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田晓明:别放过造成松花江污染的元凶
(博讯2005年11月25日)
    松花江里突然出现了笨,于是哈尔滨市政府下令关闭城市供水系统,哈尔滨停水以后,一些媒体纷纷开始批评哈尔滨当局,《中国青年报》说:最初说停水的理由是对市政供水网设施进行全面维修。显然这是一个不能自圆其说的谎言。该报说,当局撒谎的结果是降低了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
    
     《中国经济时报》说,如果个别领导人不负责人撒谎,那么这是对社会犯下的一个严重罪行,因为任何流言都可能会引发一场社会灾难。 (博讯 boxun.com)

    
    《东方早报》说,由于没有向公众通报实情而导致的恐慌和连锁反应将极大地损害政府的信誉。该报说,拖延,掩盖真相和疏忽大意,都会导致灾难迅速恶化。
    
    哈尔滨当局在停水前没说出事情真相,舆论因此而指责哈尔滨当局,其实舆论也要全面地看待哈尔滨当局、或更高层的黑龙江省政府,因为在是谁造成了松花江污染这个问题上存在着争议,黑龙江说是吉林的一个化工厂爆炸引起了松花江的污染,而吉林方面则不承认。在现代社会,当双方对某一事件存在着争议的时候,惯常的做法是,双方统统闭嘴,让有权威的机构来判断是非。根据这一原则,在国家权威部门没对黑龙江和吉林就松花江污染存在的争议做出裁决之前,黑龙江方面就不能轻易地在公众面前说松花江的污染源在哪里。当然这样做的弊端是容易引起社会的恐慌,但是哈尔滨当局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了,即避免人们饮用被污染的水,考虑到黑龙江方面不能对一个存在争议的事情轻易地在公众面前说出自己的看法,而且哈尔滨当局后来又说出了停水的真实原因,所以舆论在指责哈尔滨当局隐瞒松花江污染真相的时候,应该将哈尔滨当局所处的环境揭示出来,这样才能接近事情真相。
    
    还应该受到指责的是国家的权威部门,他们为什么迟迟不对这次松花江被污染的污染源做出清楚的判断?更应该受到指责的是造成污染的单位,他们最清楚化工厂爆炸之后会在环境里遗留下什么东西。他们知道内情却不说,真是比希特勒还可怕,假如黑龙江方面不多一个心眼,提前关闭了城市供水系统,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希特勒杀犹太人是出于偏见,这就是他杀犹太人的理由,在正常人看来,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理由,但这是希特勒的理由。黑龙江人和吉林人并不存在着历史上的积怨,所以一个吉林人没有理由放任一个事情恶化下去,直至使一些黑龙江人可能命丧黄泉。没有任何理由就轻视别处的生命,个人认为这样的人比希特勒还可怕。现在的舆论放过了造成松花江污染的人,却抓住哈尔滨当局隐瞒真相严厉批评,这实在是本末倒置。如果我们不分清主次,不知道先干什么后干什么,我们就永远不能建立起秩序。总之,造成污染的应该先受到严厉的批评,那隐瞒真相的则可以放在后面接受批评。
    
    据中国国家环境保护总局网站介绍,松花江九站断面检出苯类污染,右岸仍超标100倍,左岸超标10倍以上。香港绿色力量行政总干事文志森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指出,苯和硝基苯都会对人体造成危害,虽然水中的污染物已经稀释,但是污染物可能是沉淀在河床的淤泥中,一旦江中的鱼类吞下化学品,就可能会受到污染,污染物进入食物链就可能引发一连串的生态环境问题。香港中文大学生物化学系客座教授曹宏威也表示,苯和硝基苯属于挥发性物品,但是哈尔滨现在的气温为摄氏零下十度,将影响到它们的挥发速度,污染物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散去。
    
    听了专家的讲解我们还能坐下去吗?鱼类吞下化学品,人再吃鱼;其他动物吃鱼,人再吃这些吃了鱼的动物,或者它们的蛋;这个链条越长,我们的生命、其它动物的生命和自然环境受到的威胁就越大。
    
    1987年,黑龙江兴安岭林区发生大火,原始森林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今天,黑龙江境内的松花江又遭到污染,其后果现在还难以判断。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黑龙江一山一水双双遭到劫难,今后黑龙江的自然环境实在是令人担心。很多年前有这样一首歌: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矿,
    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脱离了我的家乡,抛弃那无尽的宝藏,
    流浪!流浪!整日价在关内,流浪!
    哪年哪月,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
    …
    
    60多年前,日本人的侵略使许多东北人成了流浪的难民,今天,我们要为黑龙江的自然环境祈祷,并致力于保护这里的自然环境,否则黑龙江人有可能成为环境难民。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田晓明:让民意从地下走出来
  • 田晓明:为了减少损失维权人士可以购买商业保险
  • 中国把文化送给美国不如留给自己/田晓明
  • 田晓明:制度不革新村民难维权
  • 田晓明:假如郭飞熊死了
  • 田晓明:一些官员的观点证明了师涛是冤枉的
  • 田晓明:修改《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支持村民罢免村官
  • 田晓明:《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里的秘密
  • 田晓明:如何在维权上有所突破
  • 田晓明:正义的蛋能敲碎邪恶的石头
  • 田晓明:让信访接待站离监狱远一些
  • 田晓明:用公民行动来预防矿难
  • 田晓明:中国该如何因应朝鲜半岛的变化?
  • 田晓明:阎学通和朱成虎谁“是”谁“非”?
  • 田晓明:不要随便扣银行员工的工资
  • 田晓明:从张林案看当政者的无奈
  • 田晓明:希望冼岩为民运再指一条路
  • 田晓明:军界人士为什么比政界人士更关心政治体制改革?
  • 田晓明:民打油井官喝油,此事不休何事休?
  • 田晓明:致亲爱的光诚
  • 辽宁证券公司丹东分公司遭到债权人围堵/田晓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