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污染和专制同流合污/万生
(博讯2005年11月26日)
    不能怪笔者反应太慢,专制中国下的人为灾难来得实在太快. 远的不说,略举最近两星期的惨痛:广东省有34个人由于饮用受到污染的河水而中毒. 11月12日中国内蒙古乌海一家煤矿星期五发生瓦斯爆炸,至少16名矿工死亡. 11月21日中国河北省邢台一家煤矿发生透水时被困在井下的14名矿工全部遇难. 11月24日,就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督查组眼皮底下,又发生河北邯郸市一煤矿发生透水事故17人被困井下. 一个月前反复强调所谓得以控制的禽流感,还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蔓延.
    
     时今更有轰动全球的中国东北环保安全事故,根据先前官方提供的信息,本月13日的吉林一家化工厂的爆炸属工人操作失误的安全事件,省政府还澄清说,爆炸后的确发现苯类污染物流入松花江,苯是“强致癌毒素”,在河水中的剂量即便很小也很危险,但经过及时处理,污染度低于国家标准. 哈尔滨市政府则借口为供水系统的维修发布了停水公告. 笔者本以为无暇顾及的轻微伤亡事故,十几天后竟突然变成今年以来最大的环境污染危机,延江居民这两天开始“紧急”撤离. 一江污水向海流,远在下游的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地区几天前已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要求赔偿,立即又升格为国际事务. 不攻自破的慌言只能忽悠我等十来天而已,针对事件的严重性,11月23日总理温家宝火烧眉毛地主持会议研究环保问题. 无独有偶,总理的嘱咐还不出二十四小时,重庆市垫江县一家化工厂发生爆炸,造成一人死亡,三人受伤,同样有苯有害物质泄漏. (博讯 boxun.com)

    
    对重大频繁的安全事故置之不理,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主任黄菊和总书记胡锦涛玩起外交竞争游戏. 经过北非突尼斯到非洲最南端的马达加斯加的四国周游,今天回国的黄菊是到第三世界取国家安全生产之经还是在传遍经验?本着在参加信息社会世界首脑峰会突尼斯阶段会议这个重点,推销同流合污理论是黄主任不可推卸的责任,根据中共专制的心得,大家要都成了“盲人”,就用不着费劲去辩黑白了. 在事故发生之后,搞信息封锁和歪曲事实是中共唯一视为有效的措施,即使在非洲,现在独裁国家也是越来越少,不知黄主任收到了几个学徒没有?恐怕人家看中的只是黄菊的钱袋,因此所到之处对主任无偿援助的感谢总不绝于耳,假如用来投资环境保护和安全生产总比类似中共的金盾工程要节省多多.
    
    松花江遭上游化学品污染主要是爆炸事故引起,环境保护和安全生产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前者是长期或短期内对人有影响,后者则是和企业员工息息相关,都是企业需要投资但无回报的项目.中共在环境保护和安全生产方面立法丛林,而且还有副总理黄菊亲自统率的安检委. 清代顾亭林有道是:“立法救弊,法愈繁而弊愈多. 其竟也,至于法令丛生,致使奸宄之徒以法为市.”,最近连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督查组组长惊叹:“矿难不此,有法不依,有令不止.”. 专制下的官商结合是必然和不争的现实,矿难所牵出的官股虽明令禁止,最终会以更隐蔽的方式存在,恰可乘机敷衍塞责.
    
    古人云:“集百药以治一病”. 安全生产和环保监督的形式应多元化,先不说吹毛求疵的反对派,至少切身利益的工人要有发言权,成立独立工会对遏制矿难一定会有积极作用,非政府组织也是一既省钱又有实效的监督机构,最后还须大众参与,这就得要求自由媒体要公平、公正地按事实说话. 为避免更多的人为灾难,如果真能做到以上几点,专制的基础就得动摇了.
    
    11月25日于巴黎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改良胡起,伊于胡底?/万生
  • 仇富心理来源于权钱交易/万生
  • 胡锦涛走中庸的金钱外交途径/万生
  • 中共喉舌的老毛病比恐怖主义还恐怖/万生
  • 近距离观法国骚乱/万生
  • 中共借日本练胆/万生
  • 中朝越,最后的几座红色泥菩萨/万生
  • 泄密的四大“罪魁祸首”,从禽流感说起/万生
  • 一“胡”千金,笑谈胡锦涛访朝/万生(图)
  • 卑尊之比:拾荒人与污染者/万生
  • 一命千金/万生
  • 面对暴行的沉默是良知正义的沉没/万生
  • 法新闻电台采访吴建民/万生
  • “神六”之六神/万生
  • 神六的辉煌难愈神州之沧桑/万生
  • “喝血”社会的良心极度“贫血”/万生
  • 中共裁军不可告人的一面/万生
  • 寻人启事:失语的中共外交部长/万生
  •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委曲求“权”/万生
  • 连战侄子连万生:愿意加入共产党 (图)
  • GDP大跃进/万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