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橫眉:松江污染家家乐,毒水过后尽开颜﹖
(博讯2005年11月29日)
    当表面被苯污染物弄成光怪陆离的油黑色,并夹带着一条条翻着白肚的死鱼的松花江水在11月23日开始流经哈尔滨市时,哈尔浜市沸腾了!市民扶老携幼从大街小巷里涌出家门前往观光,脸上都现出难以抑制的兴奋和幸福的表情。左邻右舍间甚至忘却了昨天在超级市场为了抢购瓶装水几乎反目、挥拳相向的尴尬场面,相互打招呼、握手、拥抱……,因为他们都知道只有出现了这场百年不遇的生态灾难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党的关怀和温暖!
    
     果然,在停止供应自来水后的第4天,“在哈尔滨市民庞玉成家中,黑龙江省省长张左己从容地举起了溢满清水的水杯,将哈尔滨恢复供水后的第一杯水一饮而尽,以“兑现”4天前“第一口水我先喝”的承诺。” (博讯 boxun.com)

    
    “我希望你们记者都看着啊!”,在大批闻讯赶来的记者手中举起的镜头包围下,张省长先呷了一小口这杯竟然比污染前更清亮甘甜的水,笑着对大家说:“水还有点烫,味道很甘甜。但我不是说水的指标,这个指标得专家认定,专家说可以喝大家再喝。”
    
    在场围观的市民早被省长为百姓的安危而置生死于度外的喝水壮举感动得热泪盈眶,人群中爆发出雷鸣般的口号声:“共产党万岁!”、“三个代表万岁”、“三个为民万岁”、“构建和谐社会万岁”、“善意的谎言万岁”……,巨大的声浪几乎把这间建筑简陋的居民房的屋顶掀掉。欢呼声中,余下的几杯指标尚未被专家认定的水也被热情的市民抢喝一空,充分表现了党和人民的鱼水情,因为水要是完蛋了,鱼也活不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难得亲睹省长真面目的户主庞玉成的老伴马志新泣不成声:“省长,你说话算数!”
    
    “不是我说话算数,是共产党说话算数,人民政府说话算数,” 张左己认真地回答。心里却不由得“问候”了中央领导人的娘亲无数次。“是他们逼我先喝以哄骗市民,平息民怨的!不然就会查办我,拿我当替罪羊,这一点共产党说话是算数的,人民政府说话是算数的。谁让我摊上这么件倒霉事,再贪多点钱财也补偿不了少活几年命呀”!省长眼眶也不由得红了,淌下几滴伤心的泪珠。群众见此,情绪更热烈了……
    
    本身是哈尔滨市道里区商委的退休干部,刚狠狠地灌了一肚子水的75岁的庞玉成老人更是诗兴大发:“我今天很激动,刚编了一首小诗,给大家朗诵一下:斟上一杯放心水,心中感到格外美;党送温暖家家乐,百姓心里放光辉。”
    
    “挤满人的小屋里立即响起了一片欢笑声,4天来松花江水污染的阴霾在阵阵欢笑声中一散而尽”。
    
    虽说松花江是黑龙江最大的支流。全长1900公里,流域面积54.56万平方公里,超过珠江流域面积,占东北三省总面积69.32﹪。迳流总量759亿立方米,超过了黄河的迳流总量。
    
    虽说松花江流域土地肥沃,盛产大豆、玉米、高粱、小麦。此外,亚麻、棉花、菸草、苹果和甜菜亦品质优良。松花江也是中国东北地区的一个大淡水鱼场,每年供应的鲤、卿、鳇、哲罗鱼等,达四千万公斤以上。因此,松花江虽然是黑龙江的支流,但对东北地区的工农业生产、内河航运、人民生活等方面的经济和社会意义都超过了黑龙江和东北其他河流。
    
    尽管环保总局副局长张力军24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有关提问时说,环保部门和地方政府正在进行水污染的防控工作,还没有来得及就污染事故对生态环境造成的影响进行全面评估。
    
    但是,因为毒水巳往下游去了,巳离开了哈尔滨,饮水要中毒的也只能是其它城市的居民、是当年蛮横地霸占我国领土而今成为俄罗斯的城市居民,如果俄罗斯人不堪毒水污染,逃离那些地方,我党更可兵不血刃便可收回大片神圣的领土,因祸得福!
    
    所以,哈尔滨市民才会在“第一口水我先喝”的省长面前情不自禁地发出阵阵欢笑声,令松花江水污染的阴霾在阵阵欢笑声中一散而尽,反正将来省长、市长们还会在镜头前吃第一口鱼、吞下第一口大豆、玉米、高粱、小麦、啃第一口苹果、抽第一口烟……
    
    正是:松江污染家家乐,毒水过后尽开颜!
    
    
    附新华社新闻原稿:
    
    “新华网哈尔滨11月27日电 27日18时,在哈尔滨市民庞玉成家中,黑龙江省省长张左己从容地举起了溢满清水的水杯,将哈尔滨恢复供水后的第一杯水一饮而尽,以“兑现”4天前“第一口水我先喝”的承诺。
    
    中石油吉化公司双苯厂发生爆炸,污染松花江水质,给下游城市哈尔滨带来严重的水危机。23日,哈尔滨开始全市大停水,并承诺4天后恢复供水。
    
    为了消除市民的疑虑,对百姓的健康负责,张左己早在停水之前就向公众承诺:“4天之后,第一口水我先喝。”
    
    27日傍晚,张左己来到了住在道里区新阳路289号的市民庞玉成家。进屋后,张左己跟着庞玉成的二女儿来到厨房,打开水龙头。“我希望你们记者都看着啊!”面对闻讯赶来的记者,张左己风趣地说。
    
    75岁的庞玉成老人是哈尔滨市道里区商委的退休干部,老伴马志新是新阳路小学的退休教师。张左己对庞玉成老人说:“今天,我就是想在这种家庭气氛中,和大家共同分享我们盼望了几天的清水。”
    
    不一会儿,一杯滚烫的水递到了省长手里。张左己双手高高举起水杯,先是呷了一小口,笑着对大家说:“水还有点烫,味道很甘甜。但我不是说水的指标,这个指标得专家认定,专家说可以喝大家再喝。”
    
    马志新接过话茬:“省长,你说话算数!”
    
    “不是我说话算数,是共产党说话算数,人民政府说话算数,” 张左己认真地回答。
    
    水晾了一会儿,张左己端起水杯,与大家一饮而尽。庞玉成老人放下水杯,说:“我今天很激动,刚编了一首小诗,给大家朗诵一下:斟上一杯放心水,心中感到格外美;党送温暖家家乐,百姓心里放光辉。”
    
    挤满人的小屋里立即响起了一片欢笑声,4天来松花江水污染的阴霾在阵阵欢笑声中一散而尽。”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松江污染:对胡锦涛七点看法/刘晓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