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任不寐:凯撒的也归上帝-关于爱国、政治与法轮功等致一位姐妹
(博讯2005年12月02日)
任不寐更多文章请看任不寐专栏
XX
(博讯 boxun.com)

凯撒的也归上帝
关于爱国、政治与法轮功等致一位姐妹



XX


主是可称颂的。谢谢你诚实的来信。

如果主愿意,很盼望能有时间和你就这些重要的话题交流一下。你的这些困惑我都看在眼里,而且一直想告诉你我是怎么想的,并且我认为,我怎么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圣经告诉我们应该这样想,我就没有别的选择。

现在能简单说说如下

我当然爱自己的祖国,但需要明确两点。第一,我对祖国的爱不能超过对神的爱,如果我的祖国背叛了神,我必须站在神公义的一边。第二,我对祖国的爱与愚民昧教育训练出来的那种“爱国主义”不同,那种爱国主义与真理无关,与爱无关不过是流氓的避难所。我盼望自己对祖国的爱是以色列先知对以色列的爱——你可以看每一卷先知书,看这些先知是如何因爱而责备以色列的罪恶的。我们当然没有以色列先知的职份,但我们与他们所信仰的乃是一位神——就是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

如果国家权力打我的左脸,我祈祷神给我把右脸伸出去的意志。靠着神我能作到的则是两点:第一、我信仰和平非暴力主义,而这种柔和谦卑是我们的主教导我们的。第二、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所以如果国家禁止我讲公义的话,我不会顺从,因为我们的主说:“不要怕,只管讲,因为我与你同在。”最后更重要的问题是,我们常常遇到的情况不是国家暴力殴打我的脸,而是殴打我们邻居的脸,他们抢夺罗得,霸占拿伯的葡萄园,或是抢夺人的财物,或是欺压邻舍,这都是耶和华所恨恶的。我们当然不是神,但我们是神的儿女,应该在这地上活出神的公义、爱和圣洁来。神说要爱人如己,尽心尽力尽性爱神,如果我们面对显而易见的罪恶袖手旁观,与爱就无缘的。神说你们不要自己申冤,但神没有说你们不要为别人申冤——经上明明说:“你当开口按公义判断,为困苦和穷乏的辨屈。”(箴言 31:9 )经上又说:“学习行善。寻求公平,解救受欺压的,给孤儿伸冤,为寡妇辨屈。”(以赛亚书 1:17)神所恨恶的是什么呢?“他们肥胖光润,作恶过甚,不为人伸冤。就是不为孤儿伸冤,不使他亨通,也不为穷人辨屈 ”(耶利米书 5:28)亚伯拉罕岂不反击五王解救罗得并因此受麦基洗德的祝福吗?以利亚没有谴责亚哈王因此倍受逼迫吗?保罗岂不为自己在世俗权柄面前辩白并一直上诉到罗马吗?主祷文说,愿你的国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现在有撒但的儿女弯曲圣经的话,说凯撒的国是独立王国,不在神以下。只是我要告诉你,凯撒的也要归上帝——因为我们的神是无所不在、掌万有的神。关于这一点,我在与你们分享的文章中已经谈过了(《不要象胡锦涛那样活着》)

当前,刻意把政治领域开除神的国,是教会在当代、特别是中国最大的迷失方向。当然,毫无疑问,信仰不是为政治服务的,这一点根本不需要争论。但是,如果说政治领域可以脱离神的主权则完全是异端邪说。这一异端得到了美国世俗化运动的支持,在中国,则因政治恐惧和东方的迷信、非理性主义传统而愈演愈烈。信徒可以谈论圣经真理在婚姻制度上的意义,但有什么权利开除圣经真理在政治制度上的意义呢?具有这些想法的人是多么的骄傲和虚伪,他们竟然公开宣称政治与信仰可以划江而治,在政治王国里,人就成了神,或者堕落为动物。这些人不过是为了避免自己因十字架受逼迫,这种人定罪是应当的。当然,另外一种异端也要警惕,就是利用信仰搞政治。我们现在需要走在真正的真理的道路,就是在所有领域高扬神的主权。有些信徒不是因为恐惧,而是为了讨好人,讨好教会的传统,讨好外邦人,说我们的神不在他们或你们的政治之上,你们是自由的,尽管你们也要面对末日审判。这种堕落等于自愿公开地承认“空中掌权者”在这世界作王的合法性,等于宣布人类背叛神的该隐家族的道路、埃及的道路是完全合乎神意的。这种假冒敬虔的观点,或者假冒宽容的观点不仅不爱神,也不爱人。如果我们真的相信不接受神的儿子的人就要下地狱,那么这种“宽容”和“敬虔”等于任凭他人死亡而无动于衷。这些人的的确确是撒但的儿女,他们是教会里的稗子,中了法利赛人的酵自欺欺人,迁就肉体,应合世界。

同样的道理,我们怎么看法轮功。第一、从神的公义和爱来看,他们是我们的邻居,他们被欺压我们不能漠不关心。这世界不是野兽的世界,可以完全不管别人死活。我一直记得你为自己孩子手烫伤的事情而扎心般的疼痛,可是我们基督徒不仅要为自己的孩子而心痛,也要为别人的孩子而心痛。如果我们作不到这一点,就求神帮助我们尽可能接近这一点。一个天天讲爱的信徒却对克拉玛衣大火死难的孩子们,那些生命完全无动于衷,甚至反对关注这些苦难,这样的人不是神的儿女,只是属于肉体的。也许你会说,我们对苦难的关注是积极帮助受难者,而不是批评黑暗。这话只对了一半。一方面,批评和帮助不是对立的,好象有些人不批评就是帮助了似的。实际正相反,那些批评黑暗的人同时在帮助苦难的人。退一步说,即使这些批评家完全没有提供实际的帮助,但在一个不允许公开哭泣和申诉的专制社会里,披露和讨论这些事件同样是对苦难者的帮助,它可以表达同情心,呼吁同情、呼吁世界的帮助。另外,当一个人正在杀人的时候,特别是当一个拥有权力的人正在践踏别人的生命尊严、夺取他人财产的时候,最有效的办法是谴责和制止他的暴行,而不是仅仅宣称要帮助受害者——先谴责、制止正在发生的暴行并努力阻止即将发生的暴行,是对苦难者最有效、也是最诚实的帮助。神在旧约时代兴起先知,就是要他们在巴勒斯坦甚至列国中进行“论断”。神在新约时代拣选使徒,让他们把福音传到地极,为这道做见证——这真理的事业同样是征战的事业,属灵的征战当然不是十字军的征战,而是与空中掌权者征战。这掌权者也通过人来奴役世界。所以耶稣岂没有责备哥拉汛吗?使徒岂没有责备假先知、行邪术的人和教会里的异端、并在外邦的地上跺脚吗?看看加拉太书,保罗的“论断”何其“苛刻”呢?

第二、从信仰上,我们当然不赞成法轮功的信仰,不仅不赞成,而且应该反对。这一点不是因为狭隘,而是因为我们信仰的纯正和基于信仰的爱——神不愿一人堕落。作为基督徒,面对按我们的信仰来看完全迷失的那些人,我们是应该彻底与之隔绝呢,还是应该怀着温柔的心把我们的真理告诉他们?我选择了后者,而且我以为这是我们的主吩咐我们的。主说,你们去,但主没有说,你们去,可是法轮功除外。无论是因为政治恐惧,还是因为自私自利,拒绝把福音真理与外邦人分享,把“撒玛利亚人”或什么团体的人开除出得救可能,这不正是那些钉死基督、杀害使徒的犹太教的人所干的吗?现在有些教会一方面正在法利赛化,另一方面则正在犹太教化。所以说,让我们敬醒祈祷,回到十字架的真理上来。基督只为你钉了十字架吗,不也为法轮功,为世界上所有的人钉了十字架吗?我们有什么资格把福音当作自己的财产而拒绝与万人分享呢?不是魔鬼千方百计抵挡外邦人成为神国的财产吗,因为不信耶稣的灵魂就是魔鬼的财产。所有主张应该与社会隔绝、或者与某些团体隔绝的“信徒”,都是该诅咒的。当然,我们向法轮功传福音,并不是要勉强他们接受我们的信仰,我们只是基于爱把真理说出来,信不信,这是神的工作,不是我的工作。我说过,真理不是用来说服人的,真理能说服人是因为他是真理。但神告诉以西结,把真理讲出来告诉人,是你的责任,如果你讲了,对方不听,那么罪就不在你。相反,如果你不讲,罪就归给你了。所以保罗说,我若不传道,我就有祸了。我当然知道,我在法轮功的讨论会上一直高举神的主权并宣讲基督的福音,他们可能不高兴。但我不是要讨人的喜欢的,我若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不过感谢神,我在那里竭尽全力用温柔谦卑的话谈论神的道,因此并没有受到明显的抵挡。遗憾的是,连这些外邦人都能理性宽容地面对我的发言,怎么那些自称为基督徒的人反而不能容忍呢?这些人自称体贴神的意思,实际上不过是体贴肉体和人的意
思,体贴自己的意思。

同样,我在侍奉的道路上,盼望神带领我,使我即不要迎合自己的意思(所以我会祈祷神帮助我战胜老我,用基督徒任不寐战胜持不同政见者任不寐),也不要迎合听众的意思,为了迎合他们刻意避免政治敏感话题,避免他们对我的猜疑。我要那样,才是真正自私的。我是真理的仆人,弯曲真理倒向任何方向都是有罪的。我们要要远离世俗的忧愁而按神的意思忧愁。世俗的忧愁责备别人,是叫人死,神的忧愁让我们自责,叫人活。世俗的忧愁是一种属灵的骄傲。法利赛人人也忧愁,他们的忧愁是什么呢?我们的主竟然与罪妓女和税吏一同坐席。他们不过是借着这忧愁自义。而我们主的忧愁是什么呢?耶稣哭了,他呼喊,拉撒路,出来!

感谢主,“信靠的人必不着急”,在祂里面我们有爱、有信、有盼望。在祂里面,我们本为一。什么是在祂里面,首先是在主的话里面。如果我们不在主的话里面,轻视领受主的话,我们就是在自己里面,我们的忧愁就与神无关,我们不过是按着我们自己的肉体忧愁。愿主赐给你倾听的灵和宽恕心,使我们能一起靠着主的十字架得胜。愿主也怜悯我,使我有能力把自己领受的真理和基于主的爱完完全全地表达给你,能使你知道我常常在主里面为你祷告,原是因为主借着你的忧虑照亮了我的贫穷,并感动我常因此以为亏欠。请主的灵亲自教导我怎样爱你。

但主是我们的根基,我们因为单单敬畏主而一无所惧。阿们!


不寐
2005年12月1日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Modified on 2005/12/02)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学者:日本欲当亚洲盟主致其与邻国关系恶化
  • 论民主知识的传播/武振荣
  • 范学德:自由主义者绝望了!
  • 武振荣:民主起源的“儿童游戏说”之价值浅探
  • 陈维健: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 刘宗正:民主常识----写给东亚大陆的农民
  • 因为不民主,中国人民每天损失近100个亿!
  • 武振荣:论民主的信仰
  • 刘晓波:布什赞扬台湾民主的深意
  • 刘宗正:民主常识--写给东亚大陆的文人
  • 刘植荣:感受巴黎校园的马克思主义
  • 武振荣:论民主的直觉
  • 王金波:论甘地主义
  • 马主席惊啥/李毅清
  • 武振荣:论民主的想象力
  • 周冰心:迎合西方全球想象的 “ 东方主义 ”
  • 通向地狱之路:略论中共死硬派集团“重建马克思主义工程”(II)/叶宁
  • 武振荣:论民主的话语权
  • 中国的民主选举--从下到上?从上到下?/光箭
  • 胡平:简评中共民主白皮书
  • 西安强拆教堂,16位天主教修女惨遭毒打(图)
  • 成都草堂读书会将举行“国际人权日”主题演讲会
  • 海南文昌黄金抢劫案涉案主谋是名牌大学生
  • 安徽淮南政协副主席利用职权受贿被捕
  • 中央民族大学校办副主任挪用28万党费追求女友
  • 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德玉辞职
  • 新疆自治区副主席涉嫌腐败兰州受审
  • 11月23日主要新闻提示
  • 陈奎德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 布什访问让中国兴奋 兴奋不忘删除民主(图)
  • 11月21日主要新闻提示
  • 布什称他与胡锦涛主席进行了建设性的交谈
  • 图片报道:胡锦涛主持仪式欢迎美国总统布什(图)
  • 中纪委官员表示将究责高校主要领导隐瞒腐败
  • 温家宝主持《生产力报告》 直陈经济隐忧
  • 胡耀邦的悲剧源于缺乏民主制度
  • 云南省委办公厅工会原主席杨宁昆受审当场翻供
  • 赞台湾民主后忙澄清 布什否认要中国学台湾
  • 廖亦武:《冤案访谈录·民刊《野草》主编陈墨》(图)(图)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社会主义掠夺:古稀老人私房被占投诉无门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南京大学女研究生被省外办主任王华强奸后反被诬陷,受害人生命受威胁
  • 奇闻!强奸犯抓了受害者--江苏惊爆省外事办主任王华报复举报人事件
  • 中国司法人员的口头语:其实我们也作不了主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清水君精神是中国走向民主的一个动力!兰剑
  • 哈尔滨:奥迪车主施暴 见义勇为被打
  • 民主诉诸群众运动时最须防备的便是“民主”两字
  • 重庆“中巴车”同犯罪分子勾结,交警实际上是车主
  • 郭起真蒙冤十载,谁来主持公道?请关注!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湖南电台主持人反驳日本人对中国人的谩骂被开除
  • 一串闪光的“主流派”名字: 纪念“六·四”惨案十四周年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 美国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 大力: 我实在忍不住了,让我骂一句吧- 版主别删我的帖
  • 饭店女服务员拒绝陪舞 一派出所副所长竟暴打店主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中华爱国民主党: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征集意见稿)
  • 社会主义中国岂能容忍侵害劳工权益
  • 南京局长非礼女服务员案续:主任接受20天拘留
  •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 供销社主任在派出所大门口对我丈夫和我不满四岁的女儿拳打脚踢
  • 美国的国家恐怖主义政策有改变吗?关于韩战中的细菌战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建议中央慎重对待私营企业主入党问题
  • 一个中国朝鲜族民族主义者的告白
  • 在毛主席像眼前,一群女人穿著三点式泳装跳来跳去
  • 党官淫相: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施暴 联防队员强奸女店主
  • 江苏壹警察“经侦大队办公室主任”开车撞死19岁女孩,故意逃窜
  • 杀人凶手、国家干部说被害研究生是自杀,公安局拿不定主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