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就“新医改”问问卫生部:怎么还是个“卖”字?/云淡水暖
(博讯2005年12月01日)
    记得前几天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出来“解读”了一下子“卫生部办公厅专家透露”的“新医改”方案,说是中心思想有两个,第一,“不能拿国有资产推行市场化”,因为“从已经确立的医改要遵循的五个原则来看,这次医改体现了以人为本的基本理念,没有再提市场化和产业化”;第二,借鉴“赤脚医生”模式,“把过去那种贴近老百姓、主动上门服务的医疗服务模式搬到社区里来,在社区中重塑中国的医疗卫生服务的基础网络。…在居民们有病的时候可以提供上门服务,也就是说他们的行医方式有点像过去的赤脚医生。”,乡镇“一级医院应采取赤脚医生的行医方式。”等等。
    
     草民因此觉得有些新意,似乎感觉到了一缕“医改”着实为中低收入者考虑的曙光,但是,一周不到,很快就证实了那不过是唐钧先生的“臆想”而已。今天《新京报》的一则报道,标题赫然写着“卫生部承诺打破公立医疗垄断 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并且,进一步在“摘要”中写道“高强直指医疗事业管理“不公平”,认为应该通过改革将一部分公立医疗机构改制,由社会力量举办…”,讲穿了,什么叫做“公立医疗机构改制,由社会力量举办”,借鉴这么多年来的“宝贵”经验,只要一提“社会资本进入”、“改制”云云,不就是简单的一个字,“卖”么? (博讯 boxun.com)

    
    为什么要“卖”呢,据高强部长的讲话阐述,一是“全国公立医院占医院总数的96%,社会办医院仅占4%。公立医疗机构的垄断局面没有改变”;二是“社会办医院既要缴税,政府也不给补贴。因此,我们的政策和管理是不公平的,既放松了对公立医院的监管,也限制了民营医院的发展。”,三是“目前这么多公立医院,国家承担不起。结果带来投入严重不足,公立医院争相搞创收。”。看了这几条,显然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的所谓“不能拿国有资产推行市场化”是对高部长报告的绝对误读。
    
    但是,草民还是有些问题想问问卫生部的官员们;
    
    其一,说目前“全国公立医院占医院总数的96%”,是不是说我国的公立医疗资源“严重过剩”了,那么,卫生部统计的每年40%的患病人口,多达25亿人次,如果按照卫生部的设想将公立医院“真正办成为群众提供优质、低价的基本医疗服务的公益性医院”,这些中低收入者都能够走入公立医院,那么这些“占医院总数的96%”的公立医院是否足以应付?如果不足以应付,怎么还要“卖”呢?
    
    其二,说“社会办医院既要缴税,政府也不给补贴…限制了民营医院的发展。”、“应该通过改革将一部分公立医疗机构改制,由社会力量举办”,是不是说如果大量的“社会力量”们“进入”了,就可以消除高药费、滥收费了呢,草民看未必,昨天看中央台的《生活》栏目,上海一家“社会力量”医院的“专家”,把一个已经怀孕20几天的孕妇“诊断”为“先天性不孕”,7天收了人家3万多,吃了许多不该吃的药,说明了“社会力量”医院的逐利性,哪怕你卫生部也给“社会力量”们补贴、免税,也改变不了其逐利性。
    
    “社会力量”们是干什么的,就是来赚钱的,指望他们与公立医院“市场化良性竞争”带来医药费大幅度降低,草民严重怀疑,到时候可能药商、医院的勾结更加肆无忌惮,公立医院照旧,还多了大批“社会力量”加倍地掏患者的腰包呢。再说了,什么叫“为群众提供不同层次的服务”,不就是有钱人高消费医院的概念么,北京的洋“社会力量”办的“温馨医院”,住院费一千美金一天,有几个人敢进门,如果“社会力量”们主要提供“高端服务”,“社会办医院仅占4%”可能都嫌多了,因为付得起如此高价的病人,绝对占不到患者的4%,如果要“社会力量”们办“非赢利医院”,那不是天大的笑话么,“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不是说雷锋精神是“让一群人等着占便宜”么,“社会力量”们凭什么要当“雷锋”。
    
    其三,公立医院是国家投资办起来的,凭这些年来的“改制”实践,除非你贱卖甚至白送,否则“社会力量”们绝对不可能,甚至掏不起那么些钱真金白银地“买下”国有资产。如果“社会力量”们真的想“公益事业”、甚至想靠自身投资医院与公立医院争夺最广大的中低收入患病群体,那何不如给他们足够的“政策”,允许他们砸钱投资,办什么档次,什么规模的医院都不限制,只要是“社会力量”们自己掏钱,自负盈亏,不允许卖假药、坑害病人,最广大中低收入群体有了价廉物美的去处,岂不很好,但是有一条,不能够靠贱买国有资产“进入”,因为有实例在先,“社会力量”们“进入”的地方,医生、患者都怨声载道。
    
    其四,说“目前这么多公立医院,国家承担不起。结果带来投入严重不足,公立医院争相搞创收。”,是否太过模糊,“国家投入”的比例,在国家财政支出中占了多大比例?据报道,2003年全国医疗费用支出为6695亿元,其中60%全部是普通居民来掏,而国家公务员一年的公车消费,高达3000多亿,据说“车改”后还要发“车补”1800亿左右,那么,把公务员们(包括卫生部门大小官员)屁股底下的消费“拿来”投入大众的医疗保障,国家还会“承担不起”么。印度、朝鲜的国家财政收入比例不会比中国的大吧,怎么国家还是咬牙承担着公共免费医疗呢。有意思的是,今年国家的财政收入据说“再创新高”,达到3万亿之多。
    
    卫生部明面上是“没有再提市场化和产业化”,但高部长一番话,“通过改革将一部分公立医疗机构改制,由社会力量举办”,不还是“市场化”取向么,难道中国的医疗制度改革,就非要把“部分”公立医院卖给“社会力量”们才能够“成功”?
    
    答案可能永远都不会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战略家”东北“改制”:振兴东北还是掏空东北/云淡水暖
  • 你的腿咋那么贵?北京副处级月车补超过农民年收入/云淡水暖
  • 国有资产喂肥了多少严介和?/云淡水暖
  • 医生患了“黑心病”谁给治?/云淡水暖
  • 卫生部为什么讲这种“真话”:医改没有“不成功”?/云淡水暖
  • 真话与幻想:建一座“民工博物馆”/云淡水暖
  • “资本劳动者”万岁/云淡水暖
  • 从付晓琴等死看“以人为本”和“以谁为本” /云淡水暖
  • 重大规划之前为什么有人喊“不会杀富济贫” /云淡水暖
  • 云淡水暖:“错了为什么不能改?”
  • 别辜负了贺龙元帅的两把菜刀/云淡水暖
  • “共同富裕”已成泡沫? /云淡水暖
  • “主流”们又挨一记响亮的耳光!—评一个惊天大案的揭露/云淡水暖
  • 王斌余案:法律专家们怎么不站出来?/云淡水暖
  • 龙永图·传奇·那个时代/云淡水暖
  • 云淡水暖:“收买”中央办公厅“下海”的经济学家才可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