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正学 :《梦断圆明园》(之一)
(博讯2005年12月03日)
    严正学更多文章请看严正学专栏
    
     (1993/6/26《中国商报》选载,题为【野性.狂情.挣扎】圆明园艺术家村“村长”日记。) (博讯 boxun.com)

    
    (编者按/曲煜文、何毅)这是一个爬在圆明园废墟上的市郊村落,它的名字能站在越来越多的报纸一版和杂志封面上,是因为有百八十个“村民”都带着五光十色的颜料以及思想,昼夜挥洒,结果使这儿即使在阴雨天也依然色彩斑谰。
    
    那是一群被称作“画家、诗人、摇滚乐手、流浪歌手”的人,看上去都还活着,虽然他们声言已“把生命献给了艺术”。
    
    他们来自除台湾、香港、澳门以外中国大地的各个方言区, 都讲不太熟练的“普通话”,这种普通话的大体内容是:纯艺术。
    
    像是要向圆明园断壁残垣的荒凉挑战,他们大部分都在脑袋的上下部位造就出一派繁茂。这一张张长毛黄脸事实上令经常慕名而去的老外(当然也包括当年焚烧圆明园的洋人的后代)肃然起敬。
    显然,他们合眼的时候比睁眼的时候要少。因为他们的眼睛炯炯有神,他们说:只有清醒的脑袋才能感悟混沌的人性:因此到深夜也不睡觉。
    
    能证明他们身份的是他们写在画版上的色彩和线条、涂在稿纸上的涌动的情绪,以及自由的呼吸、迎风大叫。
    
    在他们的字典里没有家这个词,父母、兄弟、妻子、儿女是他们远远拖在身后的影子,可离不可即。“我们的唯一归宿是艺术”他们说。
    
    他们都远离了故乡的家,栖居在村里的各个角落,整日与他们为伴是:灵魂、欲望、痛苦、死亡,他们满脑子的漂泊、诡秘、探求、创造……生活的调料只剩下女人和酒,通过女人他们享受性的宣泄和性的压抑,通过酒,他们与灵感握手。
    
    他们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的原因是自认为除了缺钱之外已什么都不缺,他们自称是自由的富豪,精神的大亨。
    
    缺钱在这里常常产生两种结果:肠胃干枯,大脑充盈。有时乌儿都不敢在门前落脚,怕冷不丁被哪一束饥饿的目光射杀。
    
    有人连名字都记不清了,恐怕是因为他们不在乎符号,他们整天睁大眼睛,寻找“无形的本质”。
    
    一群被饥饿放牧的狼。一群钻进山体的矿工。他们为了那“本质的东西”披头散发, 张牙舞爪地钻进灵魂的里面,那情形确实有些可怕。
    
    他们找到了吗? 恐怕现在的答案还太早。
    他们是谁?
    
    圆明园艺术家村“村长”严正学的日记《梦断圆明园》讲述了关于他们自已的故事。
    
    圆明园艺术家村实际上是一个流动的群体,他们自生自灭,完全按照艺术的规律。在他们中间至今良莠不齐。他们对应于大多数中国人的“另一种活法”无疑是件新闻的素材,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这儿已被人称作“中国美术史上的奇观”。鉴于众多新闻报道的雷同,我们选用严正学的日记登载于此,是因为希望以一种新的视角向读者展现这一“奇观”。
    
    没有谁能保证这个村落会长期存在下去,也没有谁能断言下个世纪中国最伟大的艺术家不会诞生在这里。我们坚信的是:只有真正的艺术才会有永恒的生命力。
    
    
    《梦断圆明园》 严正学
    
    (引子)我们是一群艺术的盲流,相聚在中国北京圆明园福缘门村落。我们大部分人受过共和国高等艺术教育的恩泽,然而都抛弃了“官方画家”“吃皇粮艺术家”的头衔和名分,在孤独、清贫和饥渴中维护着心灵的清静和艺术的自由,探索着人生的真实和艺术的真谛。我们不愿为虚幻的地位和利益丧失自我,丧失独立的人格和艺术的个性。我们在这里开拓着一种新艺术,它反叛于传统的大一统的艺术。
    
    艺术,是艺术家生命燃烧的痕迹;艺术,是人类精神的寄托!
    
    艺术家是“造物主”,他们自己拯救着自己的灵魂,以对精神和内在的修炼,渴望建构起艺术的“乌托邦”世界。 ——————————————————————————————————————
    ————————
    
    1991年元霄节
    
    上海浦东高桥,美术评论家“南邪”徐建融先生家。
    
    我和女儿颖鸿恰投宿在此和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论家薛永年教授不期而遇,我们共庆元宵佳节。席间我们谈及此行是去北京圆明园艺术家村落户一事,南北两大艺术评论家对我们此行似有规劝。
    
    我们坚持巳见,1988年夏天,我们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严正学、严颖鸿父女“两代人画展”》时,曾接触过那时已居住在圆明园的“盲流”艺术家温普林、张大力,虽然当时仅只几个人,尽管生活上极困顿,但他们在精神上的充盈和自足,让我们神往;还有福海湖畔诗人黑大春的召唤,我们义无反顾,决心参与。希望通过一代艺术家的努力,能在这个控诉着政府血醒屠杀、为时代的缩影的“3.18“纪念碑旁,在一个受尽历史劫难的圆明园废墟上,建立起一个有如美国纽约的苏荷、东村,巴黎的蒙玛尔脱,莫斯科的阿尔道夫街一样的自由艺术家的“乐土”。
    
    更重要的是经受1989/6.4惨绝人寰的残杀,为了修复民族心灵的创伤而逃循世俗、冲出禁固,找寻寄托灵魂的“净土”。
    
    
    1991年2月27日
    
    火车到达终点北京站时,已是深夜10时。我和颖鸿在出口处被几个介绍旅社的人拦住,他们热情地向我们推荐了长安街的“雅潇旅社”,这一富有诗意的名字,使我们立即想起了大观园的潇湘馆,又听说近在长安街,便欣然同意,匆匆付钱,办了介绍的手续。然而,当我们走进地铁一打听在哪一站下车时,才傻了眼,所谓的雅潇旅社竟远在地铁玉泉路站。我们再次上站台到介绍处问询,竟被反诘告之:“长安街指的是十里长街,玉泉路站确实在十里长街之中。”我们的人生,这一次满怀希望和充满信念的远行,竟在一开始就被欺骗了。
    
    坐地铁的人此时已很稀少,在玉泉路站走上站台的仅只有我们父女两人。踏上昏暗的地铁台阶,出了站口,十里长街空无一人,我们按指点的方向找去。
    
    北风呼啸,吹起满地泥沙,并席卷起漫天枯叶扑面而来,在苍茫昏暗的街灯下围绕着我们阵阵飞舞;颖鸿紧挽着我的手臂,她俯身捡起一片树叶,凝视着,半响发出好奇的疑问:“爸,你看这种圆形树叶,中间还开一方孔!”她的确从未看见过这样的树叶。我接过手来一看,呀!这满天翩翩起舞并遍地皆是的竟是纸钱,而那里是什么树叶啊!我不寒而栗,这茫茫空巷莫非真是阴曹地府?那灰黄的、灰白的、粉白、土色大大小小的纸钱,此刻仍团团围着我们父女旋转。
    
    似乎欲挣脱出鬼府的冥界,我们加大步伐向前冲去,在空蒙的阴暗中,我们发现不远处仅有的唯一的一间小小商店,时隐时现地眨闪着冷峻的光。快步跑上前一看,空无一人的四壁挂满各种花圈和冥具,橱窗里陈列着各色骨灰盒还有白花、檀香和冥钱;此时此刻,这个为死人开设的商店,真使我们毛骨耸然。我拉着颖鸿向后退,在转出旁门斜道,抬头向高昂在前的铁拱门遥望时,接着,颖鸿就读出了“八宝山革命公墓”那一行血色的大字,中国共产党最高级别的或魔或鬼,正赤眼绿发地在此磨牙吮血。我们竟阴错阳差地来到了这死人的世界。冥色中,阴魂啾啾、阴风溲溲,鬼哭狼嚎之声不绝,凤声鹤鸣中我们被魃魅魍魉、魑魈鬼魁的四面楚歌包裹。
    
    我抹去一头冷汗,拽着颖鸿向马路斜对面另一个大门奔去。在这里,我们终于看到“雅潇旅社”的四个字。这短短的两个小时,我们经历人间、地府;地府、人间的两个世界。我们心目中“林妹妹的潇湘馆”竟就和“妖魔鬼怪横行的八宝山革命公墓”遥遥相对。
    
    想不到,在我们投奔圆明园艺术家圣地之开始,即跨越了阴阳的两个世界!
    
    …………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英法联军烧毁圆明园的来龙去脉
  • 艾思之:圆明园公众参与事件不过是政治昙花
  • 路毅思:圆明园事件显示中共欲开放公众参与化解社会矛盾
  • 圆明园、潘岳与环境民主
  • 荒丘:呼唤公共决策的“圆明园模式”
  • 昊初:尘埃落定,阳光继续——从圆明园防渗工程事件看阳光行政
  • 《狼图腾》、中日风潮和圆明园事件
  • 沈芝:圆明园听证会缘何成公众参与新亮点
  • 别再糟蹋圆明园,她已经死了
  • 章言:圆明园环保听证会是近年难得的公众参与事件
  • 历史真相:英法联军选择烧毁圆明园作为惩罚手段的来龙去脉
  • 烧抢圆明园谁带的头?
  • 圆明园细说“防渗工程”(图)
  • 圆明园湖底整改15日将开工
  • 圆明园事件的最大价值不在结果
  • 圆明园整改方案本周提交 管理处称复工无望(图)
  • 圆明园事件百天在公众参与上创多项第一
  • 思远:圆明园防渗事件中公众参与的范本意义
  • 圆明园环评程序的真正价值
  • 圆明园环评结果公布 防渗工程被要求整改
  • 圆明园环评昨提交 环保总局对内容守口如瓶(图)
  • 北京今开发布会回应圆明园事件(图)
  • 圆明园内建别墅 每套月租金近5千美元(图)
  • 圆明园称将收回被出租的湖心岛(图)
  • 名相声演员20年前租下圆明园“蓬岛瑶台”别墅
  • “圆明园”何时成了“私家花园”
  • 圆明园将湖心岛出租给私人 禁止游人游览
  • 环保总局:圆明园不交环评报告最高罚20万
  • 环保总局要求圆明园限期40天提交环评报告
  • 圆明园并不缺水 搞防渗意在建水上公园(图)
  • 专家称圆明园搞防渗意在建水上公园(图)
  • 被当成私家花园的圆明园们还有多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