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宗正:民主常识--写给东亚大陆的文人
(博讯2005年11月28日)
    现代西方的民主政治,是建立在绝对的道德基础之上;这种绝对的道德基础,源于基督教的道德理念。如果没有这种绝对的道德思想,那么所谓的三权分立与司法独立,就没有存在的合法性,因为三权分立与司法独立,是建立在绝对的人人平等基础上,也是建立在绝对的道德政治信仰上。
    
     黑格尔曾经说,“一个国家没有哲学,就像一座雄伟壮观的庙中,没有神像一样,空空荡荡,徒有其表,因为他没有可信仰的东西,可尊敬的东西”。事实上,一个国家的哲学,如果不是建立在绝对的道德基础上,这些哲学,不论多么地华丽与宏伟,最后都会像沙上建立的大厦一样,迟早会崩垮的。 (博讯 boxun.com)

    
    很不幸的,黑格尔用绝对的精神,来取代绝对的道德,这种做法就像,康德以纯粹的理性,来取代绝对的道德;卢梭以人民的公意,来取代绝对的道德;达尔文以进化论的思想,来取代绝对的道德;马克思以历史唯物论与阶级斗争的思想,来取代绝对的道德;尼采以超人的意志,来取代绝对的道德;海德格尔以存在与时间的概念,来取代绝对的道德;沙特以存在与虚无的理念,来取代绝对的道德;杜威以实验主义,来取代绝对的道德;詹姆士以实用主义,来取代绝对的道德;维根斯坦以逻辑与语言哲学,来取代绝对的道德;法兰克福学派以批判理论与新左派思想,来取代绝对的道德;弗洛伊德以精神分析与哲学,来取代绝对的道德;卡纳普以逻辑实证论,来取代绝对的道德;孔德以实证主义,来取代绝对的道德;福柯以知识与权利的意志,来取代绝对的道德。这些人的思想汇聚后,最后导致了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也导致西方产生希特勒、墨索里尼、斯大林、列宁、萨达姆、本拉登等人,造成人类文明的浩劫。
    
    在东方也一样,老子以道的思想,来取代绝对的道德;孔子以天、天道、道等思想,来取代绝对的道德;杨朱以绝对利己(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也)的思想,来取代绝对的道德;墨家以功利主义,来取代绝对的道德;庄子以《齐物论》与《逍遥游》的思想,来取代绝对的道德;名家文人以名学与诡辩术,来取代绝对的道德;法家以残酷的刑法,来取代绝对的道德;子思与子思派的儒生,以《中庸》的思想,来取代绝对的道德;汉儒以大一统(专制、中央集权与独尊儒术)的思想,来取代绝对的道德;魏晋文人以玄学,来取代绝对的道德;宋明理学家以理、气、心学等思想,来取代绝对的道德;五四时代的文人,以民主与科学的口号,来取代绝对的道德;1949年后,中共以无产阶级专政(一党专制)、阶级斗争(仇恨意识)、暴力革命、无神论与唯物论等思想,来取代绝对的道德。这些人的思想汇聚后,最后导致了20世纪东亚大陆各种内乱、外侮与统一的战争,也导致了产生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等人,造成近半世纪8千万人非正常死亡、文化大革命、汉人屠杀异族与六四大屠杀等事件。
    
    以马戏团为例,当观众看到猴子在表演的时候,不论这些猴子表演的多么精彩,最后它们都要被马戏团的主人,在脖子上拴上绳子,并关到笼子里,它们的命运是悲惨的。从这个角度,来理解这群猴子的表演,那么就很容易理解猴子被工具化的角色与地位,它们有什么主体地位、人格尊严与个体价值可言?它们有什么人权、自由意志与选择的权利可言?
    
    中国先秦时代诸子百家,例如,儒家、道家、墨家、法家、名家、杨朱学派等,以及后来的玄学、佛家、禅宗、道学、理学、心学等,它们虽然有许多令人称赞与完备的思想体系,但是当它们在面对专制与统治者时,他们所表现出来的行为,更多是属于高度容忍与妥协的态度。
    
    在他们的思想之中,无法以绝对的道德价值,来对抗专制的暴力、统治者的横征暴敛与专制社会的不公不义现象,那么他们所强调的道德理念,有什么意义可言?换言之,一种哲学与人文思想,不能够产生出绝对的道德理念,并且用这种绝对的道德理念,来对抗上述专制文明的黑暗势力,那么就意味着人类哲学与文化的堕落,这就是我对中国文化的观点。
    
    我所说的拴在猴子脖子上的绳子,就是中国的专制制度与统治者,中国的人文思想家,一直是属于类似马戏团里猴子的命运,并没有真正人的地位与价值可言!
    
    早期的诸子百家思想,也有绝对道德的信仰,例如,儒家所说的“杀身成仁,舍身取义”理念、墨家所说的“兼爱天下”等;后期汉化的佛家思想,也提到“大慈悲心、众生平等、舍身救动物”的理念等。那么为什么这些思想,不能够上升到成为对抗专制文化的力量?
    
    在人类现代民主政治之中,人类需要一种神圣的力量,来对抗专制文明与不公不义的社会,这种力量,必须具备有献身与舍己的特质,否则如何能够对抗人性的恶与各种人间的暴力?难道人文学者,可以提供这种力量给人类?如果可以,那么希腊与中国古代的哲学家,早就能够打败专制,为人争取人的尊严与道德了;事实上,想要依靠人文学者的思想,来提供这种力量,根本是无稽之谈,除非从宗教或类似宗教的道德信仰之中,找到这种神圣力量,否则如何要求人用绝对献身与舍己的精神,来粉碎这种暴力性的专制结构与改变人间各种不公不义的事实?
    
    有人认为,在现代民主时代,人类的文明,应该进行思想的对话;从这种人文思想的对话,来寻找人类文明新的价值,例如,让希腊哲学与中国的先秦哲学,进行对话。这种意见固然很好,但是并不切实际,你如何让一群脖子上都绑着绳子的猴子,互相对话?有什么意义可言?
    
    希腊的哲学家,基本上并不排斥专制思想,也没有现代人权的概念;中国先秦思想家,基本上都是拥护或与专制妥协的人,也没有现代人权的思想。这两类人的哲学思想,如何能够成为,指导人类未来民主文明的主要思想?
    
    以台湾为例,这个由汉人文明所建立的民主文化,最大的问题,在于缺乏类似基督教绝对道德理念的文明意识,因此它所呈现的民主文化,裸露出许多不可避免的缺失。例如,从早期的村里长竞选,候选人送毛巾、肥皂与牙膏等,到现在的候选人,以请客吃饭、四处拜票、政策买票、地区绑桩(桩脚政治)、酬庸政治与图利支持财团等,都充分暴露了,汉人传统的贿赂文化;所谓的“礼尚往来”(即来而不往非礼也,往而不来非礼也)、“受人点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拿人钱财,为人办事”等,这些都是危害台湾民主文明的主要思想。台湾的议会,民意代表的分赃、受贿与敛财等情形,早就是人民司空见惯的事;在这种人情政治与红包文化之下,许多台湾人民的选票,只不过是人情与金钱交易的物件罢了。
    
    台湾人民,至今仍在接受古代汉人的专制文明教育,所有的政治家与政党领袖,都是这种汉人专制文明教育下的受害者。在他们的思想之中,谈不上民主的道德理念与信仰,更多属于宫廷政治、裙带关系政治、人情政治、结党为私政治、权谋诡诈、争权夺利、排斥异己、追求荣华富贵(古代汉人崇尚福禄寿禧等功名文化)等的思想;他们缺乏类似宗教的绝对道德信仰,他们大都属于汉人无神论与人本思想的拥护者;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只有个人的利益与权利。要改变台湾这种恶质的民主文化,必须从批判汉人的专制文明与思想开始,并且用宗教的绝对道德思想,来拯救他们的灵魂,舍此方法,没有其它更好的途径了。
    
    人类要发展民主文明,必须从建立绝对的道德文明开始,也就是必须先承认“人人平等、尊重人选择的权利、保护人类拥有追求自由与幸福的权利、保护人权”等的价值。在这个基础上,人类以三权分立、司法独立、民主宪政、地方自治、尊重第四权、实行多党政治、保障宗教自由、军队国家化等政治,来实现建立一个真正“人人平等与道德政治”的社会。
    
    民主文明,就是道德政治,就是建立在基督教道德理念的政治;要彻底了解这种道德的政治,就必须从研读《圣经》四福音书开始,否则便会走向愚昧与徒劳无功的命运;那些反对基督教道德理念的人文思想,他们不可能认识真正的民主文化,例如,近百年来的新儒家学者,他们想在孔子、黑格尔与康德的人文破庙中,找到绝对的道德与民主理念,真正愚不可及的行为。
    
    我这么说,并不是在传教,而是在陈述一个客观的事实,并且介绍民主的铁律,有任何人想要绕过基督教的道德思想,来谈民主理念,我是会绝对反对到底的!不仅如此,想要用中国先秦诸子与五四时代文人思想家的观点,来探讨现代民主政治,也是我强烈反对的做法,因为不论是先秦诸子,或是五四时代的文人思想家,他们都受无神论思想的危害,他们都逐步或根本地放弃,有神论的绝对道德思想,用这样的思想,来推动民主政治,是非常危险的做法。
    
    唯有建立在有神论的道德思想,才具有绝对的制约力与正面价值。例如,佛家说“抬头三尺有神明”、基督教说“最后的审判”等;不论是天国或极乐世界,不论是地狱或最后的审判,都是一种宗教“绝对制约人行为”的思想。
    
    那些人本主义的思想家,要用什么样的神圣力量,来对抗人性中,无时无刻发生的恶念与恶行?例如,一个虔诚与有道德的宗教信仰者,比较能够克制人性的贪欲与放弃追求不义的财富,这些都是世俗界的普通常识;如果没有宗教绝对的道德理念与道德自律的制约,东亚大陆的人民,如何够解决,现在各种坑蒙拐骗、假大空、人心腐败与道德堕落的普遍问题?
    
    凡是建立在无神论的道德思想,都无法摆脱逐渐走向,道德相对主义、功利主义、虚无主义、自私自利主义等的命运;也无法摆脱,最终走入理性的歧途与思想自我矛盾的结果。例如,孔子高谈道德思想,但是碰到专制的不公不义与统治者的横征暴敛时,就像小猫一样沉默了;为了解决这种说一套做一套的可耻行为,只好强调“明哲保身”、“里仁为美”、“中庸哲学”等,来开脱自己两面人与道德双重标准的臭名;不仅如此,儒家不断地强调礼教思想与三纲五常的道理,其目的就在于建立“绝对忠君的思想”,让自己成为统治者的御用工具与顺民。
    
    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这是什么样的逻辑,这还有人权可言吗?儒家所倡导的仁政,是相对于暴政的政治,不论是仁政或暴政,都是建立在拥护与承认专制合法性的政治,这种政治,有什么人权可言?这就是我反对,以儒家的文明理念,来推动现代民主政治的原因。
    
    所有中国过去的哲学与人文思想,都无法成为推动未来东亚大陆民主政治文明的养料;要推动未来东亚大陆的民主政治文明,必须从人类宗教的绝对道德文明,去汲取文明的养分,如此才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例如,基督教的“人人平等”理念、佛家的“众生平等”理念、伊斯兰教的“一人受难,众人相帮”理念。
    
    我这么说,并不是否定汉人的文明,而是否定绑架汉人文明的专制思想,因为这种思想,在后共产时代,会成为危害东亚人民的恶魔,我从台湾的民主政治,发现了这个事实;只要汉人能够用人性的角度与爱的思想,来面对所有的人文问题,那么汉人才有可能重建新的人的文明与道德,因此汉人真正人的文明,在后专制时代,而不是在过去或现在的专制时代。
    
    如果没有基督教的“人人平等”、佛家的“众生平等”、伊斯兰教的“一人受难,众人相帮”等理念,人类如何能够建立“绝对的道德政治”?人类如何能够建立三权绝对分立与制衡的政治?人类如何能够认同,司法绝对独立的理念?人类如何能够维护,第四权绝对正义与公正的立场?
    
    所有建立在人本主义的人文文化,都无法产生类似宗教绝对道德价值的文明,这就是我主张以建立宗教绝对道德的信仰,来推动人类民主政治文明的根本原因。
    
    宗教绝对道德价值的理念,不仅可以对抗专制政治的黑暗势力,可以对抗专制社会的不公不义现象,也可以对抗人类人性堕落与道德腐败的问题,如果人类要成为有尊严与受人尊敬的人,要建立人的文明与道德社会,那么舍弃了宗教绝对道德价值的理念,绝对无法办到的!
    
    原载: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