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宗正:民主常识----写给东亚大陆的农民
(博讯2005年11月28日)
    民主不是天书,也不是达芬奇密码,它只是简单的常识,就像人要不要喝豆浆一样,这是人民的自由权利,也人民的是选择。
    
     如果人民喜欢喝豆浆,那么就要主动张开口来喝,否则便喝不到了,这里所谈的是“人民的主动意志”;如果要喝豆浆,要记得用口喝,不要用鼻子喝,否则会呛到,这里所谈的是“对民主的认识”;如果要喝豆浆,要先了解想喝多少,如此才能喝得恰到好处,千万别喝撑死了,这里所谈的是“民主的沟通”;如果要喝豆浆,要用适合的容器,来装豆浆,不要用手捧来喝,这里所谈的是“民主的方法”;如果要知道豆浆是否对人有好处,那么要检查一下喝豆浆后的效果,这里所谈的是“民主的检验”。 (博讯 boxun.com)

    
    有人说,民主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这是对民主狭隘的认识,如果人民缺乏爱、对民主的认识、民主沟通的能力、实行民主的方法、对民主检验的意识等,那么人民如何能够当家作主?例如,法国大革命后,法国人民花了157年(1789至1946年)的时间,才学会什么叫做三权分立与司法独立的民主政治;那么他们所谓的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只不过是暴民政治与拥护新独裁者政治的代名词罢了。
    
    真正的民主,就是爱人的政治,就是关怀人的政治,就是坚持道德信仰的政治,就是符合正义原则的政治,就是能够充分保障人民自由与幸福权利的政治;这五种政治,就是“人的政治”。这种“人的政治”,是建立在“爱人如己”、“人人平等”、“尊重人的选择权利”、“尊重人权”、“尊重人的自治权利”、“尊重人民普选的权利”、“人对恩养自己的土地与人民回报的心意”(人对“土地与人民”的盟约与责任)的政治;这种“人的政治”,可以使人活在真实之中,可以使人得到自由与幸福,可以使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可以使人自然地去爱自己的人民与土地。
    
    唯有“人的政治”,才能够建立“人的文明”与“人的道德”世界;唯有“人的政治”,才能使人摆脱被压迫与奴役的命运,才能使人免于被工具化,并且成为自己人存在的目的。
    
    西方民主政治的真正本质,就是道德政治,就是建立在“基督教道德理念”的政治;想要彻底了解西方民主政治的深入内涵,可以从研读《圣经》四福音书获得。例如,权力的谦卑(约13:3)、公仆意识(马20:27)、为世人赎罪的精神(马20:28)、为世人祈祷的精神(约17:6)、承担人的责任、人不放弃追求公理与正义的意志、爱仇敌、宽容的精神、虚心的精神、安于贫穷的生活、积德行善、诚实与善良才精神、感恩的心灵、扶贫济弱、维护弱势团体的权益、勇于承担人道的责任、对道德与正义永恒的信仰、撒种的精神、不贪图财富的精神、行善不欲人知(不让左手知道右手所做的善事)、不畏强权与迫害(指追求公理)、为正义献身、舍己的精神、拒绝一切罪的诱惑、遵守道德的诫命(如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当孝敬父母、当爱人如己、无条件奉献一切财富等)、洁净人的灵魂、将正义的价值传播到世界(如将天国的福音传遍天下)、人应该接受道德的审判、认识人的罪恶(如从人心里发出的恶念、苟合、偷盗、凶杀、奸淫、贪婪、邪恶、诡诈、淫荡、嫉妒、诽谤、骄傲、狂妄等)、勇敢对抗人间罪恶与邪恶的势力、悔改的精神、权柄代表责任、自由源于正义(约8:31)、弃绝黑暗(约8:12)、好牧人的精神(约10:14)、心灵充满喜乐的精神(约17:13)、建立正义的世界等。
    
    《圣经》四福音书,最令人感动的地方是“对人道责任承担的意志”、“爱敌人与为罪人祈祷的精神”、“坚持正义与不惧怕死亡的理念”。例如“若有人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马16:24);基督在临死前,为迫害他的犹太人与罗马人,向神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唯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马11:28)。
    
    上述基督教道德的理念,就是西方民主政治追求的精神,如果能够了解这个因果与主从的关系,那么后共产时代东亚人民,就知道什么是民主的真正本质了。这就好像大萝卜必须种在肥沃与适合的土壤里,才能长得又白又胖;民主就是大萝卜,没有理想的人文信仰与高度的道德内涵之坚实基础,民主怎么可能顺利成长与茁壮?
    
    民主政治必须建立在绝对道德理念的基础上,如果民主政治是建立在相对道德理念的基础上,那么就无法摆脱人文民主政治的弊端。这些弊端,就是现代西方民主政治,各种贪污腐败、司法舞弊、贿选、买票、酬庸政治、图利财团、政治交易、唯利是图、自私自利、姑息主义、缺乏同情心、畏惧强权、民主伪善、媒体暴力、抢夺资源、出卖政治道义与良心等事件,层出不穷与频繁发生的根源。
    
    如何避免这些民主政治的弊端,最好的方法,就是信仰基督教的道德理念,这种人文的信仰,与个人信什么宗教,并没有冲突。例如,信仰佛教或伊斯兰教的人,也可以信仰与遵守基督教的道德理念,因为所有宗教的本质,都是爱与正义,只要符合这种绝对道德的信念,其本质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民主的定义,在人类文明史上,真是多如牛毛,凡是缺乏绝对道德理念的民主政治,都有可能引导人走向理性的歧途或道德相对论的混乱后果,造成人文文化的自我矛盾与道德沉沦的后果,这是人类必须清楚知道的事实。如果有人说,“咱们不需要宗教的道德,只要人文理性的文化,就可以创造伟大的民主文明!”,这些人与这些人的说法,事实上是糊涂与愚不可及的行为,他们应该受到严厉的谴责与指正,否则他们最终就会像尼采、达尔文、马克思、列宁、希特勒、墨索里尼、斯大林、毛泽东、拉登、萨达姆、福柯(Michel Foucault)一样,成为危害人类文明的恶魔。
    
    从神学的立场,来谈宗教问题,那么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神用不同的面貌,呈现在不同地区的人民之中”;这是一种神的爱与恩典,如果人类能够充分体悟神的爱与恩典,那么就可以认识绝对道德的价值,至于透过什么样的方式,都可以。人类只要不违背绝对道德的原则,就可以了,这种开阔的宗教胸怀与气度,难道不是现代民主政治,包容多元文化的本质?
    
    绝对道德理念的政治,是建立在符合宗教理念的“神本政治”,它受神界道德的制约,属于神界道德戒律的政治,所谓神界的道德,就是人应该信仰,“不论在任何情况之下,人永远不可以放弃道德的理念与原则”,例如,人面对死亡或暴力威胁时,人也不可以放弃坚持这种道德的理念与原则。
    
    相对道德理念的政治,是建立在人性善恶共存基础的“人本政治”,它受人性善恶本质的制约,属于人文界道德戒律的政治,所谓人文界的道德,通常是建立在俗世价值或道德相对主义的信仰上,它常会因为人性恶的本质,而走向罪恶与自我毁灭的结果。
    
    如何区分绝对的道德与相对的道德?打个比方来说,某一个人为了改善家人的经济环境,以不道德的手段赚钱,例如,制造假烟、假酒、害人的有毒商品或从事贪污腐败的行为;另一个人,虽然家庭环境十分艰苦,但是他坚持道德的原则,即使面对各种金钱的诱惑,也不愿意放弃道德的立场,这样的人虽然活得很清贫,但是他的人格是高贵的。前者属于相对道德的做法,后者属于绝对道德的做法;通常有宗教或类似于宗教道德信仰的人,才能够抵抗人性的恶与欲望,坚定地遵守绝对道德的原则,如果一个人没有宗教或类似于宗教道德信仰,那么他要用什么神圣的力量,来抵抗无时无刻不断涌现的人性之恶与欲望?
    
    如果西方的民主,缺乏上述的精神,那么它就会像无根的兰花或水上漂流的浮萍一样,永远无法落实在人间,成为文化上四处浮动的幽灵。唯有宗教里绝对的道德理念,才能够将人本的民主文化,注入深厚的内涵,在这一方面,基督教文明贡献很大。
    
    那么佛教、伊斯兰教、印度教、道教、儒教、犹太教等,是否也可以提供某种深刻的道德理念,作为提高人类未来民主内涵的资源?当然可以,但是上述的宗教,必须先摆脱被专制文明或狭隘民族意识捆绑的困境,也必须在教义上建立积极关心与参与公共事务的态度,如此它们才成能为,人类未来民主政治的重要道德内涵,这就是所谓“要先自强与自救,才能救人”的道理。
    
    只要是能够坚持信仰绝对道德的宗教,就可以成为拯救人类文明的力量;如果一个宗教,不能够以绝对的道德理念,来对抗人间的不公不义,那么这个宗教,就无法成为人类民主文明的精神资源。例如,佛教所主张的“众生平等”观念,是人类未来保护动物与生态环境的重要理念;道家所倡导的“尊重自然”、“简朴与节约”,是人类未来地球环保与维护地球可持续发展性的重要理念,这两种理念,都是人类未来民主文明非常需要的内涵。
    
    要落实民主的理念,必须靠合理的民主制度。所谓合理的民主制度,就是类似建造一张坚固的桌子一样,它必须具有一个桌面、四个桌脚及连接桌面与桌脚的钉子;只要这些材料坚固耐用、合理组装、符合力学原理与符合人使用的标准,那么它就是一张好的桌子。
    
    如果这张桌子,不是一张好的桌子,那么人就有权利废弃或更换新的桌子,这就是所谓的人民选择的权利。如果人民没有选择的权利,那么人民如何能够保障追求自由与幸福的权利?如果人民不能够保障追求自由与幸福的权利,那么人民与奴隶或傀儡有什么差别?
    
    所为的桌面,代表“保障人民获得自由与幸福的价值”,这是桌子的目的性;所谓的四个桌脚,分别代表“行政、立法、司法”权与“第四权”(指大众传播媒体),这四种权利,必须完全分立、互相平衡与制约,如此才能符合类似桌子力学平衡的原理,否则这张民主的桌子,迟早要崩垮的;所谓的连接桌面与桌脚的钉子,代表“人民选择的权利”,人民可以透过全民普选的方式,来选择行政公仆、选择民意代表、建立独立司法,并且用人民可以用符合正义的舆论或制约制度,来要求媒体的公正与客观性。
    
    上述四种分别独立的权利政治,如果缺少任何一种独立的权利政治,那么人类就不可能建立一种符合民主正义的政治,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法国157年的暴民与专制政治,与中国近百年来的内战与专制政治,都是因为缺乏上述四种分别独立的权利政治,所造成的。
    
    那么如何检证这张民主的桌面,是否符合“保障人民获得自由与幸福价值”的原则与标准?非常简单,那就是用现代正常民主国家的客观标准,来检验它,即可以了。什么是现代正常民主国家的客观标准?即开放多党政治、开放言论自由、信仰人人平等的理念、尊重人民选择的权利、保障人权、保障宗教信仰的自由、实行民主宪政、实行人民普选、实行自治政治、实行议会政治、军队国家化等;如果缺少了上述任何一种客观的标准,那么这就不是符合现代普世价值的民主政治。
    
    许多人说,“中国人这么多,素质又那么差,如何实行民主?”,事实上,就是因为这个人多与文化素质差,所以才要实行民主!根据2004年中共的统计资料,中国社会有7万4千件的人民抗暴事件,全世界有1百多个民主国家(代表40多亿的人口),他们当年全部加起来的人民抗暴事件,也不会比中国多,那么中国不实行民主,能说得过去吗?
    
    曾经有一位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员工说,“我们的电台可厉害了,我们可以创造历史,任何新的中央领导人,只要通过我们的包装,都能够在三天之内,将他变成神,并且让老百姓景仰与服从!”,如果这位领导人,是人民的话,那么只要使用中央电视台这个工具,不就得了吗!
    
    到底怎么做呢?很简单,只要东亚大陆上,所有的媒体,例如电视台、广播电台、报纸、杂志、宣传册、广告等,用最简单与清楚的语言,有系统地与密集介绍“民主思想与制度”,那么东亚大陆的人民,不就可以在短期内,快速走向民主政治了吗?
    
    也有人说,“中国人又爱民主,又害怕民主”;前者代表中国人民渴望自由与民主,后者代表中国人害怕民主将会带来新的乱局。这有什么好怕的?世界上哪一个民主国家,不是透过上述媒体的辅助方式,短期内快速走向民主政治?难道中国人不能够按照同样方式,来实行民主?
    
    只要有决心、胆识与行动,只要相信人的心灵力量,只要坚持人的绝对道德信仰,那么东亚这块土地上的人民,有什么好怕的?不论困难多么巨大,不论强权多么暴力,不论人民多么恐惧,东亚大陆的人民,只要你们勇敢去做,那么你们千千万代的子孙,都会永远尊敬与铭记你们的名字,即使你们必须牺牲生命与舍弃一切,也不可以退缩与逃避,这样才是人活的最高价值,你同意吗?
    
    那么后共产时代的东亚人民,到底该怎么样走出人民自治与制定新的宪法?很简单,让我介绍美国《五月花号公约》与《独立宣言》,只要东亚人民,按照美国开国的理念与经验模式,重新走一次,那么未来的东亚大陆,就会成为类似美国一样,成为自由与幸福的国家。兹介绍如下:
    
    1620年11月20日,一群英国清教徒为追求宗教和政治自由,乘坐五月花号横渡大西洋抵达美洲;登陆前,船上的41名清教徒移民者,在甲板上签署了一份文件。这份文件就是《五月花号公约》,其内容指出:“为了国王的荣耀,基督教的进步,我们这些在此签名的人扬帆出海,并即将在这块土地上开拓我们的家园。我们在上帝面前庄严签约,自愿结为一民众自治团体,为了使上述目的得以顺利进行、维持和发展,亦为将来能随时制定和实施有益于本殖民地的总体利益的一应公正法律、法规、条令、宪章和公职等,吾等全体保证遵守与服从”。
    
    1776年7月4日,美国宣布独立,并且发表《独立宣言》,其中指出:“人人生而平等,他们都从他们的“造物主”那里被赋予了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追求幸福的权利……一旦任何形式的政府,变成了损害这些目的的政府,则人民有权改变它或废除它,以建立新的政府。这种新的政府,必须建立在这样的原则基础之上,并按这样的方式,来组织其权力机构,以便能够保障人民的安全与幸福”。
    
    亲爱的农民,实行民主以后,你们才能彻底摆脱贱民的地位,得到人的尊严与权利;你们的日子就不用这么苦了;你们的后代,才会有光明美好的希望!惟有你们获得真正的自由与幸福,东亚这块土地,才能成为人类最美丽与快乐的家园!
    
    
    原载: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