的解放运动不仅是为了无产阶级自身的解放,而且始终代表着全体劳动人民的利益,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这是左翼革命者们统一战线的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

      第二,共产党人以及左翼反对派不是同其他工人党相对立的特殊的政治力量,到处都努力争取全世界民主政党之间的团结和协调。无产阶级要利用一切机会哪怕是极小的机会,来获得大量的同盟者,尽管这些同盟者是暂时的,动摇的,不稳定的,靠不住的,有条件的,谁不懂得这一点,谁就是丝毫不懂得马克思主义,丝毫不懂得一般的现代科学社会主义。

      第三,无产阶级革命派在同其它阶级党派的联合中,必须坚持自己的独立性,掌握无产阶级的领导权,保持对同盟者的批评。列宁旗帜鲜明地说,在联合时,千万不要把革命中的领导权让给资产阶级。

     左派的革命领袖毛泽东同志也说过,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的发展道路,是在同中国资产阶级的复杂关系中走过来的。就是说,在中国革命过程中,为了反对共同的敌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曾经结成过联盟。国民革命时期,为了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列强,无产阶级、农民、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结成了联盟,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国民党,就是这四个阶级的联盟,由于蒋介石、汪精卫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叛变,国民革命联合统一战线破裂;抗日战争时期,为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人民建立了以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为主体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然而在统一战线中,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发动了第一、二次反共高潮,使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临近破裂。如何处理好共产党与资产阶级的复杂关系,既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路线的重要部份,又对于中国革命统一战线有着特殊重要的意义。

     可见,没有革命的统一战线,就没有革命的胜利成果。

    左派革命导师列宁也认为,为了达到革命的目的,革命者甚至可以和魔鬼结成统一战线。

     革命者之所以必须建立统一战线,是因为:

      第一,无产阶级及其政党要争取和团结广大的同盟军,才能实现自己的历史使命,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这是建立统一战线的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

      第二,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在革命斗争中,必须领导和组织统一战线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一条基本原则。不论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还是殖民地国家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民主革命,都必须遵循这一原则。这是关系到革命成败的关键问题。

      第三,中国是一个"两头小,中间大"的社会。这种阶级构成的特点,无产阶级及其政党为了打倒共同的敌人,单靠自己的力量是不能取得革命胜利的,必须团结一切可能团结的力量,争取农民、城市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的支持,与他们建立并保持革命的统一战线。

      第四,在中国革命全部过程中,无产阶级面临的敌人异常强大,导致了革命的长期性和残酷性,又由于中国社会经济政治发展的不平衡性,又导致革命发展的不平衡性,这就决定了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必须采取广泛的统一战线,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矛盾,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壮大自己,削弱敌人,改变力量对比,取得革命的彻底胜利。

     也就是说,革命领袖们早就谆谆告诫你们左派,在你们还没有力量的时候,需要拉拢、纠集多种力量,为你们所用,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等到革命成功,大权在握,再翻脸不认人也不迟。何以目前还在被打压、被边缘化的时候,却偏偏要装出一幅唯我独革、洁身自好的样子,你们这样一幅嘴脸怎能指望各阶级集合在你们的红色旗帜下,供你们驱使,帮你们打下红色江山?

    还是九斤老太说得有理,如今的革命左派,也是一代不如一代!

    (感谢孟谦 推荐)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国左派模仿中共给照片作手术(图)
  • 秦晖:极左、左派、右派、极右的区分与现状
  • 保权左派是帮主子吠人的哈巴狗/张三一言
  • 刘晓波:迷失在暴君怀中的西方左派
  • “左派”的斗争形势、策略和前途
  • 槟郎:作为鲁迅左派的胡风——献给尊敬的王晓明先生
  • 曹长青﹕反美左派走火入魔
  • 曹长青﹕「仇恨自由」的西方左派
  • 曹长青﹕美国左派不要圣诞节
  • 刘元琦:亚洲左派力量重振:力求建设均贫富的社会
  • 曹长青﹕西方左派媒体的耻辱
  • 曹长青﹕西方左派是邪恶的同盟军
  • 曹长青﹕美国人不相信左派媒体
  • 根源:在“完全市抄济地位”问题上“左派”们的集体迟钝
  • 理性推导:为什么左派和奸臣总脱不了关系? 缚来宾
  • 曹长青﹕西方左派是“有用的白痴”
  • 余杰: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 流星雨:关于萨达姆被捕写给左派槟郎先生的话:
  • 关于萨达姆被捕写给左派槟郎先生的话:
  • 不懂统一战线,你算什么革命左派?—给红草上一课
  • 左派借「郎旋風」大反擊
  • 备忘录:中共左派在抗争——信件《关于由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联合作出决定对江泽民进行特别调查与审查的建议》引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